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觉和工作

 2014/08/22 10:19  蔡康永 《视野》  (297)    

很多人算一算以后,惊叹我们一辈子大概有整整二十几年到三十几年的时间,在睡觉。

我不是很惊叹这件事,睡觉本来就应该在生命占一大块。我比较惊叹的,是工作占了我们一生的多少年。

不但占去比睡觉更大的一块,而且几乎还决定了我们人生的很多事:我们日子可以过多舒适,我们被人称呼的头衔,我们必须每天相处的一群人,我们必须听命的人,我们日复一日的得意和失意,以及,说来还真过分,我们的自尊。

睡觉才没这么多花样,我们睡觉的姿势不会印在名片上,我们才不必为了睡觉就要和一群莫名其妙的人每天关在同一个房子里,我们睡觉不用打卡、不睡觉也不用请假,我们没听说过,有谁睡觉把自尊也睡没了。

工作占的比重,比睡觉吓人太多了。

世界上有这么多人要工作,但听起来会让人向往的工作有几种啊?睡觉多么简洁,多么一视同仁;而工作多么琐屑,多么歧视。

亲爱的宝宝,我知道不是只有人要工作,有些蚂蚁甲虫也都一辈子忙到不行。但我很介意的,是工作变成了人生最大的一幕戏,在这幕戏之前,都是为了这一幕做准备;在这幕戏之后,都是这一幕残余的尾声。

不必搞成这样吧。

我觉得学习是人生最有趣的事之一,学校就是应该享受学习的地方。结果呢,学校经常沦为师生一起忧虑学生毕业以后“有没有钱途”的地方。

大人为了让自己的孩子有前途,必须努力赚很多钱,给孩子他们想象中最有用的教育。小孩以此衡量父母够不够尽力,父母以此衡量小孩够不够用心。工作的巨大影子,就这样横亘在我们人生的上空。

(生如夏花摘自皇冠文化出版有限公司《有一天啊,宝宝》)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4 +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