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丽舍宫的眼睛

 2014/08/23 10:51  斯特凡尼·马尔托 《海外文摘》  (506)    

  2014年1月9日,9时32分。斯特凡那·吕埃急匆匆地赶到了法国总统顾问阿基利诺·莫莱尔的办公室,给他看了手机里的一张图片。这张图片是法国八卦杂志《靠近》下一期的封面,封面上曝光了奥朗德与演员朱莉·加耶私会的照片,两个小时之后,这本杂志就将正式出版发行。“奥朗德的顾问们都担心除了这张封面上的照片,杂志社可能还握有两人更加亲密的合照,我跟他们解释说,料最猛的照片一般都是放在封面的。”斯特凡那给我们讲述着当天的情形,脸上没有一丝笑容。在照片曝光的前一周,斯特凡那就曾多次给《靠近》杂志的主编洛朗斯·皮欧发短信,询问她准备公布哪些照片。1月9日的那一晚对于斯特凡那来说是人生的一个转折点。由于他提前拿到了《靠近》杂志的封面照,给了奥朗德的公关团队一些准备的时间,这让爱丽舍宫里那些国立行政学校毕业的高材生们从此对他另眼相看,也让他获得了奥朗德极大的信任。

从此以后,这位前记者便成了爱丽舍宫里一个不可小觑的人物。这位总统前女友的“蓝颜知己”,摇身一变成了总统顾问,甚至还有近一步晋升的可能,用斯特凡那本人的话来说,晋升是“意料之中”的事情。斯特凡那的工作是从技术的角度对总统的形象负责。他解释说:“我主要是负责提醒总统在出席活动时需要注意的礼仪礼节,还负责对活动会场的各个细节进行把关修改。”这是一项既繁琐又模糊的工作,而且工作量很大。斯特凡那既是奥朗德的舞台监督人,还要想尽办法让那些带有奥朗德标签的东西“出现在它们应该出现的地方”。2014年2月,奥朗德在法国驻美国华盛顿大使馆接受CNN采访时的舞台灯光就是由斯特凡那一手操办的。除此之外,奥朗德访华期间接受中国一主要电视台采访时的舞台灯光也由他全权负责。今年2月份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法国年轻人失业率仍居高不下,这使得法国民众对奥朗德的支持率越来越低,为了帮总统解围,斯特凡那在爱丽舍宫里为奥朗德策划了一场与法国年轻人的交流会。

除了负责总统的形象,斯特凡那还要为总统“记录历史”,也就是和白宫首席摄影师皮特·苏扎干一样的活儿。无论是奥朗德宣布出兵马里,还是他致电奥巴马严厉谴责美国监听法国国民电话的行为,斯特凡那都用相机记录下了这些具有重要意义的时刻,让奥朗德得以名垂千古。斯特凡那在爱丽舍宫的地位是无法用官职大小去衡量的。奥朗德曾受奥巴马邀请去参观托马斯·杰斐逊的故居,他们的坐机是美国总统专机“空军一号”,当时陪同奥朗德一起乘坐该飞机的除了几位高官,就只有斯特凡那一人了。

斯特凡那的工作十分需要想象力,他呈现给公众的总统形象需要具有政治特性。他的工作如此重要,以至于他享有随时随地直接与总统交流的最高特权。奥朗德也经常会在不通知任何人的情况下召见斯特凡那,让他去总统办公室商讨一些事情。

奥朗德与斯特凡那是在2001年相识的。2002年法国大选时,法国前总理利昂内尔·若斯潘曾为拉选票而出版了一本名为《若斯潘的60天》的书,而这本书中插图照片的作者就是斯特凡那。更有意思的是,为这本书写序的人是当时还在《巴黎竞赛画报》当记者的瓦莱丽·特里埃维勒。

2012年是法国新一轮的大选年,当时奥朗德已经赢得了党内选举,准备代表社会党去参加总统大选。而早在2010年年底,奥朗德在社会党党内还是个不起眼的角色。尤其是与当时一同参加党内选举的多米尼克·斯特劳斯·卡恩一比,他的胜算几乎为零。而眼光独到的斯特凡那并没有随大流,在卡恩稳操胜券的形势下,他依然把希望寄托在不被看好的奥朗德身上。斯特凡那开始为瓦莱丽·特里埃维勒准备在奥朗德赢得总统大选后出版的书《奥朗德总统:400天胜利的幕后》(2012年已出版)筹备照片。再后来,他自然而然地赢得了瓦莱丽的信任,两人成了很要好的朋友。“为那本书筹备照片的时候,我可以出现在任何场合进行拍照,当然个别情况下还是要先得到瓦莱丽的允许。”斯特凡那回忆道。在奥朗德大选胜利后的第二天,斯特凡那就正式踏入了爱丽舍宫。“我主要是负责拍照,不过有些突发状况可能也需要我去处理。”这位40多岁的中年人向我们解释了他刚进爱丽舍宫时的工作。和当年做摄影记者那会儿比,现在的斯特凡那看着已经有些发福了。

踏入爱丽舍宫两年后,当年的摄影师变成了爱丽舍宫里的关键人物。这位前记者也开始穿西装打领带了起来,主动与出入爱丽舍宫的高官政要们交流沟通,努力让他们接受自己。不过想要得到这群趾高气昂的法国精英的认可并不是件容易的事,更何况斯特凡那的出身与经历是那么的不起眼,甚至可以说是有点惨淡:在博若莱长大,父母是邮局和电视台的普通员工,他从小的梦想是当名专业运动员,曾三次参加中学毕业会考,可都以失败而告终。“最开始我们一起开会的时候,只要他一发言,其他人就会忍不住发笑,他是那种典型的里昂口音,语速很慢,不得不承认,这一点给他的形象减了许多分。”爱丽舍宫公关顾问克里斯蒂安·格雷尔说,在他看来,斯特凡那这个人很不简单。“斯特凡那不是一个会搞阴谋的人,他不会为了达到目的而去颠倒黑白,这一点对他以后的发展很有帮助。”

上世纪90年代,斯特凡那曾在里昂的西格玛通讯社工作过,当时的他十分热衷于报道各类社会新闻。“我是一名摄影记者,但我觉得自己更偏向记者而不是单纯的摄影师。记者这个职业吸引我的地方在于,我有更多的机会近距离地接触事实的真相,然后把我所看到的最真实的东西展示给公众。”斯特凡那还曾被特派陪同法国前总统雅克·希拉克去布雷冈松海岬度假,用相机记录下最真实的希拉克。而在《巴黎竞赛画报》当记者的时候,他也曾抢到过数条独家新闻。在斯特凡那看来,独家报道这种事是可遇而不可求的,他认为自己最大的优点就是能在机会出现的时候牢牢地抓住它。

在斯特凡那的成长过程中,他的祖父对他影响很大。祖父曾对他说:“你可以不读书,也可以不写作,但遇事的时候你一定要知道如何随机应变。”不仅如此,斯特凡那还十分懂得如何经营自己的人脉关系。他的电话簿里存有大量的电话号码,其中就包括很多法国传媒界的名人。斯特凡那说:“我之所以能在爱丽舍宫有立足之地,就是因为我的关系网。作为总统的顾问,我坚信自己与各个出版社编辑之间密切的关系能为总统提供许多其他人无法给予的帮助。”当然,斯特凡那的交际圈不仅限于出版社,他和报社和通讯社的编辑们也相交甚好。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