汤唯 熟悉的陌生人

 2014/11/04 16:40  甄晓菲 《南方人物周刊》  (707)    

相信你们跟我一样,从没见过汤唯。我们看过让她获得爆炸声势又跌入人生低谷的《色·戒》,看过她被封杀两年后小心翼翼的试水之作《月满轩尼诗》,看过有道德争议却让她显得励志而美丽的《北京遇上西雅图》,看过冗长的《晚秋》——正是这部作品让她结识了后来托付终身的韩国导演金泰勇。

但我们还是不了解她。是的,她所有的形象都在电影、时尚杂志与广告片里,单薄而淡泊。又或许因为关于她的新闻都严格限制在电影宣传期和广告代言酒会上。在此之前,在此之后,没有一个人像她那样,经受短暂而严重的伤害,又被长久妥帖地保护起来,不在电视节目中露面,极少接受宣传期之外的专访,“不许吃回锅肉”,永远隐去恋爱时间线。她消失了一年,又在严格的限制与精心筹划中一步步重回大众视野,从此成为最有神秘感的华语女明星。

有些问题没有答案。比如我们更想知道,被李安选中出演《色·戒》的那个晚上,除了兴奋与焦虑,她想了些什么?在“被失踪”两年的半隐居生活中,她遇到了哪些有趣的人、好玩的事?我们还想知道,如果真的能选择,她更愿意在哪个城市度过一生?所有疑问,只能从那部让她突然暴露在聚光灯下的电影开始。

别让她跑歪了路

“像汤唯这个样子在大陆以前根本没有人喜欢。考戏剧学院3年,大家都说她这个样子没有人看,结果她去了导演系。我就看到她气质很像以前的国文历史老师,现在两岸三地的年轻人中都找不到了,我看她讲话的神情都很像,但她上不上相就不晓得了。”时隔7年,李安在台湾的一次公开演讲,恰如其分地总结了汤唯进入《色·戒》剧组前的境遇。

汤唯出生于杭州,直到20岁才离开故乡。她的父亲汤余铭毕业于浙江美术学院,母亲是演员。汤唯从小学画,毕业于职业美术学校,气质独特,但按照当时的大众审美,没人觉得她可以成为演员。少女时代的汤唯也像很多同龄的女演员那样拍过挂历、时装广告,但由于当时的时尚审美水准有限,那些17岁时擦个红脸蛋拍出的睡衣广告拿到今天成了女神的“黑历史”,除了身材一直苗条修长,看不出半点王佳芝的影子。

少女时代的汤唯既不叛逆也不文艺,曾经的班主任对她的印象是“组织能力很强,比较老到”,体育成绩突出,全面发展,因为高二当过两次群众演员,动了考表演系的念头。

2000年,汤唯“曲线救国”考上了中戏导演系,一方面说明她的文化课基础不差,另一方面,她的外形并非表演系需要的,但是在以培养幕后为己任的导演系,她就显得非常突出了。

大学班主任姜涛向媒体印证了这一点。时隔多年,他对汤唯的印象是“那批学生中最漂亮的一个”。而据媒体报道,著名戏剧创作人、导演赖声川第一眼看见汤唯的时候,对合作伙伴袁鸿说了这么一句话:“你看她像不像我以前的学生吴倩莲?”

当时赖声川来北京,任中戏导演系客座教师,院里选中了99级和00级几名学生与他组成工作室,汤唯也在其中。工作室在这期间排了一版两小时的《如梦之梦》片段,汤唯扮演男主角“5号病人”的妻子,戏份颇重,足见赖声川的器重。另外,汤唯会在工作结束后留下来收拾排练场,默默打扫且不声张,时间长了自然被赖声川看在眼里。两年后,赖声川在北京的教学结束,临走时,他嘱托袁鸿:“我走了后,好好照顾这个姑娘,别让她跑歪了路,你知道演艺圈的诱惑实在多。”

毕业后,汤唯留在北京,在小剧场演话剧,也在几部电视剧中担任了角色,其中最有影响的是《警花燕子》。这部戏不仅让她与小陶虹一起摘得当年的电视电影百合奖,更与男主角田雨成为情侣,这段恋情一直持续到《色·戒》拍摄中后期。

为什么李安会选中汤唯,后来人们都在猜测。可能是赖声川的作用,是他推荐了汤唯,同时也推荐了自己另一名御用女演员朱芷莹,后者扮演了王佳芝的闺蜜赖秀金。但李安以选演员挑剔出名,《色·戒》宣布筹拍,男主角很快就位,女主角却迟迟未定。旧将章子怡呼声最高,但李安否定得也最快。所以,很可能李安从一开始就想找一名有潜力的新人,“不是光挑一个人的演技,人好不好,甚至漂不漂亮都不重要,而是一看她的脸,是不是脑子里就开始演戏了。有句话叫祖师爷赏饭吃,她就长了这张脸,你看到她就是比她还急。”

2006年7月,有媒体在上海拍到李安与汤唯在一家商务酒店的包间“试戏”。汤唯换上了一套豆绿色老式旗袍,李安要求她表演站立、走路和坐姿,还用一瓶矿泉水作为“酒瓶”练习斟酒。试戏完成后,李安又和工作人员一起与汤唯谈到深夜。消息传出,新人汤唯确定出演《色·戒》几成定局。

《色·戒》后一年

2007年9月,《色·戒》公映,港台报纸用“平地惊起一声雷”来形容汤唯的表演。周润发说,“如果李安是99.9分,汤唯作为新人能拿满分。”甘国亮自称“被她征服,觉得她能完全驾驭梁朝伟”。2007年11月1日,剪掉全部情色镜头和部分暴力镜头的《色·戒》在内地公映,这个“洁版”出自李安自己之手。

2007年底的金马奖颁奖礼上,汤唯与李安一起出现,汤唯获得最佳新人奖,失手金马影后。李安如愿抱得金马,但在庆功宴上,他表达了隐忧,“汤唯能起来千载难逢,能否再合作要看缘分,她往后的路不太好走,不要只等我的戏,选有戏份的、不要选太坏的电影,中等的戏也可以,只要能继续演下去就好”。

两个月后,更坏的消息传来,一夜之间,先是汤唯代言的护肤品广告,从央视到省级卫视全线撤下。各路娱乐媒体的轮番访问轰炸下,有关人士终于松口,“广电总局并没有全面封杀汤唯,而是要减少汤唯的曝光率,不再继续扩大她的影响力了。”而拍了《色·戒》、一手捧起汤唯的李安呢?也是同一个人的回答,“李安是国际大导演,不可能封杀他。”

种种压力下,《色·戒》无缘2008年香港金像奖,但是汤唯这个名字已经开始隐约有了一点变化,不仅仅是个女明星,还是一个压抑与反抗的承载者,进而渐渐成为一个自由呐喊的形象,一个内地电影界默不作声又无处不在的叛逆者。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3 = 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