对待理想需要理性,那些不靠谱的愿望就别瞎张罗了

 2014/10/16 9:14  未知 意林  (361)    

对待理想需要理性  英国《卫报》的专栏作家Jessica Reed认为对待理想应该理性,她在网站中写道:蹦极很有刺激,这一点我并不否认;跑完21公里的半程马拉松能够增加人们的成就感,这个说法我也赞同。

可是和心爱的人一起躺在停车场后的大草坪,漫无目的地谈天说地、在一本偶然的书中找到自己百思不解的答案,或是下班途中电台突然播放起自己学生时代最喜欢的一首歌、吃完玻璃罐里外婆生前留下的最后一口苹果酱的那些瞬间更能荡起内心温柔的涟漪。

2007年,一部名为《遗愿清单》(The Bucket list)的电影席卷各大影院,好莱坞大腕摩根·弗里曼和杰克·尼克尔森在其中扮演两名肝癌晚期患者。当得知自己的生命只有不多的时日之后,他们列了一张心愿清单,并在生命的最后时光踏上圆梦之旅。

这之后,在谷歌搜索栏输入Bucket-list (人生一定要做的事),不出3秒,近百条答案便显示在屏幕上:跳伞、潜水、去一次巴黎、登上金字塔之巅、穿越南极……在它们的刺激下,大脑在短时间内释放大量的多巴胺,使这些静态的抽象文字变得好似心灵鸡汤,无不使读者振奋。

Jessica认为对待理想也应该理性,风靡网络的遗愿清单中,很多项目并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美好,更甚者还是毫无意义而且浪费时间的。为此,《卫报》向全民征稿,标题便是:遗愿清单上那些劳财又费时的事。

浪漫的巴黎行?

《卫报》澳洲版主编Nikki Marshall说自己对城市总是充满向往,可是在他踏上巴黎——座理应满是爱的城市48个小时之后,他的护照被偷了。

作为国际之都的巴黎每天来往着形形色色的人,接下来的这一幕发生在拥挤的火车中:一名衣着暴露的妓女看出初到巴黎的Nikki眼中的好奇与不确定,不顾他的反感,游走在他身旁,并不时佯装不经意地肢体接触。

这并不是Nikki第一次来到陌生的城市,他警惕地注视着眼前搔首弄姿者的一举一动,直到她停止远离,才放松紧绷的神经。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装有钱夹的裤兜,惊得一头冷汗。

原本被钱夹撑得放不下一个手指的裤兜现在空荡荡地贴着大腿,Nikki猛然意识到刚才妓女的眼神一直注视的,是自己的身后,可惜已经为时已晚。

“巴黎很美,但是当你看到总有人随意小便的地铁,以及早晨9点当地人在埃丽塞山脉(法国以自然景观著称的山脉)大便的场景,这个美就要打些折扣了。”

学习一门乐器?

“学习一门乐器”几乎出现在每一个版本的清单中。有多少人曾经信誓旦旦地买来一把吉他,最终任它躺在布满灰尘的角落。

聪明的出版商在自己出版的乐器教材前巧妙地加上“速成”两个字,一个曾经在网站浏览过遗愿清单的人抓住了这两个字眼,突然想到自己在清单中的一项便是“学习一门乐器”,这时他与出版商达成了惊人的默契,坚决地拿起书走到了收银台。

然而事实是,不论“速成”抑或“无师自通”,肖邦和莫扎特都不是一日成才,乐器的学习始终要求大量的时间和精力的投入。除非你真的对音乐喜欢得不能自拔,倘若仅仅抱有涉猎的心理,还是把这个时间用在更有意义一点的事情上吧。

造访乌鲁鲁?

乌鲁鲁是澳大利亚南部一块天然形成的奇石景观,被该地区的澳大利亚原住民阿南古人视为圣地。它的形成至今还是一个难以破解的谜,有的说这是数亿年前从太空上坠落下来的流星石、有的说是一亿两千万年前与澳大利亚大陆一起浮出水面的深海沉积物,扑朔迷离的身世吸引着一批又一批的游客前往,一探究竟。

早晨五点,睡意正浓的知名视频推主Christian Bennett被同行的友人从梦中惊醒,只为赶上红日跃上红岩的一瞬间。事后他在个人网页上发了一张乌鲁鲁岩的图片,图片上除了巨大的红色岩石,尽是一望无际的荒原。他在图片下备注:跋涉“一个世纪”来到这片不毛之地,就为了这一块光秃秃的大石头。

由于当地的气候炎热,蚊虫较多,呵欠连天的Chritian吞食三只苍蝇,成为他久久难以释怀的可怕回忆。

Christian说:“乌鲁鲁的景色的确壮观,可是巴恩斯利(英国中北部城市)有更好的日出,而且在那里也不用付出吞下三只苍蝇这样的代价!”

一场突如其来的艳遇?

杰西卡·兰格(Jessica Lange)在《窈窕淑男》中对达斯汀。霍夫曼(DustinHoffman)说:“我希望遇到一个性感的陌生人,我们一见如故,互相吸引;我和他之间不需要太多的言语,欲望便是我们的语言。”

这样的电影结局往往是两个陌生人发现彼此就是对方的真爱,从此过上幸福的生活。可是现实世界可没有那么多的戏剧元素,没有人能够预知一个陌生人,因此迎来最糟糕的生理性病毒也在情理之中。对于女孩来说,就此担上另一个生命的责任也是可能的。

光是想想第二天醒来,转身面对的是一张陌生的面孔,就已经头皮发麻了吧。

在珠穆朗玛峰上露营?

珠穆朗玛峰是多少背包客心中的圣地?想象自己正站在4000米海拔的岩石间,飞机从脚底飞过,抬头是广袤深蓝的天空,白雪的点缀为路途染上诗意。

然而现实和理想总是有差距的。《卫报》网站点击率最高的几篇文章中,一位登上过珠峰的背包客语重心长地写道:在高海拔稀薄的空气中行走的感觉,像是在黏稠的水泥中游泳,沉闷又浑浊;到了4000米,迎接我的第一件事是高海拔的不适,只记得眼前一片眩晕,随后便双腿发软瘫坐在了临近的岩石上。不过珠穆朗玛峰的确够安静,安静得连一个活物也看不到,景观也壮观得让人窒息,因为在那里根本无法呼吸。

假如想要体验原生态的高原景观,尼泊尔境内1200米(和悉尼塔同等高度)的安娜普纳大环有干净的空气、野花遍地的草原、布有斑驳雪迹的小山尖,足够满足背包客的一切憧憬。

环境地理中的专业术语“林木线”:表示树木能够生长的最高纬度的存在是有它的意义,那么人类,为什么要和自然过意不去呢?

 赞  0

共一个关于 “对待理想需要理性,那些不靠谱的愿望就别瞎张罗了”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9 − = 8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