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尽甘来

 2016/01/08 11:37  陈光凯 《晚晴》  (226)    

秋高气爽的时节,走近铁门边,一股清香扑鼻而来。再走进院子,爽极了,地面用水洗得锃亮,左边菜园里一株香樟树枝叶繁茂,把半边院子遮成绿荫,一株桂花树馥郁芬芳,白色的小花在绿叶间若隐若现;右边花池里,几丛美人蕉婀娜多姿地盛开着大红花,一蓬三角梅碧绿碧绿的,枝叶相叠,叠成的一顶绿上冒出几朵紫色的小花。紧挨花池的里面,是一栋老式二层楼房,墙面白花花的。

这是六枝特区直属机关党委原副书记、现年86岁的夏梓阁的家。热爱生活的他,把院落打理得有条不紊。回首往昔,他的人生路,有坎坷,亦有坦途。在历经坎坷时,他披荆斩棘,咬紧牙关挺过;在坦途上,他奋勇直追,追逐自己的梦想。

多彩的军旅生涯

1947年7月,国民党在衡阳招伞兵,为报效祖国夏梓阁毅然报名并被录取,成为了二营五连二排四班的一名战士,驻在日本侵略军所建的骑兵旅营房。那时,环境和条件很差,喝的是山凹水,住的是帐篷,睡的是地铺,地铺窄而潮湿,每天艰苦训练得汗淋淋的几十人挤在一起,难受极了。当时营里他的三个战友,受不了这种苦,在一天深夜逃走了。

1949年4月,夏梓阁所在的团在中共地下党组织的领导下进行起义,经过40多个小时的劈波斩浪,到达苏北解放区连云港。6月,该团经过整训正式改编为中国人民解放军华东伞兵训练总队,成为中国人民解放军第一支伞兵部队。

1950年10月,朝鲜战争暴发,为响应党中央的号召,全总队提前毕业分配,夏梓阁分在27军80师部队,随后便乘瓦罐车北上参加抗美援朝。日夜兼程,从丹东过鸭绿江奔赴战火已烧到江边的朝鲜作战。

开往前线的路途中,由于路窄兵多,气候寒冷,夏梓阁的脚被冻伤了,走路一瘸一拐的,仍咬牙紧跟部队。坚持走了两个晚上,他实在走不动了,双脚后跟冻坏,十个脚趾甲冻落,只好随伤员转回祖国临江治疗。脚治愈后,夏梓阁于1951年1月再次入朝。入朝不久,在一次急行军中,通过敌人炮火封锁线,路过一栋被敌机点燃的房屋时,他所在的连被敌机发现,一阵机关炮袭来,他的臀部及左膝中弹,另一子弹击中手拿的铁锹穿透棉大衣,差2厘米击中胸部,险些丧命。

1951年12月,由于夏梓阁所在部队奉令换防,他随部队一同回国。 1964年11月,党中央为加强贵州“四清”工作,从全国各省及陆、海、空三军抽调大批干部支黔,夏梓阁是其中之一,分到安顺地区,参加地区四清三千会。1965年初他调到省委四清工作团郞岱工作组,到鼠场公社进行四清工作。

1971年2月,郞岱县与六枝特区合并为六枝特区,夏梓阁调任区教育局副局长党支部书记。1984年2月机构改革,他调任特区直属机关党委副书记。在党委副书记这个岗位上,他兢兢业业,认真履职,多次获得省、市、特的表彰。

苦尽甘来安度晚年

夏梓阁1985年6月离休后继续发挥余热。他从山下用马车运石头、泥土上山,自己动手砌堡坎、挖粪池,积肥料,在屋前自造了2分菜地种菜养花,种上了白菜、瓜豆、辣椒、葱蒜等蔬菜。养花从最初的20余盆到现在的80多盆,由10来个品种增加到20多个品种,有菊花、吊钟,兰花、桂花、美人蕉、一串红等。

每天早上,无论天晴雨下,夏梓阁都坚持6点起床,在山上来回慢跑,锻炼半小时后,回到家里进行大扫除,把卧室、客厅、厨房、书房擦得干干净净,家里的东西摆放得 井井有条。

夏梓阁的 学习资料丰富,除自己收藏的千余册书外,还看各级报刊杂志、电视新闻。每年把看过的报刊杂志择优剪贴成集,现已剪贴了45集,分有实事政治、医药卫生、史海钩沉、家庭教育等八大类。

他常说:“人的一生不是一帆风顺的,总有酸、甜、苦、辣,要实现自己的梦想,须经得住各种风浪的考验,苦尽甘来。”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4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