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市称号的虚与实

 2014/09/03 9:44  阮直 《文苑》  (183)    

不少蔬菜的枝蔓上有一种花,它只吸取土壤中的养分,而不会结果实,菜农把它称为“谎花”,“谎花”都是被掐掉的。当下城市称号评比中有不少就是“谎花”,开得纷繁却不会结出果子。

比如刚刚评出的2014年中国最具幸福感城市,我看就是一朵朵不实的“谎花”。

有些城市荣誉称号的帽子戴在头上真如博士帽,谁戴谁光辉。比如森林城市、绿化城市,就得有林子、有草木,如果城市里就老树六七棵,八九十枝花又戴上了森林、绿化城市的桂冠,谁就是光着屁股讲礼仪——太死不要脸了。所以,评出的全国森林、绿化城市基本上都让人服气。

可如今评出的最具幸福感城市就令人莫名其妙了,幸福感是人的感觉,除了人,我真的不知道还有哪只蛤蟆、哪条狗会有幸福感。那么,一座城市何来幸福感?此命题在逻辑上就是荒谬的。

评选最具幸福感城市的机构会辩解说:你连这都看不明白,我们说的是市民,是城市优质服务的功能让市民满意。这就更荒唐了,幸福感一定是个体生命的体验,你医疗服务体系再完善、报销比例再高,我也不愿得病,得了不治之症的人就是住进老干部病房,享受24小时全天候服务,也不如没病没灾穿着草鞋在草原上撵兔子的人更具幸福感!

市民的幸福感是需要社会与城市为他们提供良好、完善的公共服务,但这些硬件服务可以单列考评,不能把千差万别的个体生命体验捆绑在你的硬件考评体系之中。这就像捆绑的夫妻不会有幸福感,你以为把一对郎才女貌、门当户对的男女组合在一起,他们就有幸福感吗?

人的幸福感是个体生命的体验,不是对政府公共服务的满意度。就如当下有些城市的土豪,他们对社会政策、对政府服务啥都满意,但就是不愿意在最具幸福感城市里待着。他们甚至放弃在最具幸福感城市里的成功事业,跑到广西巴马,在那个穷山沟里高价租两间土坯房,自己种菜、自己去山上背泉水,过得清静悠闲,就干“啥也不干”这件事。他们觉得这样的日子才最幸福,长寿乡才是他们最具“幸福感”的地方。可是,这地方对想事业上大有作为的人来说,就不会是“最具幸福感”的舞台了。

地方领导当然也知道一些不实的城市称号不招人待见,可是那些评选机构即便没有权威性也都有背景,地方城市能一概拒绝,可别的城市并不拒绝。虽说这只是开花不结果的“谎花”,但有时也有让人“乱花渐欲迷人眼”的效果。

城市想靠“谎花”美化自己真是自欺欺人,发展必须走务实的路线,真正挖掘并发展好地方特色产业和特色经济,以人为本,把民生、环保等工作做好。一座城市,百姓的口碑是最美丽的花环,对过多过滥的城市评选,有关部门也不能坐视不管,要加强监管,予以规范,对招摇撞骗的评选应坚决取缔。把那些动辄冠以“中国”、“全国”的名头评比,都拿出来晾晒,看看哪些是“山寨”里扯出假虎皮。

摘自《讽刺与幽默》2014年5月2日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3 − 5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