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性的反抗——向珠峰迸发

 2014/08/27 7:17  阿曼达·帕多安 《海外文摘》  (612)    

  珠穆朗玛峰上,70多名夏尔巴人向导涌向一处山脊观看打斗,他们拉下帽子遮住脸,打扮得像土匪一样。人群中只有一名叫明玛·丹增的男子露着脸,他拾起一块葡萄柚大小的石头,怒气冲冲地走向乌里·斯特克——一个得罪了他的瑞士登山者。明玛直接将石头塞进斯特克的嘴里,斯特克一下子就倒在了地上。其他的夏尔巴人慢慢围拢过来,看来斯特克是要被活活打死了。

这时,一个名叫梅利莎·阿诺特的美国女人出现了。29岁的梅利莎是登山导游兼护理员,她挤进人群中间,犹如人肉缓冲器一般用身体死死保护斯特克。“禁止暴力!”她喊道。正是因为她的出现,这场打斗才得以终止。无论是登山者还是夏尔巴人,都对梅利莎充满敬意,不仅因为她曾5次登顶珠峰,还因为她懂得如何与夏尔巴人打交道。由于夏尔巴人的工作环境十分危险,梅利莎经常在营地的急诊室里救助受伤的夏尔巴人。此外,梅利莎非常了解夏尔巴人的文化。“他们就像是我的亲人。”她说。

而对夏尔巴人来说,梅利莎也并不陌生。“在得知一个夏尔巴人在山上遇难后,梅利莎会捐钱给死者的孩子,帮助他继续上学。”一个夏尔巴人说道。

西方女性:在流言蜚语中勇往直前

女子个人登顶珠峰的最高世界纪录是6次,而男子的纪录却高达21次。因此,珠峰一直被称作是世界上最高的“玻璃天花板”(指在职场中,限制女性晋升到高级职位的障碍)。在接受采访的女性中,很多人觉得攀登珠峰并不难,打破自己设定的纪录才是最大的挑战。这些热爱攀登珠峰的女性组成了一个互助联盟,名为“登山绳上的姐妹帮”,如今,它的名气比由男性组成的“登山兄弟帮”还要大。“珠峰不会在乎你是男是女,”梅利莎说,“这里是公平的竞技场。”

但在人类历史上,事实却不是这样。在维多利亚时期,人们认为女性无法从事登山这类剧烈运动,其原因就在于女性有两个特殊的器官:子宫和卵巢。人们认为从青春期到更年期,这两种器官支配着女性的一切,包括其运动能力。

历史学家格雷戈里·肯特·斯坦利曾说:“与男性相比,女性的生殖系统需要消耗更多的能量,因此女性供给身体其他部位的能量会少一些。”医生卡尔·格尔森也曾说:“剧烈运动会导致女性的子宫移位和松弛,甚至会造成不孕。”因此,女人需要静静地呆在家中,保护好自己的子宫,为孕育下一代做好准备。

但并不是所有女人都听信这番言论。1892年,15名女性正式成为皇家地理学会(为促进地理学发展而于1830年在英国设立的学会,在地理学领域占有重要位置)的会员。很多人嘲讽她们应该呆在家里“看看孩子,补补衣服”。但世人的嘲讽没能阻挡她们的脚步,越来越多的西方女性开始尝试攀登这座世界第一高峰。

第一批女性登山者中有个名叫范妮·布洛克·沃克曼的美国人,她是美国马萨诸塞州州长的女儿。她继承了足够多的财富,过着奢华的生活,内心却一直想攀登高峰。在远征喜马拉雅山及周边地区的过程中,布洛克成功跃过很多裂隙,创造了女子登山的世界最高纪录(2.2815万英尺),为了纪念布洛克,人们还以她的名字命名了一座山峰。

虽然有很多像布洛克一样的女性一直活跃在登山这项运动中,但却没人能征服珠穆朗玛峰。直到1975年,日本人田部井淳子成为成功登顶珠峰的第一位女性,她是第四个尝试攀登珠峰的女性,相比之下,那时攀登珠峰的男性数目高达535人,其中有38人成功登顶。

1988年,莉迪亚·布兰迪成为第二个成功登顶珠峰的女性。在不使用瓶装氧气的情况下,她与30名男性登山者一起登山。虽然是一起出发,但布兰迪却是最后一个下山的人。在她下山之前,诋毁她的流言蜚语就已经开始传播开来。罗布·霍尔和加里·巴尔是与布兰迪同队的两名男性登山者,他们对布兰迪脱离队伍,独自登顶的行为深恶痛绝,因为她的攀登线路偏离了规定线路,进入到了尼泊尔境内,这种行为属于非法入境。霍尔和巴尔编造了一套说辞,质疑布兰迪成功登顶的事实,下山后,二人将举报材料交到尼泊尔旅游部。他们告诉旅游部,布兰迪已经非常虚弱,无法爬到山顶。

媒体在这条消息上大做文章,布拉迪百口莫辩。面对铺天盖地的指责,她无力辩解。探险队联络官通知布拉迪,说她违反了规定,除非承认错误,否则她将收到长达10年之久的“禁山令”。布拉迪申诉到旅游部,称自己是在拍照时迷了路,误入到尼泊尔境内,但没人相信她。

后来,有关布拉迪登山的照片不断被曝光,人们开始注意到布拉迪是个专业的登山选手,她成功登顶珠峰的事实才逐渐被人们接受。

“珠穆朗玛”在藏语中是“第三女神”的意思。据史书记载,佛教祭祀的5位女神中,第三女神珠穆郎桑玛最高也最漂亮,后人就用她的名字称呼世界最高山峰为“珠穆朗玛峰”。在夏尔巴人看来,珠穆朗桑玛为他们带来了财富,夏尔巴人通过给登山者当向导赚了很多钱,他们的“客户”中当然也不乏有钱的西方女性。然而,这些女性却一直饱受流言蜚语的困扰,

桑迪·希尔就是其中一个。她曾被畅销书《走进空气稀薄地带》(IntoThinAir)的作者塑造成一个娇生惯养的业余登山者。而实际上,希尔是个很有实力的专业登山者,她在1996年成功登顶珠峰。而在攀登珠峰的过程中,她曾遭遇过风暴,幸运的是,她最终获救了。

有关希尔的闲言碎语非常多。记者说,她很冷漠,对自己的救命恩人置之不理。作家乔恩·克拉考尔曾写过一个女人在珠峰大本营中滥交的书,不少人猜测,这本书影射的正是希尔。

希尔的朋友因此与希尔断绝了来往,13岁的儿子也经常被别人欺负。希尔哭着说:“我的心都碎了,但我不会放弃自己的登山事业。”

夏尔巴族女性:不甘心就这样过一辈子

和希尔不同,梅利莎的朋友帕桑·拉姆认为,名声好坏无所谓。“我只想登山。”帕桑说。她的故事反映了无数女性最初登山的动力:坚定的决心。

帕桑是夏尔巴族人,出生于尼泊尔东部一个叫卢克拉的小镇。小时候,她经常看到浑身脏兮兮的尼姑手持钵盂挨家挨户地化缘。“我可不想做一个靠乞讨为生的女人,”她说,“我的梦想是成为一名登山者。”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