环礁上的苦斗

 2015/02/11 17:01  郭晔旻 《国家人文历史》  (602)    

太平洋战场的日军依托一系列岛屿所形成的三条岛链组织防御。第一条岛链从南到北依次是吉尔伯特群岛、马绍尔群岛、威克岛、阿留申群岛;第二条岛链依次是新几内亚群岛、马里亚纳群岛、硫磺列岛、小笠原群岛;第三条岛链依次是菲律宾群岛、台湾岛、琉球群岛,再由东西向的加罗林群岛连接,形成蛛网状的战略防御态势,日军企图凭借这些岛屿消耗美军舰队,并适时出动联合舰队,进行一场海上决战,取得体面的媾和。曾有一位日本海军的将军感慨地说:“这些岛屿就像是为日本量身定做的。”

一百年也拿不下塔拉瓦!

吉尔伯特群岛(Gilbert Islands)位于东经173度至175度,马绍尔群岛东南、所罗门群岛东北,横跨赤道,正处在美国和澳大利亚的海上交通线中间。群岛陆地总面积约430平方公里。塔拉瓦环礁是群岛中最大的一个珊瑚环礁,环礁主岛贝蒂欧岛,形状像一只海鸟,长3.5千米,最宽处500米,总面积不过1.2平方千米。岛中部有一座飞机场,设跑道三条,其主跑道长1200余米,是整个吉尔伯特群岛中唯一可以起降轰炸机的跑道。正因如此,日军在此重点设防,在这样一个弹丸小岛上,日军驻兵2500人,分属海军横须贺第六陆战队和佐世保第七陆战队。两支陆战队统归日本海军第三特别根据地部队管辖,司令官是柴崎惠次少将。加上用来修筑工事的一个工兵营和近千名朝鲜劳工,岛上的部队总数达到4500人左右,人口密度居然跟现在的上海市差不多。

柴崎在贝蒂欧修了18个月的工事,在小岛上部署了层层防线。在海滩的外围,是用来防止登陆艇靠岸的混凝土三角体和倒刺的铁丝网;在岛四周从海滩往上的数米范围内,布满了充当木栅障碍物的由铁丝捆绑和铁钉钉在一起的坚固的椰子树干;在障碍物的后面,是通过堑壕互相连接的日军阵地,大批半地下碉堡,厚覆椰木、钢板和珊瑚沙,足以抵御大口径炮火的轰击;岛上的各个岬角和沿岸的各要点,部署了14处岸防炮阵地,配有203毫米的大炮;海滩地带还有25门野炮,都设在坚固的火力点中。内陆有复杂的防空洞体系,战壕和盖沟纵横,交通方便。柴崎的指挥部就是一个用钢板和一米厚混凝土当围墙的巨型碉堡。整个贝蒂欧岛俨然成了一座大型要塞。

柴崎惠次给部下的命令是“在所有重要地区防守到最后一兵一卒,灭敌于岸边”。他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的豪言“美国派出百万大军,用一百年时间也拿不下塔拉瓦”也被译成了英语,由号称“东京玫瑰”的户栗小姐,也就是著名的混血播音员爱芭·拉基诺夫人,用她的甜嗓子,向全世界广播,以警告那些因瓜岛战胜而得意扬扬的美国海军陆战队员。

日本兵现在应该死光了

1943年8月24日,美英在魁北克举行的联合参谋长会议决定夺回吉尔伯特群岛。按照计划,美军将动用海军陆战队陆战2师在强大海空军的支援下夺取该群岛,这一战役的代号是“电流”。

此时,陆战2师总兵力达1.8万人(是日本守军的4倍),超过55%是拥有战斗经验的老兵。与此前的瓜岛战役相比,美军的装备得到很大改善,配备了M1半自动步枪等新式武器。依照双方的装备、兵力、火器对比,美军几乎所有的人都认为:拿下塔拉瓦,易如反掌。

1943年11月20日黎明,朦胧的下弦月在云中时隐时现。海面上,美军突击舰队群排成威武的方阵,气势磅礴,似乎略一举手投足,就能将贝蒂欧从地图上抹掉。曙色中,5艘战列舰、4艘巡洋舰和9艘驱逐舰的主炮开始轰击,与从航母上起飞的200架轰炸机一起,在80分钟内将3000吨炮弹和炸弹倾斜在小小的贝蒂欧岛上。《时代周刊》的随军记者罗伯特·谢罗德回忆道:“(当时)我相信没有什么人能在这种毁灭性的炮火下生存下来……日本兵现在应该死光了。”

他错了。贝蒂欧岛上吸收力极强的珊瑚沙和椰树降低了炮弹的杀伤力,平坦而又坚固的地面使炮弹落在上面成了跳弹,所以并没有给日军造成多大伤亡。懵懂无知的美海军陆战队士兵满以为胜利唾手可得,纷纷从战舰上进入两栖战车中。等待他们的并不是玫瑰色的胜利,美军按照英国人100年前绘制的塔拉瓦海图推进时,浅水塘竟然变成了深海区,等到美军好不容易登陆的时候,日本人突然开火了。顿时,贝蒂欧岛上雷声隆隆,各种口径的炮弹脱膛而出,瞬时都打到礁湖中。那些三英寸、五英寸的高射炮,平射起来又快又准。那些75毫米和37毫米战防炮和步兵炮,弹道低伸,炮弹如刮风似地掠海而过。经过整整一天激战,虽然有5000名美军登上了贝蒂欧岛,但付出死伤1500人的沉重代价后控制的区域实在少得可怜,加在一起长不过600多米,平均纵深250米左右。夜幕降临以后,为确保安全,一半美军在临时挖出的猫耳洞中打盹,另一半人持枪保持高度警惕,神经紧张到了极限,一有风吹草动,就拼命射击。所幸美军的炮击摧毁了岛上日军的通信系统,令美军恐惧的夜袭并没有出现。

从未见过如此狰狞的战场

第二天(11月21日),获得增援的美军调整了指挥系统,在坦克和野战炮兵的掩护下重新开始进攻。日军抵抗丝毫没有减弱,争夺每寸珊瑚沙、每个地堡都要付出血的代价。美军很难看到敌人,只能凭借士兵的本能摸爬滚打,利用各种地形一点一点地接近火力点,最后再把炸药包塞过去。在这种情况下,美军的坦克发挥了威力,陆战队炮兵的105毫米大炮的火力也提供了有力的近距离支援。又经过一天的战斗,虽然美军仍旧没有太大进展,却把那位夸下海口的柴崎少将击毙在他的钢筋混凝土指挥所内。

11月22日,美军已经从前两天的狂热气氛中清醒,主要采用技术装备、尽量减少牺牲人员的战术,协同攻坚。坦克在前面开路,将炮弹像雨点一样射向日军驻守的洞穴;接着陆战队员将手榴弹和TNT炸药抛进,最后甚至使用了火焰喷射器,剩余的日军全被烧死。守岛日军弹尽援绝,缺粮无水,连日的拼死搏斗,精神和肉体疲劳到极度,有些士兵耐受不住这种折磨开始自杀。

当天日落以后,陷入绝境的日军组织了大规模夜袭,300名日军发动了自杀式 “万岁”冲锋,手持刺刀、手榴弹,狂呼着冲入美军阵地。双方在黑暗中展开了激烈的肉搏战,各种武器,甚至铁锹、枪托、拳头和牙齿都用来格斗。经过1小时激战,日军的垂死挣扎被粉碎,在美军阵地到前方50码的距离之内,横七竖八地躺倒了200具日军尸体,更远处是被美军炮火撕成碎片的断肢残骸。美军的支援炮火从战斗刚一开始那一刻到结束都没有停过,两艘驱逐舰甚至打光了全部的炮弹。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