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蒋介石女婿”传奇

 2016/03/24 9:35  叶永烈 《读书文摘》  (1,330)    

2014年12月,我在整理文件时,从一个书柜下方不大用的抽屉里,见到三封写给我的信。信封下方印着一行红色的字:“中华国际技术开发总公司老年旅游服务公司”。我以为是旅行社的什么信,差一点被我扔进碎纸机。我顺手打开其中一封,看见信笺下方的“陆久之”三字,我的第一反应就是:“哦,蒋介石女婿!”这三封写于1985年的信,立即被我装入塑料文件夹,作为书信珍品保存起来。

陆久之是一位传奇式人物。他的传奇,光是列举这三条,就可见一斑:

其一,他广为人知的身份——蒋介石女婿,同时也是国民党少将;

其二,他不为人知的身份——从1927年起就在中共领导下,长期从事秘密工作;

其三,他一生坎坷,曾因潘汉年事件身陷囹圄,却享年106岁,与宋美龄“并驾齐驱”。

关于他是蒋介石女婿这一点,有着三种不同的观点:

其一是质疑——蒋介石只有儿子蒋经国、养子蒋纬国,没有女儿,哪来女婿?

其二是认同;

其三是他本人,从不自称是蒋介石女婿,但是别人称他蒋介石女婿时也从不否认。

要写清我为什么会采访陆久之并与他有书信往返,还是要从他是不是蒋介石女婿这一点说起。

蒋介石一生有过四次婚姻:

1901年,14岁的蒋介石由父母包办,在家乡奉化溪口与年长他5岁的毛福梅结婚,育有一子,即蒋经国。1939年毛福梅被日本飞机炸死于奉化溪口。

1911年,蒋介石在上海结识了姚治诚,两人结合,但未举行正式婚礼。姚治诚没有生育,后来收养一子,蒋介石视如己出,取名蒋纬国。1966年姚治诚病逝台湾。

1922年,蒋介石在上海由张静江作伐,与陈洁如相识。蒋介石与陈洁如在上海举行婚礼,由戴季陶主婚,孙中山“礼贺连礼”。婚后带了陈洁如常住广州,当时蒋介石任黄埔军校校长,而姚治诚则带着蒋纬国住在上海。陈洁如也没有生育。

1927年,蒋介石为了与宋美龄结婚,解除了与元配毛福梅以及姚治诚、陈洁如的婚约。

1971年1月21日陈洁如在香港去世。

从蒋介石四次婚姻之中可以看出,他并无女儿。

然而,蒋介石却确实有过一个养女。那是蒋介石在广州担任黄埔军校校长期间,廖仲恺的夫人何香凝去参观广州平民医院,见到一位华侨太太连生了几胎女儿,欲得一子,却又产一女婴,打算送人,何香凝收养了这女婴。不久,陈洁如去看望何香凝,见到这个女婴活泼可爱,非常喜欢,何香凝便把女婴送给了陈洁如。陈洁如为女婴取名蓓蓓。蒋介石得知有了女儿,也很高兴,为她取学名蒋瑶光。

所以,蒋介石有一位养女蒋瑶光,这是确实无疑的。

这女婴长大之后,嫁给了陆久之。虽然那时候蒋介石与陈洁如已经离异,但蒋瑶光仍是蒋介石养女,如同姚治诚与蒋介石离婚之后,蒋纬国仍是蒋介石养子一样。也正因为这样,作为蒋瑶光的丈夫,人们称他为蒋介石女婿,这也言之有据,言之成理。只是陆久之本人作为资深的中共党员,不愿自称蒋介石女婿,这同样言之成理。

我对陆久之的传奇人生甚有兴趣,打算采访,为他写一部长篇传记。我得知他是上海文史馆馆员,1985年8月20日便骑自行车来到上海文史馆,受到热情接待。在那里,我大致了解陆久之身世,上海文史馆确认了他的蒋介石女婿的身份。上海文史馆表示支持我的采访,即告知位于上海的陆久之的寓所地址以及电话。

我随即致电陆久之。他知道我,很爽快就答应采访。但是,当时已经83岁的他似乎很忙,约定8月29日下午采访。

我如约来到位于上海闹市淮海中路的陆久之家中。年已八旬的陆久之,一头银发梳得条理分明,一丝不乱,脸色红润,温文尔雅,气度非凡,一望而知是很有修养的长者。由此也可以想象,年轻时他必定是“帅哥”一个。

我拿出录音机,放在他的办公桌上。他南方口音,讲话声音不大,不紧不慢,但是很清楚。

他于1902年出生在湖南长沙的一个官宦世家,父亲名叫陆翰。他出生不久,随父亲迁往江苏常州。父亲先在浙江军阀卢永祥那里担任幕僚,后来出任以孙传芳为总司令的五省联军军法处处长。他在上海读完中学后,1922年,到杭州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学习。这是一所在清末洋务运动之后出现的工科学校。在陆久之之前,夏衍就曾经就学于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染色科。

1924年,突然传来噩耗,父亲因正直而得罪人,遭到暗害。陆久之从杭州回到了上海。就在这个时候,他结识了从日本留学归来的蔡叔厚。

一听蔡叔厚这名字,我马上记起来了,问道:“是不是上海机电一局的蔡局长?”

他感到惊讶,反问:“你怎么会知道上海机电一局的蔡叔厚?”

我告诉陆老,我1963年从北京大学毕业之后,曾经在上海的电影厂工作,蔡叔厚那时候是电影厂的顾问,由我负责联系,所以我多次去位于上海四川中路的上海机电一局 (全称是“上海市第一机械电机工业局”) 拜访他。当时,他是上海机电一局副局长,我总是喊他“蔡局长”。他是机电专家,而对电影厂的业务却非常熟悉,因为他在解放初曾担任上海市电影管理处处长。我去拜访他时,他已经是头发灰白,似乎工作清闲,总在办公室里看报纸、看书。电影厂每一回请他,他几乎必定出席顾问会议……

我这么一说,在不经意之中,拉近了我与陆久之的距离。陆久之说,如今知道蔡叔厚的人很少,没有想到你竟然认识蔡叔厚。

对于陆久之来说,蔡叔厚是改变他命运的人。蔡叔厚是浙江诸暨人,比他年长4岁,1916年毕业于浙江省立甲种工业学校机械科,1921年考取留日官费生,入日本电机专门学校,继而又攻读东京工业大学电机科研究生,1924年毕业回国,在上海爱文义路 (今北京西路) 的迁善里(今北京西路1004弄) 创办绍敦电机公司。绍敦是他的名,叔厚 (肃候) 是他的字,只是人们叫惯他蔡叔厚而已。绍敦电机公司,也就是以他的名命名的公司。蔡叔厚是公司的经理兼工程师,人称“蔡老板”。蔡叔厚有很好的机电学识,又善于经营企业,所以绍敦电机公司不仅制成紫光电疗仪、烘花机等新机械,而且首创在上海大世界、新世界屋顶设置电动新闻广告,在上海机电行业也算是小有名气。

 赞  2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4 + = 7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