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碰我的番茄鸡蛋面

 2014/10/14 14:08  毕摩 豆瓣阅读  (295)    

不要碰我的番茄鸡蛋面  番茄,鸡蛋,面条,三样再普通不过的食材,却因多年前的一段趣事变得生动起来。

  二十三岁,正值青春年少,风华正茂。某日,跟随两位领导去到郊县发展业务。对方热情款待,酒足饭未饱之余,安排了一家夜总会玩乐。

  一行人驱车前往。红灯绿影,夜总会落在临河的一角,金碧恢弘却相当俗气。上到二层大厅落座。陪同前来的官员叫来经理耳语一番,经理心领神会,匆匆出去,匆匆回来,带回几位姑娘,浓妆艳抹却相当俗气――小菊小芬小花小红小妹一排溜站着随便挑,像菜市的鸡蛋,皮光色润的总要抢手些。

  领导气定神闲地点了两只皮光色润的鸡蛋抱住,鸡蛋圆溜溜得滚上了领导的大腿,跟母鸡孵蛋不同的是――鸡蛋在上,公鸡在下。我被迫点到一只红鸡蛋――名字在这时候显得相当的不重要。红鸡蛋圆溜溜皮光色润滚过来,眼疾手快拉过一把椅子把红鸡蛋截住,不至于撞上我的大腿。

  “先生很年轻啊……”

  “嗯……大学刚毕业……”

  红鸡蛋主动跟我交谈,翻动着她番茄般的嘴,有一搭没一搭,眼睛看着对面两只皮光色润的鸡蛋在公鸡身上滚来滚去,发出母鸡般的咯咯声。红酒用冰桶盛着,灯光和音乐暧昧着交错,散发夜总会特有的情色味道。

  “来点面条吧……刚才光喝酒没吃东西……”

  公鸡被鸡蛋滚得又饥又渴,突然决定吃面条。那俩鸡蛋发着母鸡般的声音说。

  “一会儿我喂你……咯咯咯……”

  那边厢滚打厮磨,这边厢抑郁寡欢。红鸡蛋努力找着话题,趴在桌上,拿起铅笔纸条写起来,翻动着她番茄般的嘴,嘟囔着。

  “写了首诗……你念念……”

  我接过来,诗的原句已记不清,依稀还记得有人生、希望、梦想这几个词。

  “今年多大了……”

  “十六……”

  “十六……应该是上高中的年纪……”

  “是的……家里不让读了……”

  “这诗你自己写的……”

  “以前读的书里看到的……就记下来了……”

  又说了些什么,感觉红鸡蛋并没有把真实的想法告诉我,也许她觉得没必要吧,我也觉得没必要。正说着,面条端了上来――清亮的面汤里,鸡蛋煎得焦黄,同新鲜的红番茄一起飘在面条上,还有数点翠绿的葱花,清香,盛在宽口白瓷碗里。偌大的夜总会我只对这样东西是动了点心的――所有的人目光都被吸引过来,幽幽的灯光下努力隐藏着贪婪。

  鸡蛋各自端起一碗放到公鸡面前。用筷子夹起放在汤勺里吹凉,送到公鸡嘴边,公鸡乖乖张开嘴。鸡蛋发出母鸡般的声音咯咯笑起来,在公鸡腿上滚来滚去,皮光色润。红鸡蛋眼瞧着对面鸡蛋们闹得欢腾,伸出手准备接管那碗番茄鸡蛋面。我跳起。

  “不要碰我的番茄鸡蛋面……”

  红鸡蛋停住了。公鸡停住了。所有的鸡蛋停住了。夜总会被施了魔法,瞬间停滞了,我却能观察到所有人的表情,我离开了椅子穿梭于公鸡和鸡蛋之间,闻到了鸡蛋身上劣质香水的霉味儿,还有公鸡胯下的骚味儿。我走近红鸡蛋,仔细看着她。她的表情很尴尬,眼神中透着一丝忧伤,伸向白瓷碗的两只手悬在半空中。夜总会特有的情色味道慢慢消散,射灯把那碗番茄鸡蛋面打得雪亮刺眼。

  我重新坐下,闭上眼。

  “我的意思是……你可以先去洗个手再来喂我……”

  红鸡蛋缩回了手,搓动着手指。公鸡和鸡蛋们哈哈大笑,继续吸着白胖的面条。

  “算了……你还是自己吃吧……”

  红鸡蛋转过了脸,把椅子拉远了点儿。公鸡和鸡蛋们吸完面条,圆溜溜滚到中央舞池里贴着了。

  端起酒杯,干掉杯里的红酒,找了个理由仓惶躲回酒店,倒头就睡了,白酒加红酒,敲得头痛。晕天黑地中突然惊醒,见一男人站在床前笑着,惊叫着跳起来,定睛,原来是公鸡,身边没有皮光色润的鸡蛋滚来滚去了。公鸡倒也被我吓得踉跄,脱衣上床。

  夜半,隔墙传来母鸡般的声音,咯咯咯。听到临床的公鸡迷迷糊糊说。

  “那只皮光色润的鸡蛋在滚来滚去呐……”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1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