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男孩与丝袜

 2016/03/22 11:25  柯裕莱 《读者》  (599)    

我有个朋友身材很高挑,腿极长极美,头发黑缎一般又软又亮地披在肩后。她平日总像是在想着什么事,人虽美艳,但不太开口说话,眼睛远远地从披泻的头发后面看出来,若即若离的。因此她不论在哪里,都像一块黑色的冰那样散发着迷离的光。

某日在公交车上,她对面有一个四五岁的小男孩坐在母亲的腿上。这小男孩一路盯着她瞧,不言语也不扭动,先是着迷地看她的长发,看半天,又看她的腿。

那天她穿了短裙和黑底织金的透明丝袜。小男孩看了又看,看了又看,忽然一溜烟滑下他母亲的腿,凑到她这边来,伸手去摸她的腿。

朋友吓了一跳。男孩的母亲大惊,连忙将他拉回来,连声向朋友道歉说:“对不起,他很少出门,没有看过人穿丝袜。”

这小男孩不知道自己做了什么不该做的事,还是专注地看着她的头发和腿,眼神干净无邪气。那一头晃来晃去的乌亮长发和黑底织金的透明丝袜在他看来,也许确实是需要触摸以确认其存在的吧。

在这孩子懵懂的日子里,环绕着友善的绒毛玩具、明亮的彩色蜡笔、温暖踏实的母爱,而在此之外,出现了这一双隐隐带着危险气息的长腿,暗暗闪着光亮,威胁与媚惑并存。那么叫人迷惘困惑,却又不能任意触摸,这孩子就学会世间欲望法则的第一课了。

这对母子下车的时候,母亲又向朋友道歉一次,并要那小男孩说“姐姐再见”。朋友也笑着说再见呀再见,对他挥挥手。这小男孩仍旧死死盯着她看,不舍得几乎要泛泪了。他的迷惑今日(或是今生)是无解了。

母亲和朋友都因这孩子的诚实而显得非常尴尬。此时一旁的某个大婶终于忍不住,嘿嘿嘿笑了出来。那是了然于胸、令人释怀的笑,是理解也是怜悯,世间的种种都似乎瞬间被原谅了。

(若 子摘自《祝你幸福·午后版》2015年第11期)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2 − 5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