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好,陌生人

 2015/01/17 12:05  浅步调 《青年文摘手机报》  (664)    

[卖水果的大叔]

学校大门口有一个固定的卖水果的大叔,大学一年级将近结束时,“大叔水果”的口碑开始传起来。

大叔个头挺高,普通话说得不好,但他努力想说好的样子可以从对话中感受得到。大叔每天都是天快黑的时候,蹬着小板车过来,在学校门口右侧不到百米的树旁停下开始卖水果。他从来不吆喝,站着看水果或者行人,来人了就给拿方便袋,价钱上没有商量,到最后总会附带送小橘子、小番茄、小枣。因为价钱划算,水果也真心好吃,许多同学都宁愿多走些路,跑到学校门口买大叔的水果,也不愿再去校内超市和水果摊。

大叔被打的消息传来,整个宿舍顿时义愤填膺。人人网上开始了大范围地转发抵制学校水果店的活动,因为学校水果店的父子掀了大叔的摊子。听说大叔的脸也被打伤了。大叔有段时间没出摊。那些出去想为大叔主持公道的人一连几天都扑了空。一个多星期后,我大半夜从外面赶回学校,昏黄的灯光下,大叔一个人站着,没有什么变化,只是离学校的距离远了三四百米。出校门,不仔细找,是看不到大叔的水果摊的。

时间已晚,不马上赶回宿舍就要被记晚归了,可不知道是什么力量的驱使,我还是跑到了大叔摊前,要买香蕉。大叔说:“姑娘,香蕉已经卖完了,要不,你明天过来?”我说:“行。”然后转身走开了。

其实我很想问问大叔好了吗,很想问问大叔最近生意还好吗,很想问问大叔,为什么要这么拼命地生活。

可是,走近大叔,忽然就觉得没有什么值得问了。每天不变地出现在那里,他已经在回答我:生活,就是这样子,我们要做的,就是以最大的善意去对待这个世界。

[图书馆里的读书人]

认识她是因为作业的关系,我修了社会学的双学位,老师让我们选择个案开展社会调查,我毫不犹豫地选择了她。因为我很多次看到过她读书的样子,比我们每一个人都认真虔诚。我偷偷地叫她“图书馆里的读书人”。

她是图书馆打扫卫生的,才来学校一个多月,之前我没有跟她说过一句话,试图接近她的时候,我才了解要跟一个人认识是多么难的一件事。我鼓足勇气开口跟她说话,表明我的来意之后,她有些抵触,怕惹事般地回答说:“同学,我没有什么好调查的。”我说:“没事儿,我只是跟你聊天。”

后来,在两个月内,我几乎每周都跟她聊两次天。她从四川到北京,儿子职专毕业在外打工还没结婚,丈夫也在外打工赚钱,一年到头一家人聚不了几次。她说,当初到北京来,就是想多赚点儿钱,好让儿子早日找到媳妇儿。在学校做保洁一个月的工资才一千多元,可她又很喜欢学校的环境,时常不知道该怎么取舍。学校提供的住宿是地下室,作为新来的,她很难融入宿舍的环境。提到是否想家的时候,她的眼眶有些湿润。

我问她喜欢看书吗,她竟然有些羞赧,说自己当初上过学,很喜欢读书,可惜后来没有机会继续学习。这也是她不舍得离开学校去找别的工作、经常上不上班都泡在图书馆的原因。我说:“我能帮你什么吗?”她摇摇头。我说:“我帮你留意好的工作,可以吗?”她还是摇头。我要把我的借书卡借给她读书用,她推说太麻烦。我说我真的很想帮你,不只是为了完成作业。她说你这样跟我聊天,就是对我最大的帮助了。

有一天,她敲我们宿舍的门来找我,笑呵呵地对我说,她儿子有对象了,她要辞职去别的地方工作。

我一转身,差点儿当着她的面哭出来。我不知道父母的爱到底可以有多么无私,为了孩子,父母承受的底线到底在哪里?而那个一直躲在她背后的孩子,能够完完全全地感受得到这满溢的爱吗?

我悄悄地买了一副老花镜,作为临别的礼物送给了她。她提到过她眼花,看一会儿书就觉得眼累。

如果老花镜可以放大眼前的字,那么,本来就已经放大的爱,希望每一个孩子都可以读得到、读得懂。

[扫地的大爷]

考试的时候,我最喜欢临时抱佛脚。

起早背书,让我认识了大爷。大爷很普通,说实话,看起来有些不怎么整洁,可能跟打扫卫生的工作有关。所以,虽然我并不疏远大爷,但要接触和靠近还是没有理由和足够的支撑的。

后来,我听到了一个故事,我才知道自己是多么粗鄙。

大爷几乎一整天都在学校,连吃饭都在。同学说,看到过很多次大爷等在微波炉旁热饭,他都是看没人的时候才过去热饭。有一天,一个排队热饭的同学看到大爷端着素盒饭等在那里,不声不响地去食堂窗口买了鸡腿和烤翅,又不声不响地走到大爷身边,把它们搁在他的盒饭里,走了。

我没有看到那个画面,同学说,当时相当感动。

忽然想到,这个世界,本来就是小人物的世界。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生活,我们也可以从不同的人身上汲取正能量。感谢他们让我成长。

你好,陌生人。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