里约的贫民窟

 2014/08/24 21:58  未知 《视野》  (190)    

贫民窟也是旅游景点。

我去过三次巴西里约热内卢的贫民窟。第一次是跟团,我们几个同事一起,导游讲英语,车上有各个国家的人。我们坐车到目的地,站在一个住家俯瞰。这家应该是主营修车兼职接团吧,可以想象每个周末,他家都会接待不少像我们这样各国人组成的旅行团。他家有个天台,从那里可以看到密密麻麻的屋子,屋顶上密密麻麻的电视锅,还有那远处的海。

我们步行穿越街道、集市,那里有像中国一样的路边摊,卖着看起来比超市新鲜得多的肉、鱼、海鲜、蔬菜、水果,还看得到超市里没有的内脏。这里还有一所学校,应该说是培训学校吧,是一对欧洲的夫妻办的,恰逢周末,我们没有看到一名学生,只看到了极其简陋的教室。

到了居民区,导游告诉我们,可以拍照,但不要透过窗户拍屋子里面,不要喧哗,不要影响居民的生活。穿过只能容纳一人通过的房与房之间的空隙,能看到密密麻麻的电线和电表箱。透过一户窗户,我看到一个男孩,一边看电视,一边穿足球鞋,电视上播着足球赛。那一刻,和我脑中的电影画面一模一样,男孩,以及男孩的家人,想通过足球,改变命运。

第二次属误入贫民窟。

某周末玩耍结束,我和G姑娘准备返回。由于里约大都没公交站牌,路线基本靠看公交车前面的屏幕,想让车停下基本靠手拦。我会想尽一切办法节省路费,瞅着一辆写着去往SaoConrado的公交就上了(其实我们是到比SaoConrado更远的Barra)。

晚上七八点,天彻底黑了,只见这车开呀开呀,一路往上爬。我心想着,一会儿会爬下来的吧,直到周围人都陆陆续续下车了,一个好心妇女问俺们去哪儿(话说我不得不承认,我俩实在长得不像那边的居民),这时G姑娘纯熟的葡语,发挥作用了。

我们跟着下了公交车,才知道,原来我们已经到了贫民窟比较深处的地方了。巴西妇女告诉我们,要坐摩托下去,下到山脚,三下五除二就帮忙拦了两辆摩托,并和摩托机车男交代了一下。我们向妇女表示感谢,一人带一个大头盔,各搭一辆摩托,往下飞。

我搭的摩托被G姑娘搭的摩托甩下一段距离,到了地方,G姑娘竟然说一点都没觉得害怕,觉得很爽,和电影里看到的一样!哥哥我也没怕被那里的兄弟留下做客,但安全系数着实太低了好么,我一路上死死地搂着、抓着机车猛男的腰,脚几乎麻了,我实在觉得我时时刻刻有从车上甩下坠落而死,抑或坠落重伤的危险,这司机竟一边开一边回过头来告诉我一句我能听懂的英语“Takeiteasy”,而我还是嘴上一直嘟嘟着“Slowly,Slowly”。

前两次的经历吸引着我,想自己真正去一次,于是我强拉着弟弟和妹妹,一个周末,再次来到第一次去过的里约最大贫民窟的菜市场。我像一名有经验的导游一样,带着弟弟和妹妹,走过第一次走过的布满电线的街道,人头攒动的市场,时刻提醒他们小心,我们像逛普通街道和市场一样。超市里的鸡蛋降价,打动了我这个家庭煮夫的心,买之。

里约街头食品文化是我见过最发达的城市,每个街口,你都可以驻足停下点杯果汁,点杯啤酒,点份小吃。我见过有不少华人开的冷饮快餐店,他们大都开在最繁华或最热闹的地区。

我们这次停留的这家冷饮快餐店,它开在最大贫民窟的山脚下。这里虽是贫民窟,但步行五分钟就可以到达美丽的SaoConrado海滩。天气好的时候,有很多人从附近的山上,付费约200雷亚尔(约600元人民币),乘滑翔伞,飞行10-15分钟,降落在这个海滩。

贫民窟,并没有像它的名字那样瘆人。这里有生活,有风景,有乐趣,当然也孕育希望。

(李巧音摘自《VOYAGE新旅行》)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7 − = 4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