信任

 2014/12/08 18:58  马路虾 《读者》  (613)    

我是开出租车的。许多乘客坐在车上,放着满街光景不看,两眼直勾勾地盯着计价器,就像在市场买东西,不管识秤不识秤,就这么目不转睛地盯着,任你秤杆子耍得行云流水,头高头低的也得给我合计合计。

这种事儿也分对象,相貌敦厚一点的司机,乘客对你的信任度明显高一点。

那天在街头遇到个女的,老远看见她站在路口,信号灯变来变去,不管什么灯她就是不走。这种情况,不是等人就是等车。

等人看人,等车看车,这是规律。可她看车,猫着腰看。

猫腰看车的,不是近视眼就是对司机比较挑剔。这种乘客我见过,女的居多,在她们眼里,车好车坏无所谓,关键是开车的要让人放心。

我得承认,女人的眼光的确厉害,她放过前面两辆的士,拉开了我的车门。过了信号灯,她说:“我不跟你走,你替我送点东西。”

我问什么东西,她手里并没拿着东西。

“支票。”

“你打表跑,”她接着说,“车费到那边给你算。”

“要是我拿着跑了呢?”

“那也没用,支票填好了的。再说,我看你也不会。”那个神情分明是“量你也不敢”。

有句俗话叫“舍不得孩子套不着狼”。我不明白,从前的人为什么一定要用孩子去套一只狼,换了我,肯定不会干那种傻事。

也别说,真有舍得孩子的。那天我在人民路,一个女人抱着个孩子拦车,打开车门后她不上,把孩子放在后座,说:“麻烦师傅,把这孩子送到山东路。”

我说:“你不去吗?”

她说:“有急事,脱不开身,只好这样了。”

我说:“对不起,这事儿我干不了。”

她说:“求你了,师傅,但凡有办法,我也不这样做。”

我看了孩子一眼,顶多也就三岁。三岁的孩子,她居然放心交给一个陌生人,这叫什么妈!

“你是孩子什么人?”我警惕地问。

“我是他小姨,今天带他出来玩,突然有点事,实在不能带着他。”她看我还在犹豫,又说,“我跟他妈说了,找个出租车送他回去,你放心,没事儿。”

我还是不能放心,这种事儿没法让人放心。她说:“好容易相中您这个面善的,求您千万帮帮忙,出租车倒有的是,但我也不能随便什么人都托付啊!”

人民路不能久停,我把车拐进岔路,仔细地想了想各种可能,觉得没什么问题,加上那孩子叫了小姨,我心里踏实了一些。

她给了我她姐姐的电话,我又要了她的电话,分别打出去,确认以后,就带着孩子走了。说老实话,很有一种使命感。

小家伙真可爱。我替他系好安全带,一路上跟他聊天,仿佛回到从前跟我儿子在一起的那些日子。

(宁静姿涵摘自《文苑》2014年第10期,沈璐图)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3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