过于用力的母亲

 2014/08/21 15:26  章红 《视野》  (733)    

这个妈妈总是在焦虑中,时刻面临崩溃——的确,她已经很累很累了,为了心爱的女儿,她一直承受着很大负荷。

仅以孩子交友为例:初中,女儿和同桌相处不愉快,她出面找老师调换座位,为女儿指定同桌;高中,害怕女儿孤单,亲自出马为女儿寻找伙伴;大学,女儿和室友因为房间摆设有分歧,她给女儿室友发短信,警告她不要欺负自己的孩子……

她舍不得女儿受一点点苦,所以要干预女儿的一切:女儿喜欢小动物,但妈妈坚持让她学会计,因为以后好找工作;女儿开始交男友了,妈妈亲自去打探男孩学业与家境,因为“她不会看人,她看人不准的”;女儿上大学后出门旅游,订的旅馆也须由妈妈过目,并且以“不安全”为由取消女儿的预定……

情形很像幼儿园那种“两人三足”游戏:妈妈与女儿各有一条腿绑在一起朝前蹦。女儿人生道路上的每一步都与妈妈紧紧捆绑,谁都走不快,谁都很痛苦。妈妈经常累得要崩溃,女儿则烦躁万分,不是对妈妈出言不逊,就是极力挣脱与躲避。

我跟这对母女分头都聊过天。妈妈竭尽了所有能力来爱孩子,倾其所有地付出,母爱之真挚深切毋庸置疑。然而,爱有时候也会走到反面,当妈妈觉得再也扛不动这一份焦虑了,就会恨女儿“不懂事”,“不听话”,不让她“省心”,极端的时候甚至考虑要断绝母女关系。

女儿明白妈妈的付出,但又完全受不了妈妈,即便寒暑假回家也是一有可能就往外面跑,避免和妈妈待在一起。

女儿既想挣脱妈妈,又在不知不觉中受到妈妈思维方式的影响。有一天女儿沮丧地对妈妈直言:“你把我教成了这个样子,我怎么办呢?”从小,女儿每一步都按妈妈的意旨往前,人生全然由妈妈来安排、掌控。然而,成长的过程必然伴随觉醒,当她发现这人生不是自己想要的,便想挣脱,想要自由。设想一下当她真的重获自由,会不会发现自己已经失去了飞翔的能力?此时人生又该何去何从?

一个幼儿在地上跌一跤,哇哇大哭,妈妈心疼万分却不能代替他疼痛。事实上从那一刻起,便昭示了人是这世上的独立存在。无论妈妈多爱孩子,那疼痛都注定只能由孩子自己承受。

无论妈妈怎么用心用力,都不可能帮助孩子规避人生道路上的所有风险。因为,孩子的人生是他自己的,孩子的未来是他自己的。那是广阔而未知的道路,某种意义上,风险也正是人生道路魅力与价值的所在。

龙应台曾说,世上唯有一种爱,是以分离为目的的,那就是父母对子女的爱。孩子总要长大,他必将离开家庭的庇护去探寻自己的命运,从那一刻起,他的冒险将超出你的视野范围。身为母亲,你无法跟随,无法保护,你只能深怀祝福在一旁观看。

(七百摘自《新民晚报》)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2 − = 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