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忙着呢

 2015/01/21 22:44  肖遥 《东西南北》  (693)    

在单位,用肢体语言表示“我忙着呢”有N多个招数,边走边打电话;行色匆匆到目不斜视(其实不过是去洗手间);十万火急到走路撞飞别人的文件……网上的最佳“装忙”秘籍还有,打开公司网站装作浏览公司信息,小手在桌子底下刷朋友圈或涂指甲油;把开着帖子的浏览器缩小到一个小窗口,慢慢拖着看;把报事贴贴满桌面及电脑周围,显示有庞大的工作量……如果让你闭上眼睛,不假思索地浮现出一个“偷懒的员工”,会是女人还是男人?如果是女人,一定不是“男人婆”或“女汉子”,若是男人,恐怕会是有点娘的男人,总之,一个真正忙碌的人好像多少是要有些男性气质的吧?

影视剧里这样表现一个男人的忙碌:清晨,一脸严肃的男人一本正经地打领带,最好还有个慵懒的女人做陪衬,穿着睡衣打着哈欠走上前来帮他系。接下来的这一天,他的任务是“我忙着呢”,她的任务是给他熨衣服、煲汤……说到煲汤,小说《煲汤》里说忙碌的丈夫每天在外面应酬,很少回家吃饭,但妻子还是数十年如一日地给他煲汤,光采购食材就要花费一上午,品种有十几样。被汤滋养的男人精力旺盛,不耐烦天天喝有滋没味的汤了,宁可和小三去偷吃垃圾食品,对老婆的托辞是“我忙着呢”。小说情节越俗套,越揭示了一个普遍真理:男人的忙碌是天经地义的,不管是“开会”“吃饭”还是“在外面”都是掷地有声的理由,足够堵住家里老婆的质疑或斩断外面蜂蝶的纠缠。

与之相比,女人的忙碌总显得不那么理直气壮,如果要出去工作,描眉画眼,丝袜跟鞋好像才配得上叫“忙碌”。如果在家里和灰尘垃圾、锅碗瓢盆战斗不息,那都不算忙,至少,属于很不上台面的忙。若有人来电话,在外面喝咖啡算忙,在家刷马桶就算了,绝不好意思给人家说“忙着呢”。《百年孤独》里,最忙碌的人是奥雷里亚诺·布恩迪亚上校,他发动了32场战争,打仗的途中顺便和17个女人生了17个儿子。他的母亲乌尔苏拉做小生意喂饱了一家五代人,拉扯大了十几个孩子,却没资格认为自己“忙”。

用齐美尔的哲学解释是:在面对这个世界的时候,男人总是“面对着观念”,而女人的献身只是“指向一个人,一种时间性的、似乎一点一滴的东西”。说到观念或意义,忙着杀人如麻血流成河惊天动地干大事的奥雷里亚诺上校,最后忽然发现自己“像猪一样在荣誉的猪圈里打滚”,于是他匆忙结束了这场“狗屁战争”,后半生都躲在小黑屋里玩DIY。

说到底,现代情感专家还是在教女人怎么给自己的老公当妈,就像乌尔苏拉,因为儿子躲在小黑屋里做手工连吃饭也不出来,要是别人,爱吃不吃饿死算,可当妈的不离不弃,给儿子送饭送到他死,虽然他的“忙”真心好无聊:做小金鱼,目的是做好以后毁掉它。

(刘敏荐自《中国新闻周刊》)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96 − 91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