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 只为自己写作

 2014/11/08 13:26  徐琳玲 《南方人物周刊》  (852)    

1990年从复旦大学新闻系一毕业,吴晓波卷起铺盖就回到了杭州。

他骑着自行车到新华社浙江分社报道。和他一并放弃保研名额的同学秦朔则去了南方,和他一样,为了爱情。

“没想过去其他地方。因为女朋友在杭州。”他和恋人结婚、很快生小孩,把根牢牢扎在了故乡。

24年来,吴晓波沿着在学生时代定下的道路急速前行——像李普曼那样做一个以写作为终生事业的人。他跑经济新闻,写书,出书,经营自己的出版企业,渐渐成为中国知名的财经畅销书作家。

生活在这个优美、富足的江南古城中,吴晓波觉得自在、充盈。这很契合他的自我定位——以自己的专业能力一点点地去改变社会;在这过程中,让自己过上体面的生活,并获得小小的乐趣。

他的家在京杭大运河旁。每天夜里,听着书房窗外古运河的声息,他的思绪在历史的尘埃里盘旋,寻索千年帝国繁华和衰弱的因果。

一个“介入世界”的旁观者

新办公场地还显得很凌乱,年轻的员工坐在电脑面前正忙碌。

几日前,“蓝狮子财经出版中心”(下文简称“蓝狮子”)刚刚搬到了下城区西文街的这一处写字楼。3年里因为业务的快速发展,公司员工数已从20号人增加到七十多号,其中包括运营新媒体的6名“85后”和“90后”年轻人。

今年5月8日起,吴晓波做出了他写作生涯一个重要决定:推出个人品牌的自媒体——“吴晓波频道”,全部停掉在传统媒体和门户网站的专栏。

“现在,每个礼拜两篇专栏加一个视频。好像又回到了创业状态,十多年前那个写作状态。我都认为自己应该退休了,结果又杀到前线去了。”他坐在摄像机前,面对镜头侃侃而谈。

开播4个月,吴晓波频道已拥有超过28万的粉丝量。他的一篇《我的总编同学们》8月5日一发布,在微信上被疯狂传播,当即阅读量到达20万,增加了八千多粉丝。

在这篇“致青春”里,他曝光了如今在风口浪尖的“澎湃”CEO邱兵当年以邋遢出名,毕业后常回复旦找人打麻将,执掌《东方早报》被人笑称是“东方少年报”主编;《第一财经日报》总编秦朔当年是学霸,年年成绩第一,读书读到了黑格尔的《小逻辑》……

笑侃完“恰同学少年”,文章一转,在提及总编同学们忽然发现自己成了“旧世界里的人”处戛然而止——“秦朔同学刚才给我打了个电话,一财的报纸和电视业务下滑惨烈,他的一位副总编几天前跳槽去了万达。”

2009年秋我采访吴晓波,两人畅谈中央权力和地方博弈的大命题时,他正面临着中国出版业一次非常相似的“断崖式下滑”。

2005年,吴晓波和几位合伙人共同创办蓝狮子。在4年里,借助他的两本畅销书《激荡三十年》、《大败局》,以及万科和阿里巴巴的企业史,蓝狮子经历了高速增长期,并确立了在原创财经图书领域的地位。

2010年,中国出版业的冬天忽然降临,传统渠道开始萎缩,因为介质的变化,年轻人开始数字化阅读。更雪上加霜的,是全球金融危机的爆发对财经类出版的连锁打击:之前一度热销的理财、股票投资类图书忽然一本都卖不出去了,企业史类图书的单品销量也大规模下滑。

当时,蓝狮子的一个编辑部主任跑到他的办公室说:吴老师,我刚从北京回来,北京很多民营的财经类工作室、出版社都关门了,许多国营出版社的财经编辑室都合并到社科编辑室去了,我们怎么办?

“我说我们就打到最后一个,他们都被砍掉了,市场就空出来了,我们慢慢做,直到中国人民不愿意看财经图书。但是,你靠坚守是不行的,你不转型是不行的,所以还得变。”

现在,在蓝狮子的整个业务里面,传统出版业务的比重已下降到20%,新增加的80%就是所谓转型的新业务——服务部门和无线部分。吴晓波坦承,他们在这个过程中犯了很多错误。“每年基本上是做5件事要做错4件,烧了很多钱。”

从事24年的财经写作,吴晓波说等自己做了蓝狮子后,对企业和企业家才有了真正的同理心。“你原来只是一个旁观者,看人家企业是怎么做的,它怎么死掉的,在旁边讲讲风凉话,做评论,当事后诸葛亮。”

“现在,我知道做企业苦在哪里,难在哪里,转型在哪里,关键在哪里,体验会更深一点。2005年以后,我的理解会跟原来只做媒体记者或者做一个旁观者有很大的区别。”

他每年的时间基本上三三三分:三分之一时间用来调研、写作,三分之一时间经营公司和旅游,剩下三分之一时间做演讲、在大学里讲课。他另外一个身份是上海交通大学、暨南大学EMBA课程教授。

蓝狮子的新办公场地里有一堵墙,上面陈列了82本书。这是他们自2010年以来4年里出版的82家公司案例。其中的三分之一,吴晓波到实地去做过调研。

“有一些原来很小的企业,现在变成很好的;有一些我们研究时还非常好的,这几年已经变得很糟糕。你看着它们起来,看着他们下去。这些年我对很多公司案例的研究,跟蓝狮子的业务本身有很大的关联度。”

“经常有人对我说,吴晓波你如果不做蓝狮子,肯定能够写更多的书,能够更多钻研学术。其实,我不后悔,也不认为会更好,因为蓝狮子还是给了我很多到一线去看这些企业的机会。”

当然,这也让吴晓波在经济上更为富足。

财富自由是思想自由的一个前提

在文人、知识分子、商人的多重角色转换中,吴晓波看上去处理得游刃有余。

这里也有“另一半”的功劳。据他身边的人透露,蓝狮子的实际运营由精明、能干的夫人来负责。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9 + = 7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