内衣里的女权主义

 2014/09/29 10:47  车佳楠 《视野》  (285)    

瑞士手表品牌们正将关注越来越多投射于女性消费者,某著名品牌前不久举办女表展览,并将手表与服装相结合,强调“女性之于时代的意义,在于她们一次次脱胎换骨的主动进化。每一次女权运动的胜利都是自我价值的突破,每一场着装潮流的变革都是女性韵味的升华”。

在所有的服装中,内衣大概最能够代表女人的主动进化。在超过五个世纪的发展历程中,内衣的地位从实用逐渐演变为近乎变态的塑身,经世事变迁和观念转变,从腰身的枷锁化身为现当代时尚与性感的符号。

在古时,内衣带有强烈性意味以及仪式化成分。16世纪30年代的内衣设计相当复杂,西方社会上流女性受苦于木板条、鲸骨和皮革制成的束腰,穿上它需要几个小时的时间。许多小说中都有女主角因为穿戴束腰而昏厥或忍受痛苦的情节。到19世纪末,紧身胸衣开始简化,随着纺织技术的运用发展,内衣材料多运用蕾丝、丝绸、薄纱,对其功能的理解不仅为遮体保暖,而是塑造身体曲线。与此同时,妇女解放运动浪潮第一次被掀起,女性开始追求两性的平等,强调男女在智力和能力上的无差别,从此,女性的声音开始为更多的人凝听和重视。

20世纪40至50年代,费雯·丽、葛莉塔·嘉宝、玛丽莲·梦露、伊丽莎白·泰勒这些绝代佳人,以香艳的内衣展现曼妙身姿,打造好莱坞电影最美时代。此时的黛安芬全棉文胸凭借精致舒适的设计受到名媛们的追捧。当时很多欧洲著名的女性时装店与内衣业关系密切。伦敦时装设计师协会与一些内衣公司如贝勒公司结合起来进行工作,另一些在时装上获得巨大成功的公司,例如克里斯汀·迪奥的时装店则有自己的内衣设计师。

尽管在时装上获得了赞美,但胸衣直到此时都依然被认为在压抑女性。内衣设计师们绞尽脑汁试图让内衣变得更为舒服,提供更强的功能性,而不是代表着性暗示。在20世纪70年代初,设计师福雷·德瑞克·麦林葛提出用胸衣使女性摆脱万有引力对身形的影响,使得胸衣在紧随其后的销量中猛增。随后不久CK胸衣诞生了,初期的胸罩材质大部分都会有麻跟棉,远没有现在的柔软舒服,但却已经为胸罩的发展迈出了一大步。

当今,女性内衣再次迎来了黄金时期,每年年底全球出价最高的维多利亚秘密内衣秀,你无法不惊叹内衣竟然可以如此挑战人类想象力和创造力,同时又极具观赏性。

某知名服饰网站近期公布了对上海、香港、巴黎这三个时尚之都的女性所做的一次有关内衣选择的调查,显示巴黎女性对于颜色的选择更为大胆前卫,上海和香港的女性大多钟情于黛安芬和华歌尔内衣品牌,且收藏量都大于五件之多以更好地搭配时装。巴黎女性少而精的选购方式更垂青欧洲奢侈品级内衣品牌晨曲。可见现代大都市的女性无疑非常重视内衣的质地和款式,某种程度上说内衣的品位更能凸显女性鲜明的个性和独立的人格。《时尚》杂志早在上世纪中期就给出了现代女性追求完美的途径:“体型不只是上帝赐给的,风度优雅靠的是良好的锻炼和合适的胸衣。锻炼靠的是意志,而胸衣靠的是明智选择。”

(冯艳艳摘自《凤凰周刊》)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4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