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太软

 2014/09/23 9:34  李莹 《视野》  (272)    

我爸有病,神经衰弱癫狂症。

当年高考前夜最关键的时候跟我说,算了你也别瞎费劲了,估计也考不上啥好大学,明年复读算了。

是的,我爸就是这么一个让人泄气的父亲。

去年难得几天小假,我带着男朋友千里迢迢回了趟家。本着新女婿第一次上门的张扬态度,浮夸地给他买了三条上千的烟,提了两瓶好酒。提前一星期就通知了他,结果一进门,我爸不见踪影。

忙忙碌碌饭菜上桌,我爸才晃晃悠悠地回来,我白了他一眼,没说话,饭吃得闷闷不乐。

吃完饭我跟我妈收拾桌子,不知道我爸跟男朋友聊了些啥,看起来挺开心。聊完我爸上班去了,我俩坐了一夜火车累毙了,倒头就睡。睡了一半我爸回来拿东西,一推门我一个激灵就醒了,坐在床上脑袋发蒙,心里直打鼓,想的全是,完了,我爸看到我和他睡一张床了。

我受到了惊吓,想起我爸从几年前就开始辣手摧花般毁掉我的爱情美梦,我心里有些忐忑。我一早恋被发现我爸就会暗暗嘟囔一句,你这没戏。也怪我不争气,每次都被他说中。不过想想,我这男朋友北京人,家里二环有房,他和他妈都待我特好,够可以了吧?

他拿完东西就匆匆出去了。我跟男朋友醒来洗洗脸,出门溜达。我爸坐在院门口的门房里,看得一清二楚。

是的,他躲过了当年下岗的大浪潮,却没能逃过他们厂破产的危机。他们厂被别的集团并购后,给了他一个闲职,就是看大门。我爸也不老,为了这个工作纠结了好久要不要干,但恰逢当时奶奶爷爷双双病倒,如果看门,还能时常回家照顾着,想了想,就当上了门卫。那时候他总是一副忍辱负重的样子跟我说,你看,人老了就是这样,你以为你还能蹦跶几年?等我老了你不得照顾我?弄得我年纪轻轻,压力很大。

我跟男朋友甜甜蜜蜜地走在街上,他笑着说你爸挺逗的,中午还一直问我,要是咱俩以后没钱了怎么办。我说那能怎么办,他说是啊,哪能呢,咱吃房租也能吃一辈子啊,我竟无言以对。

我爸晚上住门房不回来,我索性跟他一直睡在我爸的房间。

哦,对了,今年二月我跟这男的分手了。当时我刚刚过完年从家里回来,身上根本没有一分钱,我大半夜收拾东西从他家出来,用身上仅有的几百块钱呆在一间特价房里,满脑子想的都是如何跟我爸解释。

当时我是真奔着要结婚的目的去的,可谁知道人家突然就中途变卦,把我给甩了呢?这事儿不提了,过程也不复杂,可能大概就是厌倦了。

我一直瞒到四月,才跟我爸坦白,没想到他居然特别开心,说挺好的,那男的不靠谱,我本来也不同意。我问他为什么,他告诉我说一个小伙子居然能说没钱了吃房租?你知道这是一个怎样的生活态度吗?

他喝多了就会跟我啰嗦,话长到我到最后都懵了,完全不知道他在说什么。我来北京的时候他就炸了,打电话要和我断绝父女关系,因为我毕业后他给我安排好的工作让我给搅了。他一直在强调,你去北京能干啥,你那破学历,连块敲门砖都没有,你以为你能猛龙过江?最后还不是得被淹死。你要是在我身边你肯定淹不死,但你跑那么远,我真是伸手也没法救你啊!

每次听到这样的句子我都觉得自己瞬间从梦境跌回了现实。我一直一直往前冲的时候从来不考虑摔在半路怎么办,可我爸满脑子都在想如何接住我这一跤。这人怎么这么悲观呢?

我想这种悲观是能追溯到婚姻这个人生必经之坎上的,我爸就没能垮过这道坎。

他虽然看起来屌丝,但娶了个美女。到现在也没人敢说我妈不漂亮,她时常穿着我的衣服出门参加活动,除了有点大,毫无违和感。美女都傲气,怎能忍受自己丈夫在自己小区看门?所以时常窝着一口气,说话难听不算,其他的一切我爸作为家庭男主人应该享受到的,都没有。而且我妈是个特别收放自如的美女,她从来不管家里的事,该干啥干啥,认为顺其自然的放养就是最好的生活方式,在婚姻上已经栽了跟头,剩下一切开心就好。

不久前我回家看他,发现他的花儿都死了,鱼缸里的鱼也没剩下几条,他洗个衣服还弄得家里一团乱糟糟。我妈出去聚会了,不在家,不然肯定又是一顿骂。我摸了摸碗,感觉也没洗干净,油腻腻的,转头一看我爸,发现他满头白发。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父母老了的?这话题说起来太苍凉。我就是伸手摸到碗边的油腻时,觉得我爸老了。

大概我爸的手总是油的,因为他出去给人家修车,时常躺在车下就是一整天,所以我几乎从来没见过他买一件新衣裳。去年过年我回家觉得没什么负担,给自己买鞋的时候心血来潮给他也买了一双,不贵,七百多,回家的时候他看到价签简直要站起来骂我。

有时他会跟我说,自从当上了门卫,生活幸福多了。在外面吃香喝辣,回来就睡,有活儿了去给人家修修车,再也不用回家和你妈吵架。我想起那些死了的花儿,心里说不出的难过。

我们都曾在成长的路上受过伤,别以为父母年纪大了就不在乎了,其实他们也在一路成长。前些天他给我打电话,说整理东西的时候看到我的一张纸条,上面不知道谁给我写的,“反正这钱包你也用不着,就送给别人吧,你也没钱”。我爸觉得这些年是亏欠了我,不该不给我钱花,工作第一年还让我往家拿钱,就是怕我存不住都浪费了啊。“姑娘你别怕,你爸还有十几万闲钱,你没钱了就打声招呼啊,你爸给你汇。”

我的一篇长文突然爆红网络,我高兴得半夜给他发消息,他第二天问我是不是被骗了,说当作家这事儿就不要想了,我单位同事出的书都是我用车拉回来的,到现在也没送完。后来听同院的叔叔说,我爸不知道怎么才能看到我那篇文,于是直接从网页打印了出来,逢人就夸自己女儿现在写的东西可以发表了。

我说我要用每一首歌的歌名做饵,写一本惊世骇俗的书。他说好啊,你也写写我,让你爸再沾沾光。我说行。他说那你用什么歌啊?我说《铁窗泪》,你就会唱那首歌。他哈哈大笑。

爸,你要真问我用一首什么歌来写你,我现在告诉你,《心太软》。

“你总是心太软,心太软,把所有问题都自己扛……只不过想好好爱一个人,可惜她无法给你满分。多余的牺牲她不懂心疼……你总该为自己想想未来。”(苏瑞凯摘自《一个》)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0 − 8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