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蒜神”董刚的传奇经历

 2014/08/25 23:54  赵德 《中外书摘》  (1,848)    

“爽赚”两年

在山东临沂莒南县一个村子的东南方向有一座小山,山上遍布巨石,长满刺槐与松树,据说从前此地有很多蝎子,因而这山就叫蝎子山。山前有一条大沟,沟边住着几十户人家,村名叫董家沟。

董刚,就出生在这里。

1993年夏天,他刚从乡办中学毕业,就去山东临沂闯荡。临沂有个西郊市场,他到一个药店给人家卖药。老板见他聪明伶俐,就说:“哎,你给我好好干,我以后给你买房子、买车,还给你娶老婆。”董刚却说:“对不起,我只给你干半年。我来不是给你打工的,是跟你学习的。工资我一分钱不要,当学徒,学会了我就自己干。”半年后,他果然离开这里,盘下了一个门面。这店面一年要交八千元租金,他当时只有四千块钱,只好欠了人家四千。

董刚从这个时候起,就显示出他的经商才能。他广泛联系上下家,把生意越做越大,一个月能挣一万多元钱。在当时,这是很可观的收入了。然而董刚不满足,从他的汉显BP机上查资料,查到了江中草珊瑚含片这种药。又看到央视正播放一个用阿凡提形象做的草珊瑚含片广告,认定做这种药有前途,就和厂方联系,让自己成为这个药品的山东总代理。从1994年到1996年,山东人吃的草珊瑚含片,都是从董刚手中发出去的,他因此赚了几百万元。

生意红火起来,他的哥哥、三姐、四姐都到临沂给他帮忙,兄弟姐妹一起发财。然而干了一段时间,董刚觉得他们经常添乱,就分给他们一些钱,自己去了潍坊。当时安徽有一家医药市场在全国规模较大,他从那里进药,批发给潍坊各地,每个月都有10万元以上的利润。一年后,董刚的三姐又跑到那里,也搞药材批发。她为了占领市场,故意压低价格,断了另外一些批发商的财路,人家就把董刚告了,说他偷税漏税。

在潍坊呆不下去,董刚又回到了临沂。1998年秋天他带着剩余的几十万资金去了安徽,在泰和医药市场开了个门面。因为资金有限,他就专为山东批发商服务:有人要进货,打电话给他,他就按人家的要求,把有关药品置齐,装车,赚个辛苦钱。开始时,一天只挣几十块,后来找他进货的批发商多了,他就雇人干,赚钱一天天增多。

在安徽,董刚一气干了三年。这时好多人听说搞医药批发赚钱,都挤了进来,再干这一行没有发展空间,他就决定,转移到这个行业的上游——给药品制造商供应原料。他了解到,制膏药的布都是纯棉的,心想,要是用化纤和棉花混纺,把造价降下来,卖给厂里肯定赚钱。于是,就找一家制造壮骨膏药的厂子谈判。那个厂子很小,一年才生产两千多件(一件是一箱)。他跟人家讲,我给你一年卖两万件,但你那个布由我生产,好不好?厂方一听,就答应了。董刚又提出,进货时以布换药,厂方也同意了。谈妥后,董刚就去租来织布机,雇来工人,咔嚓咔嚓开始织布。混纺的布,一米成本2.5元,用3.3元的价格向厂方换膏药,换来膏药再到临沂向外批发,一块膏药还有0.5元的利润。因为董刚善于推销,这种膏药的销量每年都超过两万件。

董刚向我讲这段经历,用了两个字来形容:“爽赚!”

这么“爽赚”了两年,其中的窍门被人看破,厂方提出更高条件,让他无法再爽下去,只好另寻出路。他听人说,做八角茴香赚钱,就进了一大批,没想到因为跌价,压在了手中。

转投蒜头

2003年春天暴发的“非典”,让董刚看到了新的商机:当时人们都喝板蓝根冲剂防疫,他就用手中积存的麝香壮骨膏,换了一批板蓝根冲剂,拉到了紧缺这种药的广西。卖完板蓝根,他还想给手头的八角茴香找买家,就在市场上转悠。听人说,山东大蒜很便宜,有好多都倒进海里去了。他去大蒜市场打探,发现蒜价果然只有三毛钱左右。听老板讲,在山东装车,一斤蒜是五分钱。董刚听了,立即决定去大蒜产区看看。

那时“非典”风头正猛,他坐着火车往回赶,一路上被查了八次体温。

火车上的董刚,体温正常,热血却在沸腾。他想,大蒜这么便宜,我何不买上一些,等到涨价了再卖?此时,他手中有几十万元资金。

到了金乡,他看了大蒜价格,大约是每斤一两毛钱。正考虑下不下手,恰巧遇到一个做蒜的徐姓商人,二人住在一个宾馆,谈得十分投机。老徐说,新蒜快下来了,你跟我到河南、苏北转一转,再做决定不迟。二人就去了河南的中牟、杞县,去了江苏的邳州。看过一圈,大蒜开始涨钱,从两毛多涨到了一块一毛五。因为,此时好多人都相信大蒜能防“非典”,市场供应开始紧俏。等到八九月份,蒜价更高,董刚就放弃原来的计划,回到了临沂。

这时他又得知,生姜正在价格低迷时期,2002年价钱大跌,一斤只卖五分钱;到了2003年秋天,一斤也才卖两毛多。他认定姜价会涨,就把手头的四十万元资金全部投入,买来姜存到沂蒙山区的一个军用山洞里。存下不到一个礼拜,姜价就涨到六毛。这时新姜下来了,他又开始收购,从六毛五收到九毛五。有人问他:你准备卖什么价?董刚说:反正得两块钱吧。那人说:哎呀,你这是想钱想疯了!你不知道去年才卖五分一斤?董刚说:正因为去年卖五分,它今年才会有两块钱的行情。果然,2004年春节后姜价开始猛涨,过了元宵节就到了一块钱,而后每天平均涨一毛。董刚在2.8元的价位上出手,大赚了一笔。这年5月,他花27.5万元买了一辆新式本田雅阁车,随即开着这车去金乡考察大蒜。

此时,一个在董刚生命中的重要人物出现了。

此人叫秦峰,原来在潍坊做药品生意,认识董刚。他见董刚赚了钱,就问今年还做不做姜,董刚说不做了,做蒜。秦峰说,好,咱们合作。

我见过他们二人在2004年签订的一份协议,主要内容是:秦峰投资100万元,董刚投资30万元;秦峰对到位账户资金进行管理,董刚负责经营;合同履行期间,发生亏损及债务或损失均由董刚负责,超出投资本金的盈利,秦峰分55%,董刚分45%。

也就是说,秦峰只负责出资100万元,董刚出30万元并在金乡负责做这单生意。

5月下旬,董刚找几个金乡人帮忙,在鱼山镇公路边找了一块很大的空地,买了一万多块钱的砖,支起来做晾蒜的台子,从5月27日开始收购。

 赞  5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2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