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原一个多面、非脸谱化的蒋介石

 2016/03/30 11:05  杨雨青 《读书文摘》  (508)    

热衷旧学的新青年

蒋介石1887年出生在一个盐商家庭,6岁起进私塾,开始读四书五经;17岁时上学堂,学习英文、算术等西学;1907年考入河北保定陆军速成学堂,第二年留学日本,就读东京振武学校,接受军事教育,1910年毕业。当时他学名蒋志清,功课并不太好,但是学习态度很认真。在62人的班级中,他排名第54名。他是第十一期毕业生,他的毕业平均成绩为68分,而第一名是96分。

这就是蒋介石早年的求学经历,一个商人之家的孩子,和那个时代很多青少年一样,学了点中学,接触了些西学,又受了些军事训练,而且留过洋。这以后,蒋介石入武从军,戎马一生,直至成为国民党的最高军事和政治领袖。

与同时代的一些军阀比起来,蒋介石受过的教育也许多些,特别是新式教育;但是若与那时的许多政坛人物相比,蒋介石的学历并不算高,尤其比不过那些受过西方高等教育的留洋海归博士。

然而,蒋介石一生好学,读书不倦。有时甚至到了手不释卷的程度,从书中汲取营养,这,也许是他能够从众多军阀政客中脱颖而出,并在不断的角力混战中战胜众多对手,达到权力巅峰的原因之一。

蒋介石日记中,有许多他读书学习的记录,这里仅摘录他1918年的相关日记为例:

1月22日 点楚辞,看中国哲学史。

1月30日 午前整书,研究历史,午后温习陆军大学参谋演习经事。

2月14日 晚看平浙经略。

2月22日 午前略看日俄战史地图。

2月26日 午后及晚看防海纪略。

3月1日 午前看阵中勤务令,午后看战略论。

3月3日 终日看高级战术。

3月10日 午后看高级战术,野战炮兵基础战术完。

4月19日 看参谋要务。

4月23日 看经史百家简编。

4月24日 午后看拿破仑本纪二十页。

4月25日 看拿破仑本纪至第七章。

4月26日 看拿破仑本纪至第十二章。

4月27日 终日看拿破仑本纪至第十八章止。

4月28日 终日看至二十四章止。

4月29日 午前看拿破仑本纪迄午后四时至三十三章止。

4月30日 午后看拿破仑本纪。

5月1日 午前看拿破仑 (本)纪完,十时起程,午后二时抵潮安,五时由潮安起程,搭小汽船,船中看佛学浅说。

6月28日 看太平天国外记。

7月2日 看西洋通史八页。

7月16日 午后看西洋通史完。

8月6日 晚辗转不寐,看民国野史。

8月9日 今日看明鉴易知录卷九完,看民国野史若干篇,此书诚荒谬极矣。

8月14日 看天演论卷上完。

8月24日 午后习英文,自由自在一章。

8月25日 午前习英文。

8月26日 习英文。

8月28日 午前习英文,傍晚习英文。

8月29日 午前习英文,午后读英文。

8月31日 午前习英文,午后习英文。

9月1日 午前习英文看报。

从日记中可以看出,蒋介石读书和学习的范围很广,他在1919年给自己定下的目标是:

以后个人之学问,以欧语、经济、哲学、军事、历史、地理为重,近日拟以欧语与历史二者着手用力也。

两年之后的1921年,蒋介石又将范围拓展,在年初的日记中拟定:

今年想学的东西,想看的书,大约如下:1.俄语;2.英语;3.经济;4.哲学;5.军学;6.历史;7.拳术;8.新思潮的研究;9.国防军事计划;10.地理;11.战史;12.军制;13.美日与中国关系;14.商务;15.公法;16.教育。

旧学是蒋介石读书的重点。一般人耳熟能详的,诸如文天祥的 《正气歌》 和诸葛亮的 《前出师表》 等,蒋介石喜欢读;普通人觉得高深莫测的,比如 《心经》 等佛学著作,蒋介石也能“妙悟真谛”。从蒋介石的日记中,可以看到他给自己列的书单:《礼记》 《诗经》 《书经》 《易经》 《春秋》 《史记菁华录》 《楚辞·离骚》 《管子》 《庄子》 《孙子兵法》 《墨子》 《韩非子》……以及王夫之、顾炎武、张居正、王安石等人的著作。蒋介石读书注重学以致用,从这些典籍中,蒋介石汲取了不少政治哲学、军事谋略和治兵之术。

古人讲以史为鉴,蒋介石也喜读 《资治通鉴》等史书,1919年8月13日,蒋介石在日记中写道:

近日看通鉴,略有趣味,觉有看之已晚之悔也。

从中国历史中,蒋介石借鉴治国之策,例如,他在读了唐史之后,“甚感治国齐家之难”,故决定对国民党党务以“百忍处之”。

旧学中,蒋介石最喜欢和最经常读的是曾国藩、胡林翼、李鸿章等人的著作,他在日记中简称为曾公集、胡文忠集、李文忠集等。对于“曾文正、王阳明、胡林翼全集”,蒋介石“研究至再,觉有心得,甚至梦寐之间亦不忘此数书也”。

从这些书中,蒋介石学到很多东西,比如在他看来“千古不可磨灭”的兵家经验之谈,比如赏罚严明、知人善任的用人之道。这些书常常被蒋介石用来作为立身处世、待人接物的原则,或用以作为治兵、从政的规范。

不过,蒋介石并非一个老夫子,对于新学和新思潮,他也曾如饥似渴地学习。在“五四”以后如雨后春笋般出现的新式刊物中,蒋介石对陈独秀主编的 《新青年》 可谓情有独钟,从1919年一直读到1926年;此外还有罗家伦等编辑的 《新潮》和商务印书馆发行的 《东方杂志》。但是不知为何,蒋介石对其他刊物却很少涉猎。

在日本求学期间,蒋介石结识了革命志士,加入了同盟会,醉心于宣传革命的读物。蒋介石自己回忆说: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7 = 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