征服全球计算机大赛的“问题少年”

 2014/12/01 9:30  熊玲 《读者·校园版》  (377)    

沉迷游戏的“坏孩子”

1990年,陈星在湖北武汉出生,他上面有两个姐姐。父母一直忙于生意,无暇顾及三个孩子的教育。

从小学起,陈星就跟在大孩子身后,长时间泡在游戏厅里,初中时接触电脑后,他玩网游染上网瘾,只要一开电脑,他可以几天几夜不出门。

若不上学,他睁开眼的第一件事,就是迫不及待地打开电脑,登录游戏页面。他平日里双目无神,注意力难以集中,可坐在电脑前立马两眼放光,顶着乱糟糟的头发,全神贯注地盯着屏幕,手指在键盘和鼠标上灵活游走,自己变成游戏角色,随着剧情的发展情绪跌宕起伏。饿了,他低下身子,左手按着键盘,右手探下桌子,摸出一罐饮料,眼睛始终舍不得离开电脑。累了,他就趴在桌子上打个盹儿,不一会儿又亢奋地玩。

有一次,父母出远门三天后回家,推开他的房门吓了一跳,烟雾缭绕,瓶瓶罐罐扔得到处都是,而陈星几乎没睡觉,眼窝深陷、眼神呆滞。母亲看他这样,又是心疼又是生气,两巴掌重重地打在他背上,说:“你是想死在电脑跟前啊!”说着号啕大哭起来:“你以后可怎么办啊?”

陈星的网瘾让父母忧心忡忡,可又对他无计可施。初中,他因为打游戏旷课,被迫转学两次。中考落榜,家人花钱安排他在新洲一所普通高中就读,他屡教不改,高一读了半个学期又被学校劝退。陈星早已是亲戚口中的“混世小魔王”,他们纷纷阻止自家的孩子与他往来。父亲在人前抬不起头,回家后便大动肝火,抄起棍子就揍他,陈星总犟着一动不动。

逆反的孩子,你对他越打越骂他就越叛逆。母亲日渐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决定换个方法治他,对他说:“最近我和你爸商量了很久,或许我们对你管得太严了,要不给你自由,你自己出去打工?”陈星一听,顿时来了兴致:“我正好不想读书了,打工有什么难的,比读书强多了。”

辍学打工不容易

母亲替陈星找了一份在物流公司搬货的工作。凌晨4点,外面漆黑一片,陈星睡眼惺忪,迷迷糊糊地出门。来到仓库,抬头看到堆了两层楼高的货物,他彻底清醒了过来。他爬上高高的货架,卷起袖子,弯下腰,托着箱子的底部,咬着牙,使出吃奶的劲儿往上抬,可重达30公斤的箱子纹丝不动。他皱了皱眉,想立马撒手不干,可夸下海口却灰溜溜地回去,太没面子了。他只好挑稍小的箱子搬,将手推车堆满,运到仓库外,抬上货车,来回两次,便吃不消了。等到下午4点下班,他瘫坐在货架边不愿动弹,低头看看手上磨出的血泡,第一次体会到打工的艰辛,开始后悔—放着学校的好日子不过,跑这里来逞什么能。

他拖着疲惫的身子回到家,吃饭时费力地抬起酸软的胳膊,握筷子的手直发抖,菜都夹不上来,手上的血泡疼得钻心。母亲却不闻不问,放他出去,就是为了让他吃苦,欲擒故纵的招式,的确很管用。

陈星顿感委屈,眼泪在眼眶里打转。母亲看在眼里,却不安慰,只是给他换了一把勺子。体力透支的他想玩游戏手却没劲儿,洗了澡倒头就睡。

干了半个月,陈星每天累得吃不下饭,整整瘦了一圈。当他看到别人背着书包上学,心里由衷地羡慕,他终于低头向母亲认错。母亲不肯就此作罢:“你不是说:‘自己选择的路,跪着也要走下去?’”陈星哑然,母亲又给他台阶下,换了一份轻松很多的电脑维修工作,“喜欢玩电脑,先学怎么修吧。”做了半个月学徒,陈星学到了许多计算机知识。

陈星回到家踟蹰良久,扭捏地跟母亲开口:“妈妈,我想回学校上学。”母亲早就预料能达到这样的效果,并不忙着应允,而是先理清责任关系:“回去了读不下去岂不是白折腾?我们协商好,如果你自己再放弃,就回去当搬运工。”陈星说:“没问题,拜托给我最后一次机会。”苦苦央求了好几次,母亲才答应下来。

2009年,陈星进入职业中学就读计算机专业。

游戏迷变成技术控

转变不是一朝一夕能完成的。开学第四天,陈星心里像猫抓似的想玩游戏,晚上,他偷偷溜出学校,去了网吧。班主任夜间查铺,发现他不在,去网吧将他抓了回来。陈星懊恼,父母知道了可怎么办?这可是最后一次机会,想到要回仓库搬货,他害怕了。

母亲得知此事后,并没有立马追究。多年的“作战”经验告诉她,教育叛逆孩子不能急于求成,于是装作不知道,拜托老师给他机会,多观察和鼓励。

陈星倒是急着改变,想让老师改变对他的看法。学校的机房软件限制上网时间,他发挥小聪明,在图书馆查阅书籍,慢慢摸索研究后突破了限制,能够自由上网。班主任知道后没生气反而表扬:“纪律必须遵守,不过你能自己破解程序值得表扬,继续加油。”陈星听了别提有多高兴,多少年没被夸过了啊。

陈星受到鼓励后,开始钻研各种软件,学习的主动性提高了,玩游戏的时间也逐渐减少。

老师将陈星的转变看在眼里,任命他为计算机组组长,带领同学负责校内的计算机维护和网络建设。母亲很欣慰,帮忙强化他的责任心:“老师总夸你,他那么重视你,你得争气。”

叛逆孩子最需要的关注和重视激发了陈星的上进心。他白天上课,晚上躲进机房,研究深奥难懂的计算机专业书籍。同学给他带来饼干,他就着矿泉水凑合当晚饭后,又接着学习,针对问题翻阅资料,上机操作实验。他把机房当寝室,整宿地研究,把玩游戏的劲头全用在学习上。仅仅半个月,他就把3本计算机专业书学完了,而一般同学一个月都学不完一本。他完成了任务,连学校的服务器顺便也组装完成。这些技术,对于新手来说是高难度的,他的表现自然得到了老师的肯定。

高二开始,陈星进入学校计算机竞赛班。老师对他越来越器重,带他参加各类计算机竞赛,获得了不少奖项,他渐渐从游戏迷变成了技术控。

网瘾少年荣获世界冠军

陈星的转变让父母打心眼里高兴,2011年5月,陈星报名参加了MOS比赛。

MOS是“全球信息化核心技能大赛”,被誉为办公软件领域的奥林匹克。比赛由全球认证管理中心主办,全球共有50多个国家派出代表队参赛。在中国赛区的选拔中,陈星以季军的身份从20多万人中脱颖而出,获得出国比赛的机会。

美国圣地亚哥总决赛,分为上机答题和案例解析两个部分,共有100分钟,而陈星仅用了25分钟就完成了所有的任务。

当宣布获奖名单时,他听到自己的名字后,当场愣了,心跳加速,耳朵“嗡嗡”响,听不清四周的声音。在众人的掌声和推搡下他走上颁奖台,还是一脸难以置信,拿到奖牌后他才露出喜悦的表情。这次赴美代表团只有3名学生,而陈星是唯一一个高中生,他作为年龄最小的选手,为中国代表队夺得了首个冠军。

回国后,他一出机场就被围了起来,父母激动地跑上前抱着他,说:“儿子啊,你可是争气了。”骄傲的笑容怎么也藏不住。第二天,关于他的新闻传遍全城。

亲戚们特地举办了庆功宴,对他直竖大拇指,一改往日的态度。陈星的计算机天赋得到认可,被国内微软比赛中心聘为助教。他成了学校的风云人物,连校长都关注他,带他去国外考察,鼓励他出国深造。目前,陈星正在筹备留学。

在国内,像陈星这样的网瘾少年有2000多万人,每年因长时间玩电脑而猝死的青少年亦不计其数。孩子爱玩游戏,在家长看来就是不务正业。其实,适度玩游戏并非坏事,还能训练大脑的协调能力。而若能利用孩子的兴趣,让他们发挥所长,每个网瘾少年都有机会成为计算机专才。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1 − 4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