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到民国考大学?

 2014/08/24 14:57  陈其禄 《视野》  (236)    

又到了每年高考结束后的吐槽时间,今年的主题之一是借民国高考怀古伤今。那是个山河破碎的乱世,不太流行“刷学历”,大学生可谓凤毛麟角;因为教育基础差,大学录取率平均不到10%;学校设施普遍糟糕,如果碰到战乱,可能逃命都来不及。

随着几张试卷的出现,更令人忧伤的真相来了:1948年南开国文卷就三道题:作文“知识有什么用处”,名词解释,外加吐槽式问答题“国文课是很枯燥么”;1931年上海交大理数卷,难度相当于现代高二水平;至于1929年北大国文卷,干脆只有一道作文题。顿时,大家都有了一个梦:穿越回民国考大学,与大师同寝论道……

醒醒啊亲,民国考大学真没那么容易。

考数学却被英语虐

比起现代动辄好几页的高考试卷,民国时期的考卷多半短小精干,甚至只有几道题。

例如,1923年的北大国文试卷是这样的:

(1)下列之文,试加以标点符号:

自入莱芜谷夹路连山百余里水隍多行石涧中出药草饶松柏林藿绵蒙崖壁相望或倾岑阻径或回岩绝谷清风鸣条山壑俱响凌高降深兼惴栗之惧危蹊断径过悬度之难未出谷十余里有别谷在孤山谷有清泉泉上数丈有石穴二口容人行入穴丈余高九尺许广四五丈言是昔人居山之处薪爨烟墨犹存谷中林木致密行人鲜有能至矣

(2)饶危蹊悬度许以上四词,试解其意义

(3)作文题试述五四运动以来青年所得之教训

简单得令人发指。

数学就不怎么好办了,请看试卷(左图)。

那个年代,代数、几何等被视为西学,许多高校都会用英文出数学题,加上必考的外语,ABC不够好的人们,考北大至少得悲剧两科。此外,民国私立教育繁荣,各种教会学校、外商学校除了文史科目,基本是全外语考题……

民国的考生们,英语也不会好到哪里去。实在搞不定,你可以和众多焦虑的民国理科生一样,投入文科的怀抱。

于是,高校里的文理比例就失衡了。根据国民政府的数据,1928年全国在校大学生为25198人,文科生占73%;1930年,文科生比例增至75%。这与社会需求不太对称,直接原因就是理科考试太虐人,吓跑一堆考生。

当心考进“野鸡大学”

1938年,华北大片国土沦丧,大学生们要么弃笔从戎,要么返乡避难,或者跟着教授们分批组团,来一场艰苦之余颇有革命浪漫情调的“联大长征”。

其实,类似的场景每年都在重演,主角还是学生们,不过戏码不是逃难,而是赶考。在1938年国民政府设立全国统一招生委员会之前,想读大学你就得像古时候的秀才一样,提着行李跋山涉水,天南地北地赶考。如果碰上土匪甚至战乱,祝你好运。

算一算,民国考大学除了拼体力,还要拼荷包。几场考试下来,三至五大洋的报名费还算是小事,旅费则动辄几十大洋,这就不好受了——从某种程度上来说,民国考生们的成功率,是用白花花的银子堆起来的。

民国时期,高校自主招生方兴未艾,政府在管理制度上也是十足的“弹性”。除各地国立、省立的公办大学,还有各种各样的私立大学,既有复旦、辅仁一类的佼佼者,也有不少你绝对没听过的“野鸡大学”,情况最严重的就是北洋时期的北京。

根据《民国十四年(1925)教育部审查全国私立大学结果》,除获认合法的甲类和乙类院校,“经保留视察后再核办者”包括北京东方大学、北京国际大学、北京南方大学京校等“野鸡大学”,有趣的是东吴大学当时也名列其中。至于“应令取消者”,则有北京东亚大学、北京公民大学、北京新民大学等。

这些“野鸡大学”的状态,可以让隔壁北大的胡适先生来回答:“只须有房子(或租房子)、有教员、有学生,就可以叫做大学了,所以这些春笋般的私立大学居然可以存在。”民国没有什么官方认证的“211”、“985”,学校靠不靠谱,就靠你自己擦亮眼睛了。

上大学真的很花钱

民国时期,教授是个相当体面的职业。1927年6月国民政府规定,大学教授的月薪为400至600元,而当时普通工人的平均月薪为15元,县长每月20元。

正所谓羊毛出在羊身上,教授们高收入的背后,除了政府咬紧牙关拨的补贴,剩下的就得由学费来承担。北大一学年要交60元,清华是40元,而南开、复旦等当时还是私立大学,没有政府补贴,一学年就要100大洋。

还有更贵的呢。身为教会学校的金陵女子大学,一年学费200大洋,外加20块书籍费、10块校服费;去实验室要交24块钱,去图书馆要交10块钱……

如此看来,在民国读大学,没点家底支撑真的不行。据1932年燕京大学学生在颐和园附近的调查,当地居民家庭年收入不到200元,其中饮食开销占去一半,一年下来只能存下十几元,供孩子读大学是很困难的。

当然,荷包瘪一样有机会。民国时期,公立的师范院校是免收学费的,不少地方还会免费给学生提供食宿;考它们的门槛不高,不过你得有籍贯所在地教育局开具的介绍信,证明你品学兼优、一表人才云云。

那个年代,北大的女生们流行一句话:“北大老,师大穷,唯有清华可通融。”言下之意是,清华男生有活力、不太穷,适合当男朋友,而老气横秋的北大男和穷哈哈的师大男,注定是屌丝的命。

顺便告诉你,在大学文凭犹如金字招牌的民国时代,就业问题依然严峻。1934年,山西省政府在报告中透露:该省兴学三十余年,专科以上毕业生8905人,但失业者高达4700多人。就连中央大学的就业情况也不乐观,1931年的《教育杂志》披露:“央大本届毕业生二百余人,半数未获相当职业。”

全国发行的《中央日报》上有求职栏目,里面经常挤满了毕业生的信息:

叶女士,北平国立师范大学毕业,文学学士,希望待遇140元;黄先生,国立同济大学土木工程系毕业,希望待遇150元;程先生,国立中央大学商学院银行科,要求100元,工作地点在南京、上海、镇江……

如此“毕业即失业”,你还想梦回民国?

(梁开心摘自《看天下》)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4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