似曾相识的西方

 2016/03/09 22:18  洪晃 《读者》  (178)    

伊丽莎白是我在巴黎的朋友,她是编辑。上周我在巴黎约她吃饭。

“吃什么?”她问,“去巴黎时髦的日本食堂好吗?”

我跟着她穿梭了巴黎三区的几个街道,来到一个门面像小菜场一样的地方。进去之后是又细又长的一溜,开放式厨房在左,拥挤的座位在右,再往里面走,人都站着等座。这让我想起小时候在北京下馆子,永远要虎视眈眈地站在人家桌子旁边等别人走,还有就是可以拼桌。

这里是年轻的巴黎,和传统概念中路易十几的宫殿式风格完全不一样,反而像20世纪50年代美国的家庭饭馆,或者中国大学的学生食堂。

“这个区域最近特别火,开了各种类似的餐馆。那种比较传统的餐厅年轻人都不爱去,要穿得很正式,麻烦。”伊丽莎白说。我突然觉得,中国人心目中的法国似乎和年轻的巴黎完全不是一回事。

“新东西在巴黎总是受欢迎的。”伊丽莎白说。

“还有什么?”我问。

“还有就是大家都开始想办法在家里种菜墙,这种技术已经很成熟了。有人弄个植物墙是为了装饰,但是好多人会弄个墙,里面种的都是可以吃的菜。就是菜被吃了以后,墙就不太好看了。”

“四合院是最先进的居住方式,”她说,“太聪明了,可以和自然保持联系,不像高楼大厦。”“嗯,是的,可惜我们都拆没了。”

最近去西方转,跟西方人聊,好像他们的生活方式开始转向中国人多年前的小农经济,这似乎让我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未来。这几十年我们很拼命地搞现代化,GDP上去了,雾霾也来了。

(赵建军摘自《南都周刊》,吴冠英图)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4 + = 7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