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书上写的一样

 2016/03/31 20:28  侯文咏 《读者》  (311)    

我还在公立医院服务时,曾有一次去妇产科病房做麻醉访视。不知道为什么,一进门,一屋子的家属一个接着一个无声无息地离开,只剩下家长。等我做完所有的访视程序并且填好访视单要离开时,忽然被叫住了——“侯医师,请留步。”我停了下来,以为他还有问题。没想到这位先生直接拿出一个红包往我的白袍口袋里塞。

“一点小小的意思,请多照顾我的太太。”一看到红包,我立刻拿出来还给他。我说:“我在医院服务这么久,从来没有收过一个红包。再说,收受红包是违法的……”

于是我们两个人就这样,在病房里花了很多时间推来推去,直到这位先生确定我是真的不收,而非只是故作姿态,才停了下来。

“果然不收红包。”他似乎有点落寞,随后蹦出了一句我只在日本卡通片里听过的话,他说:“不愧是侯医师啊!”

就在那一瞬间,所有那些刚才消失了的家属,一个一个都从门后出现了。

“他们都是你的忠实读者呢,听说你是我太太的麻醉医师,兴奋得不得了,早把书都带来了,”先生说,“你可以帮他们签名吗?”访视病人的时候签名虽不是很恰当,可是在这样的情境下,站在视病犹亲的立场,我似乎也没什么道理推辞。

于是,几乎是我的全集的十多本书被从柜子里面拿出来。我边签名边抱怨:“你们不是我的读者吗?既然读过我的书,应该知道我的性格,为什么还要塞红包呢?”

“侯医师,读你的书我们当然知道你不收红包,”这位先生面带几分抱歉的表情,淡淡地说,“可是,你知道的,很多写书的人和他书上写的完全不一样……”

(林 冬摘自九州出版社《我就是忍不住笑了》一书)

 赞  1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