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我的问题就是不服输

 2014/08/28 18:18  冯仑 雷军 等著 薛芳 主编 《中外书摘》  (601)    

做卓越之前,我认为互联网是一种工具,之后我才明白,互联网其实是一种观念。当你把互联网理解成观念,你就发现什么都可以是互联网了。做手机可以是互联网,做鞋子可以是互联网,甚至做房子也可以是互联网,做任何东西都可以是互联网。

互联网的活化石

雷军,1969年12月16日出生,湖北仙桃人,中国著名天使投资人,小米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首席执行官,多玩游戏网董事长,金山软件公司董事会主席。2012年12月,荣获CCTV“中国经济年度人物新锐奖”。

颁奖词是这么写的:他是最成功的投资人之一。2001年他跻身中国福布斯富豪榜,但年过不惑,他却决定投身创业。他想只在互联网上卖手机,有人说他异想天开。根据数百万用户的意见定制手机,在他看来,这才是小米最大的创新。

雷军被称为“中国互联网行业的活化石”。

雷军一直活在他这一代人的宿命里,所谓宿命,就是他所接受的一套教育规范,从好学生到好员工,从好员工到好领导,他从未对这套规划和体系产生过任何怀疑。在他的带领下,金山软件、金山游戏、金山的电子商务,都做到细分领域前几名,但金山依然成不了全球IT业的一流公司,甚至连IPO都要苦战若干年。

于是,怀疑在心里生了根,先是对他早年所接受的教育。雷军第一次去香港,发现凌晨三点街头很安全,并非传说中的黑道横行,他第一次崩溃。1992年,雷军去美国待了几个月,发现外国的月亮真的比中国圆,他又崩溃了。“你叫我说什么好呢?我们整整一代人,都挺可悲的。”这种怀疑,到后来就演变成了雷军对金山的商业道路和价值体系的质疑。

2007年雷军离开了金山,思考了大半年,得到的就是他后来对媒体广泛提到过的他对于金山生涯的“五点反思”:人欲即天理、顺势而为、广结善缘、少即是多和颠覆性创新。他对自己说:“金山就像是在盐碱地里种草。为什么不在台风口放风筝呢?站在台风口,猪都能飞上天。”

其实雷军已经在践行在台风口放风筝的理念了,过去的几年中,他投资的凡客诚品、优视、多玩网等二十多家公司统称为“雷军系”,“雷军系”成为继腾讯、百度、阿里巴巴系之后,中国互联网的第四大势力。

《福布斯》中文版总编辑周健工对雷军进行了高度评价,他说:“雷军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大局观和行动力是首屈一指的。凭借软硬件结合,并成功整合其在移动互联网领域的成功的投资项目,他有可能成为比肩马化腾、马云、李彦宏的人物。”

互联网是一种观念

从金山离开以后,思考了半年,然后呢,得出了七字结论。这是一把钥匙,是理解小米最重要的线索,我当时认为写出来也不会有几个人明白。但我的这种新的打法已经通过验证了,天使投资已经验证过十几次二十几次了,实际上是一套做企业的方法论。我投过的企业都很“猛”,这些公司我投的时候都是零,什么都没有啊。

我找到了一整套做企业的方法论,而且我投资他们的时候,一直在影响他们,可能这套方法论也融入了他们的血液中。大家天天在一起讨论,我从他们身上学了很多东西,他们也从我身上学了很多东西。这套方法论,实际上就是我在卖掉卓越以后得出的我对互联网的理解,就是上面谈到的七字诀,就是专注、极致、口碑、快。

我投的企业都是专注地做一件产品,都是在各自的领域里面做到了极致。啥叫极致呢?就是不给自己留退路,不给别人留活路。一上来就在这个领域里面迅速成为老大,推进的速度非常快。至于口碑,都是极其强调用户体验的。你仔细想,是不是就是这几个字?每个企业都是如此,基本都是从零开始,只有优视是有十来个人,我投了。

其实我是在用另外一种方式创业。我原来在金山也一样,在金山也干了一堆事,原来是用一个公司来干,现在是通过当小股东的方式干。对这七个字加以总结,就是互联网是一种观念。我做卓越之前,我的体验是互联网是一种工具,之后我才明白,互联网其实是一种观念。每个人对这种观念的理解可以不一样,但你要把互联网理解成观念,当你把互联网理解成观念,就发现什么都可以是互联网了。

互联网是一种观念,不是任何东西。做手机可以是互联网,做鞋子也是互联网,做任何东西都可以是互联网,甚至做房子也可以是互联网,只不过我还没开始盖房子呢,也没做汽车呢,但汽车也可以是互联网,为什么不能呢?你想想小米符合互联网的多少个原则,这才是关键。就是因为它们全是互联网,不管是干什么,它们都满足互联网的基本要素和原则,这整个就通透了,就是互联网是一种观念。我的具体阐释是七字诀,你也可以有各种阐释,但它本质上是一种观念。

用这种思维方式去考虑问题的时候,你的竞争力、你的机会就会大很多。

退休老干部眼里的

世态炎凉

离开金山后,我就基本想明白了,所以我觉得我的人生升华了。但我已经四十多岁了,这也是很痛苦的一件事情,要是我20岁就明白这些道理该有多好。所以我想,要是我22岁刚加入金山时就明白这些东西,我会强大得一塌糊涂。但后来想,我们不应该后悔,我们已经获得了比大多数人都要多的东西,我们应该很庆幸。

大家一定要理解我对金山的感情有多深,因为在之前我从来没有想过我要离开,我不是想通了才离开,我是真的下了很大的决心,这是一个很痛苦的过程。

这种痛苦维持了半年吧。我跟他们开了一个玩笑,我说我终于理解什么叫退休老干部了。退休老干部真的很难过,很多领导退休以后都很不适应,我觉得我已经不适应了半年。那半年没有任何人要采访我,当我有空的时候,也没有一个人请我参加什么会议,这真的是很残酷。

我在位子上的时候,虽然金山没有特别牛,但求我的人一把一把的,而我从金山辞职后,没有人要采访我,也没有人要求我参加什么会议,你被整个世界遗忘了,这个世界真的很现实。这时候你就知道金山的哪些员工是拍你马屁的,哪些是衷心追随的。

那半年,世态炎凉,全看懂了。原来你觉得有很多人追随你,跟你从南打到北,今天你知道哪些人不是了,但你也觉得没关系了。今天我回来出任金山董事长,其实我也是不太在意的,因为你不能要求别人怎么样。但你知道哪些人是拍你马屁的,哪些人是怎么样的,你心里清清楚楚的。因为我经历过了,所以我也看淡了,不在乎这些东西了,我也适应了。这就是一个名利场,不要看得太重,太在意。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0 − = 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