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玉碎战”,法西斯癫狂的殉葬品

 2015/02/10 19:17  萨苏 《国家人文历史》  (642)    

1944年9月7日下午两点,云南松山,中国陆军荣誉第一师第三团第三营七连副连长杨金继中尉带着传令兵在执行搜山任务。他们在顶峰侧面山坡下方十余米处发现了一个头缠绷带的日军伤员。

几十年后,已是金华银行退休职工的杨金继老人,回忆起当时的情景仍然恍如昨日——这个日军全身血迹斑斑。杨金继端起冲锋枪指向他,并用日语向他喊话劝降,却看到那名日军慢慢地转过头来,狠狠地瞪了一眼,又把头转了回去。与此同时,传来“卟”的一声轻响,凭着多年的战斗经验,杨金继知道这名敌兵磕响了日式手榴弹的引信。杨金继没有急于冲上去,而是立即伸手按下传令兵,扑倒在路边一块巨石后。

手榴弹轰然爆炸,杨金继没有受伤,那名日军把他自己炸死了。这是松山有据可查最后一名顽抗的日军。至此,松山之战已经打了95天。

杨金继中尉当时还没有意识到,自己目睹了一个历史性的场面。随着这最后一名日军的倒毙,松山之战终于落下帷幕。日本东京广播电台此后公布拉孟守备队自守备队长今光惠次郎大佐以下全部“玉碎”。松山,是日军在整个大陆战线上第一个“玉碎战”的战场。

第一个被日军冠以“全灭”的战例

玉碎,出典于《北齐书》,原文为“大丈夫宁为玉碎,不为瓦全”,我国有谚语“玉碎昆冈”,同样将“玉碎”作为不屈不挠的象征。但这个词在太平洋战争开始后,被日军曲解借用,用来美化整个日军部队不肯投降,被盟军全歼的作战。在松山战役中,松山日方守军1300余人,有1250人以上被击毙或自杀,只有极少数被俘和突围,是名副其实的全军覆没。

其实,日军部队在战场上被全歼的战例此前也有不少,日方新闻报道中用“全灭”来形容这种被成建制消灭的情况。

在中国反法西斯战场,第一个被“全灭”的日军部队,是日军高田联队经理部。此战,发生在“九一八”事变后日军对黑龙江省的进攻作战中。1931年11月19日,经过激烈战斗,东北军马占山部不敌日军猛攻,被迫放弃黑龙江省府所在地齐齐哈尔,向海伦方向撤退。日军志得意满,在齐齐哈尔举行了骄横的入城式,自觉平定黑省已经不成问题。

然而,就在此时,后撤中的中国军队,却打出了一记漂亮的回马枪——11月20日,即齐齐哈尔陷落的第二天,日军独立山炮第一联队(高田)经理部与一部大行李(即日军联队级单位所属的辎重部队,大多数为运输兵,战斗力较差)在向前线移动之中,突遭300名迂回到敌后的黑省骑兵部队袭击。在这场仓促的混战中,高田联队经理部在突围中被死死粘住无法脱离战场。经理部部长高渊中佐一面向主力求援,一面指挥部队匆匆退入附近的乌诺头镇占据民房试图死守。由于日军来不及构筑工事,双方迅速陷入近距离战斗,高渊经理部长以下42人除一人逃走外全部被歼。虽然日军闻报迅速赶来支援,但增援的机械化部队也只来得及为被击毙的日军收尸,中国袭击部队早已在取胜后迅速撤离。事后,日方用《高田部队经理部全灭》为标题进行了新闻报道,这是日军承认中国抗战开始后打的第一个歼灭战。

全面抗战开始后,这种歼灭战也屡见不鲜。卢沟桥事变后,第一个被日军冠以“全灭”的战例,便是著名的平型关大捷。这一战八路军全歼日军由第五师团参谋桥本顺正大佐(死后特晋一级)为首,从灵丘开往平型关方向的辎重部队,日军中仅有三名重伤者被增援部队从尸体堆中发现救出,桥本及其部下全军覆没。

不过,随着这种战例越来越多,日本政府注意到“全灭”的报道对民心军心均有较大负面影响,开始考虑在新闻报道中不再使用这个词汇。就在这时,传来了阿图岛日本守军遭到盟军全歼的消息。

“全灭”如何变成了“玉碎”

阿图岛,位于阿留申群岛西部,是一个多山的小岛,人口稀少,物产贫瘠,平时很少有人注意。1942年10月,中途岛战役期间,日军一支佯动部队歪打正着地攻占了该岛。随即美日双方均意识到这里可能作为从北方海区攻击对方本土的一块跳板,都开始向这个方向增兵。1943年5月11日,盟军约15000人在该岛南北两个方向同时登陆。日军虽在战斗初期一度包围了南线美军,但因兵力仅有2800余人,与盟军差距较大,战至五月底已经弹尽援绝。5月29日,看到援兵无望,日军指挥官山崎保代大佐发出了最后的电文,使用了“玉碎”一词表达誓死打到最后一兵一卒的决心,随后率领残余部下高呼“天皇万岁”的口号,向盟军阵地发起疯狂的冲锋。这种甚嚣尘上的冲锋在盟军绝对优势的火力面前变成了一场单方面的屠杀,残存日军伤员也多按照长官要求用手榴弹自杀。歼灭日军后,盟军于次日宣布夺回阿图岛。

山崎大佐最后的电文引起了日军上层的注意。于是,在大本营发表的报道中,阿图岛之战,成为二战中日军的第一次“玉碎”之战。此后,日军“玉碎”某地的报道便不时出现。

值得一提的是,阿图岛本身无论战前战后都是美国领土,日军的第一次“玉碎战”居然发生在美国的土地上,不能不令人感觉怪异。

“全灭”换成了“玉碎”,面子上有所改善,被歼灭的本质并无不同,依然是成建制的日军命丧战场。只是“玉碎”比“全灭”要更加残酷。

此前,日军的“全灭”常常是被动的,比如八路军和日军作战,其中一条原则便是尽量打歼灭战,否则很难得到缴获。但“玉碎”不同,通常是日军上层在明知战局已无可挽回的情况下,仍然依据东条英机的所谓《战阵训》和“武士道”思想,在可能通过投降或撤退的方式挽救其生命时,绑架下级官兵顽抗到底,直到全部被歼。日军常常会在作战前和作战中,以命令的形式要求所属部队“玉碎”,甚至日军军法中直接禁止指挥官在战败的情况下率部放下武器,否则按“亵职罪”论处。这等于从法理上剥夺了日军官兵战败时可能的生存机会。松山之战后期曾有几名日军勉力逃出,但日军对他们的处置是送到最前线的阵地上,令其在战场上获得“荣誉的战死”。“玉碎战”也回避了日军无法为被分割的守备部队提供支援和补给的责任。

造成双方更多的流血

“玉碎战”并不能够挽救帝国。日方学者在战后曾经进行过计算推演,最终认定“玉碎战”造成双方大量人命损失,但对于战局并无实质影响。之所以这样做,可以从日军大本营1945年的作战方针看出。已经困兽犹斗的日军上层找不到在四面楚歌之下扭转战局的机会,但仍不甘就此认输,他们依然要求前线日军抵抗到底,目的在于“以待敌军丧失战意”。所以,“玉碎战”的本质目标并不在于取胜,而在于造成双方更多的流血。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2 − 4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