航天趣闻

 2015/02/03 13:52  未知 《读者·校园版》  (298)    

相比美俄,中国载人航天技术起步颇晚,幸而少走了一些弯路——比如大型动物实验和航天飞机。同时,中国宇航员在轨道上的时间相对较短,也免去了一系列吃喝拉撒的麻烦事情。下面就说说有关航天的一些逸闻趣事。

黑猩猩“宇航员”住养老院

在NASA的太空探索史上,有许多不为人知的黑猩猩“宇航员”,它们为进行太空飞行接受过残酷的训练,并立下了汗马功劳。然而,当它们的人类“同事”被视为太空英雄的时候,黑猩猩“宇航员”却被抛弃到了一边,即使从NASA“退休”,它们面临的仍然是狭窄的笼子和无尽的医学实验。

在被忽视了几十年后,它们的贡献才得到认可。2006年,美国政府斥资1500万美元建成了一家占地4000平方米的黑猩猩“养老院”,专供“退休”的黑猩猩“宇航员”颐养天年。

在这里,每个黑猩猩家庭都有专属的卧室,窗外就是如画的森林。游戏室中的地板上扔满了各式塑料玩具、蜡笔和粉笔,黑猩猩随时都可以拿起笔来信手涂鸦。在玩乐的同时,黑猩猩还可享用新鲜的水果、蔬菜、果汁和刚出炉的爆米花。除了食物,“退休”后的黑猩猩还可以看看电视,“养老院”还针对不同年龄层的黑猩猩提供不同的电视节目。

失重下的动物

除了作为“宇航员”的黑猩猩外,鸟类、昆虫和小型哺乳动物也常常被用来进行空间实验。

“喵星人”只有确定“下方”在哪里时,才能四脚着地。所以科学家把猫咪带上了航天飞机,在飞行过程中,猫咪有15秒的时间处于失重状态,这时,小猫似乎找不着北了。同样找不着北的还有鸽子,当飞机俯冲失重时,它们便失去了感知上下的能力,甚至有些鸽子还头朝下颠倒着飞。20世纪90年代的俄罗斯“和平号”空间站里的鹌鹑,因为迷失方向而无法吃东西,只得被实施安乐死。

2010年,研究人员把黑脉金斑蝶的幼虫送上了国际空间站,观察它们是否能在失重的环境下孵化并羽化成蝶。结果,幼虫做到了。但是,这些蝴蝶却完全飞不起来,它们一次次地撞到器壁然后被弹开,并最终放弃了飞行。

航天飞机计算机性能不及游戏机

代表了美国太空辉煌时代的航天飞机在2011年7月21日全部退役。但一般人可能很难相信,航天飞机上装载的飞行计算机的运算能力竟然不及Xbox 360的1%。更不用说与微软公司开发的第二代家用视屏游戏主机和美网E3游戏展上正式展示的Xbox One相比了。

因为系统的容量有限,航天员需要给起飞、入轨、降落的每个阶段逐一加载程序,加载时也要提前清空上一阶段的程序后才能载入接下来的程序。那么,当初NASA为什么不升级计算机系统呢?原因就在于,他们信赖这套稳定运行了30年的系统。

事实上,航天器所使用的计算机为了顾及可靠性,往往会牺牲计算能力。2011年升空的“天宫一号”的主计算机,其芯片的计算能力大概只比20世纪80年代后期的386电脑略强,其可靠性堪称“变态”。“不关机、不重启、不复位”是对它的基本要求,同时它还要能够抵御火箭发射时的巨大冲击和来自太空的辐射。能满足这些要求的计算机自然是造价不菲,设计开发人员开玩笑说:“如果不小心烧毁一个芯片,一辆奥迪车就没了。”

宇航员放屁怎么办

宇航服是一个密闭的空间,那需要放屁的时候怎么办?

无须担心。首先,只有太空服是密封的,而太空服只在宇航员出舱时才穿。大部分时间里他们都穿着非密封的衣服待在太空舱、空间站或航天飞机里面,而这些空间里均装有空气净化的吸附装置。

再者,太空服里头盔部分和身体的其他部分是基本隔绝的,放的屁不会直接飘到宇航员的鼻子里。身体部分的空气循环是要经过一个过滤器的。除非宇航员当天吃坏了肚子,否则应该不会受到这些气味的困扰。

但放屁的真正问题不在于难闻,而在于其中的小分子可燃气体。肠道细菌会生成氢气和甲烷,在密闭空间里这两种气体有燃烧的危险且很难被吸附。决定气体生成的因素主要有食物、菌群组成和宇航员的生理状态。目前,解决这一问题的方式是控制饮食。

在太空便秘怎么办

在太空微重力环境下,宇航员的身体飘浮不定,再加上一些心理因素,排便就变得不太容易。如果再遭遇便秘,宇航员便会苦不堪言。在太空上厕所通常需要固定宇航员的下半身,让臀部和马桶边缘紧贴,利用“抽气导流”原理,引导排泄物和人体分离并导入集便袋。为了解决排便不畅的问题,甚至还有人发明了“采挖式太空马桶”,用类似肛门镜的设备把粪便“挖”出来。这样的如厕方式听上去都让人难受。

为什么宇航员容易出现肠道健康问题?这是因为在失重环境下和密闭的飞船内工作,同时还要承受太空中大量的辐射,宇航员的身心会受到各种影响,肠道环境也发生了变化,就有可能引起肠道菌群紊乱或者免疫力降低。所以,解决宇航员的便秘问题,还得从“肠”计议。给宇航员的肠道补充对人体有益的菌群,是解决便秘的方法之一。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4 = 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