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人研究:检测个“毛”

 2015/01/19 17:51  张田勘 《今日文摘》  (261)    

如同外星人、UFO(不明飞行物)一样,多年来,野人也被人们炒得神乎其神。然而,就像迄今并没有研究能证明外星人、UFO的存在一样,也没有任何科学证据能证明世界上存在着野人。

人们从未找到或捕获到实体的野人,只有一些图片或录相的“证据”,而且这些影像资料非常模糊,难以判断。尤其是在有了电子制图工具以后,图片的真实性就更容易引起人们的怀疑了。

野人“再现”

不过,2014年6月底,美国弗吉尼亚州40岁的男子兰迪·奥尼尔(RandyO’Neal)公布了一张最新拍摄的大脚怪照片,并称25年前他曾在同一地点遇到过大脚怪。最新拍摄的大脚怪照片据称是奥尼尔的父亲最近在钓鱼时用老式手机拍摄的。

模糊的照片上看上去有一个又大又黑的东西蜷缩在水边的大树桩上。为了回应质疑,奥尼尔写了一篇文章,描绘这次发现大脚怪的经过,并且提及25年前他于同一地点偶遇并射杀过类似的生物。

虽然奥尼尔声称欢迎其他人以各种形式“打假”,但还是引起了一片质疑声。

所谓大脚怪,是在美国和加拿大发现但未经证实的一种类似猿的巨型怪兽。与此相似,在世界其他地方还有所谓的雪人(如喜马拉雅雪人或喜马拉雅野人)、野人(如中国的神农架野人)、两足矮人(曾被人看到在印尼的苏门答腊岛山林中游荡)等。现在,这些怪兽在学术上被授予了一个统一的名称——“不明灵长类动物”。当然,仍可用通俗的概念对这些所谓的生物予以概括,即野人。

奥尼尔并不是发现大脚怪的第一人。1951年,美国探险家希普顿自称发现了雪人脚印。美国一名在读博士生发布的地图显示,1921~2013年间,有3313人次称发现了大脚怪,地点集中在美国西海岸。

与此相似的是,从20世纪50年代以来就不断有所谓喜马拉雅山脉发现野人的消息,而且引起了世界各国科学家的极大关注。野人之谜被人们列为世界四大奇谜——另外三大奇谜为天外来客(外星人)、水怪和百慕大三角。

但是,研究人员的初步调查发现,多年来先后在中国西藏的墨脱、吉隆、朗县和珠峰附近的定日、定结、亚东等地发现的所谓野人,经实地考察都被视为是棕熊。西藏是全国熊种最丰富的地区,有3万多只棕熊,它们生活在海拔4000米以上的雪域高原。

在西藏的墨脱,野人的传说较多,而实际上这些所谓的野人也是棕熊。一旦遇到人,棕熊会站起来与人对视。人们通常很少见到棕熊,同时受传说影响,不敢仔细观察,事后只能依据印象记得所看到的是野人——有红嘴巴、红鼻子、红头发等。

在西藏东部一带的左贡、芒康、贡觉县,人们发现棕熊和人一样能骑马,会直立追人,学人戴帽等等,因此把棕熊称为人熊。而且棕熊也能捕获家马,并且可以骑在马背上,它们这样做是为了给猎物增加负重,然后制服猎物。

在中国的藏北高原一直流传着棕熊与牧女的传说:雌性棕熊专害女人,雄性棕熊则喜欢劫持美女,并能与美女生下后代。而在现实生活中,藏北地区被棕熊伤害的人大部分是妇女,被猎人射死的棕熊又大半是雌熊。而且,人们在安多县看到一个被称为“折蒙拉康”(意为棕熊的天堂)的天然岩洞,藏北草原上的棕熊每年夏天都要在洞中聚会一次,大小几十只棕熊从四面八方赶来,自觉排成单行长队,按顺序进洞,几天后又排队出洞,分散开去,其中原因迄今仍是个谜。

另外,喜马拉雅棕熊毛色变异很大,有的熊是灰白色的,人们猛然见到这种颜色的棕熊则误认为是雪人,故称喜马拉雅雪人。

从动物遗传和生态学的角度看,一个物种如果在世界上只有2000个以下个体,又不经过专门的人工繁殖,基本上是会绝种的。所以,尽管人们声称在世界各地看到过野人,尤其是喜马拉雅野人,但总量不会超过100个,所以这样的野人群体是无法生存下来的。同理,神农架的野人也是如此。

最正式的研究

那么,世界上是否真的存在野人呢?即便不是科学研究,人们也信奉眼见为实,更何况确认野人是否存在需要实物的证据。

过去,有研究人员对人们曾经看到的野人或雪人给出了种种解释,认为是存活至今的尼安德特人或人类系谱中的其他小分支,或者是一种巨大猿猴——巨猿。遗憾的是,迄今没有谁能捕获到野人,因而没有实体证据证明野人的存在。因此,最能证明野人存在的证据一是图片,二是毛发。

由于图片模糊和易于造假,人们一般都难于确信。因此,现在最可靠的证据应当是很多据称“看到过”野人的人采集到的野人标本,即毛发。

如今,对唯一的实物证据——毛发的科学检测发现,野人并不存在,而是一些形形色色的动物。这是迄今科学得出的关于野人——不明灵长类动物——最明确的结论。而且,该项研究也间接证明,一些人看到的野人其实就是棕熊或棕熊与北极熊杂交的后代。

英国牛津大学遗传学教授布赖恩·赛克斯(BryanSykes)的研究团队在2012年5月向全球的博物馆和个人收藏者发出请求,希望他们提供据信来自野人(不明灵长类动物)的毛发标本,以便检测这些毛发的DNA,从而判定这些毛发是否真的来自于不同于人类但又与人非常接近的野人。结果,他们收集到了57件毛发样本,这些样本来自美国华盛顿州、得克萨斯州、俄勒冈州和俄罗斯以及印度等国,有些样本的历史甚至长达50年。

随后,研究人员发现,有一些搜集到的样本并非毛发,而是植物或玻璃纤维。此外,还有一些毛发已经磨损太过严重而无法进行基因测序。最后,研究小组整理出了37件样本。他们将每段毛发分离并清理成为2到4厘米的片段,其中又有一些毛发被人手接触过多而沾染了大量外源性DNA,不便进行基因测序。

为了搞清每个样本的进化源头,研究人员确定了编码12S核糖核酸(RNA)的一种基因(来自于细胞线粒体内部)的序列,这种RNA通常被用来鉴定物种。与标准的DNA不同,线粒体基因只通过母体向后代传递,由此可以用以鉴别所测毛发从属的动物。

经过一系列处理,科学家最后又发现有7个样本没有足够的DNA用于鉴定,因此,研究人员只对30个毛发样本进行了基因测序。结果是,所有测序结果都能够与已知物种的12S核糖核酸精确匹配,说明它们从属于各种动物,而非野人。这一研究结果已经在线发表于2014年7月1日的英国《皇家学会学报B》杂志上。

对这30份毛发基因测序的结果表明,有10个毛发样本属于不同的熊类;4个属于马;4个属于狼或狗;1个则与人类毛发完美匹配;还有1个据称来自两足矮人的标本实则源自马来貘。其余的毛发则分属于牛、浣熊、鹿、豪猪、鬣羚(来自东南亚的一种山羊)等。

1个与人类毛发完全匹配的毛发据称是来自美国得克萨斯州的大脚怪,然而根据基因匹配度判断,这个毛发应当来自一个多毛的欧洲人,而非野人。这项研究另一个让研究人员感兴趣的结果是,来自印度和不丹的两个毛发样本与北极熊的12S核糖核酸相匹配,这意味着,可能有一些喜马拉雅熊是北极熊与其他物种的杂交种,例如,可能是北极熊与当地棕熊的杂交后代。

这个研究是迄今为止科学家对野人传闻的一项最正式的学术研究,并且证明了野人其实并不存在——所谓的野人不过是各种形形色色的动物,以及人自身而已。当然,我们并不能完全排除未来有研究结果证明野人的存在——最重要的是,需要捕获到野人。

根据目前科学研究的结果,准确地说法应该是,迄今为止,没有证据表明世界上存在大脚怪、雪人等野人。

(李子恩荐自《中国新闻周刊》)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