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我是中南海警卫

 2014/08/31 7:05  者美杰 《中外书摘》  (353)    

警校生活

初中毕业后,我考进了北京西城区警察职业高中,这所高中可谓“空前绝后”,就我们这一届。我们学校一共三个班,一个男生班,两个男女生混合班,我是在男生班。同学们毕业后大多从事公安工作,但后来做警卫的只有两个人:一个是我,另一个是现在中国著名的女卫士长——马月。

从初中到高中,我一直热衷于练武术,文化课成绩有所下滑。高中毕业我考上北京人民警察学校,后来到了北京警卫局。马月学习成绩好,高中毕业考上了中国人民警官大学,后来分配到了公安部警卫局,一直工作到现在。

1985年我到了警校,穿上新发的警服,站在镜子前端详自己,心里美滋滋的,就像当年歌唱家马国光在那首老歌里唱的那样:

……

实行了兵役制,

我当上国防军。

挎上冲锋枪,军装更合身,

帽徽闪金光,领章更漂亮。

我对着镜子,

对着镜子上下照,上下照。

哎,真是乐死人,

真是乐死人!

当时我整天脸上都挂着笑容,走在路上嘴里也哼着小曲,真是一路欢喜一路歌声,无论到哪儿都是一路小跑,浑身充满了使不完的劲儿。少年时当警察的愿望终于实现了!

本以为到了警校就是梦想成真,满心欢喜,分配专业时却出了问题。当时,我们去哪个专业不能自己挑,得服从组织分配。我被分配到了最不愿去的电子班,学习电脑。

在20世纪80年代中期,电脑在中国还是个稀罕物,一般人是接触不到的。我们这个班也算得上是用高科技设备武装起来的现代化班级了。坐在铺着防静电地板、装有空调的机房里,摆弄其他人听都很少听过的电脑,在同学眼中,别提多风光、多令人羡慕了。

那个时候,除了个别首长家有空调外,一般人家就是用电风扇都是奢侈的。每当同学们带着满身的汗水和尘土从宽敞明亮的机房落地窗前走过,都会对我们这些风吹不着、雨淋不着、冬天不冷、夏天不热的“白领”投来羡慕的一瞥。但每当这个时候,我也会用同样羡慕的目光眼巴巴地看着他们。

那时我比较好动,对我来说,安静地坐在屋子里摆弄这些机器简直就是煎熬。看着其他专业的同学每天都在学习我喜欢的东西:汽车驾驶、擒拿格斗,而我整天坐在教室里学习高等数学、线形几何,真是枯燥无味。我真想跟那些羡慕我的同学对调啊,可我们是纪律部队,强调组织性、纪律性和绝对服从,哪怕心里再怎么不情愿,也只能乖乖坐在电脑前,享受这“令人羡慕的煎熬”。

过了几个月,好消息传来:警校要成立散打队!通过考试,我顺利进入散打队,终于可以发挥我的爱好和特长了。过了一段时间,我们电子班也有了擒拿格斗和射击的课程,总算实现了我心中的夙愿。

两年的警校生活一晃就过去了。毕业的时候警校老师和领导建议我留校,在军体教研室当教官,这样可以发挥我的特长。我没有同意,警校太小了,我要到外面的大世界去闯荡!

但是无论走到哪里,我都不会忘记警校生活的点点滴滴,不会忘记那段难忘的岁月和那些朝夕相处、一起摸爬滚打的同学、战友。

守卫中南海

1987年警校毕业,我被分配到了北京市公安局中南海警卫组,成为一名真正的人民警察。警卫组的主要任务就是做好中南海外围的安全警卫工作。

当时我风华正茂、意气风发,整天有使不完的劲儿。早晨围着中南海的红墙跑一圈,晚上在单位的院子里和战友们苦练武功:擒拿格斗、蹿墙越脊。当时我真希望在工作中能够发挥特长,露上一两手。当然,这只是年轻时幼稚的想法。做了这么多年的安保工作,我逐渐明白,其实最高级的安保就是不战而屈人之兵。

可是在当时,我还体会不到这些,憋着浑身的劲头,整天摩拳擦掌地准备大干一场、一显身手。

俗话说“境随心转”。正琢磨着,哎,机会就来了。

那是国庆节前夕的一天晚上,正赶上我们小组值班。我和另外三名战友驱车来到了中南海新华门前,和上一班的同事交接完工作,开始执勤。长安街华灯绽放,车水马龙,新华门在红墙的映衬下显得更加华丽庄严。

新华门门口常年有三名解放军战士持枪站岗,英姿勃勃、威武神圣。我们公安警卫组负责在新华门外值勤守护、盘查可疑人员、处置突发事件,我们的工作就是步行巡逻,防止犯罪分子搞破坏和对首长的干扰。

晚上十点多钟,我发现有两名男子在新华门前的旗杆下徘徊,神色紧张、形迹可疑。我和一名战友交换了一下眼色,立即上前对这两名男子进行盘查:“请出示你们的身份证。”两名男子愣了一下,慢慢地把身上的挎包拿下来准备放在地上,其中那名年轻一点的男子突然把包一扔,扭头往新华门大门口冲去。

在那一刹那,大家都愣住了,还好我反应快,立即本能地向那名男子追了过去,说时迟、那时快,十几米的距离眨眼就到,那名男子离哨兵的刺刀不到一米的时候,我一个“饿虎扑食”将他扑倒在地。此时,其他战友也将另外一名可疑人员控制住了。当时我们就从他们身上和包里搜出两把尖刀和两瓶汽油(自焚用的)。事后查明,两名男子是对社会不满、寻衅滋事人员,想在新华门前制造政治影响,幸好被我们及时发现制止,避免了恶劣的影响,也挽救了这两个人的生命。

难忘的经历

那时常常值夜班,从晚上八点一直到第二天早上八点。累了就在车上坐一会儿,困了就和战友倒班,蜷在车里眯一会儿。车是一辆北京吉普改装的警车,没有空调,也没有暖风。夏天蚊虫叮咬自不必说,最难熬的是冬天的夜里,那时北京的冬天比现在冷得多,零下十几摄氏度,穿上两件皮大衣和厚厚的羊毛皮鞋,还是冻得发抖。实在扛不住了,就在车内后座上蜷着身子睡一会儿,或者在中南海红墙外的便道上跑一会儿,以抵御风寒。夜里只能喝点儿自带的热茶,根本没有夜宵可吃,直到早晨下岗后才能去吃早点。

我们下岗后第一件事,就是开车直奔中南海西墙外灵境胡同里的灵境小吃店饱餐一顿。小吃店有个老头儿王师傅,夜里三点就开始炸油条、烙糖火烧,味道正宗,香气扑鼻。那时生活没规律,经常饥一顿饱一顿的,后来就有了慢性胃炎的毛病。

工作后自己开始挣钱了,那时每月的工资是二十多块钱,第二年涨到三十多块钱,不仅能养活自己,还能给家里贴补点儿。现在每次路过中南海新华门、长安街,都感慨万千,这里的故事太多、太苦、太难忘了。

在新华门前执勤,经常可以看到国宾车队从中南海里进出,每次都激动不已,羡慕领导身边的高级警卫。在一个深秋的夜晚,我在新华门前执勤,这时从中南海里开出一列车队,我一看,哇,是国宾车队。警灯闪烁、威风凛凛,坐在红旗轿车里的领导警卫身穿警服,含威不露,威武庄严。车队像一阵风一样从我身边驶过,将地上的落叶卷起,抛向空中。车队平稳地朝天安门方向驶去,消失在夜幕中。当时,我望着远去的车队暗下决心:“这样的高级警卫才叫警界精英,我以后一定要做这样的警卫。”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60 = 6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