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赫:让童真在古画中穿越

 2014/09/30 11:27  任天军 《读者·校园版》  (209)    

  最近,一组“蓝胖子系列”画作,引发微博疯狂好评和转发,引爆了人们心中最童真的记忆。这是什么样的画作,又是谁创造了这一奇迹呢?那还得从头说起。

王赫3岁开始学画,一路坚持,大学毕业后成为一名“80后”古书画复制师,每天的主要工作就是用宣纸、画笔、水墨颜料临摹古画。他的临摹作品中不乏佳品:气魄雄浑的巨幅山水《溪山行旅》,酣畅淋漓、快意笔墨的《墨葡萄》,《桐荫清梦》里一人闭目安眠于梧桐树下,无牵无挂、物我两忘的境界……

可每次临摹古画拍照上传微博,只有古书画圈子的人寥寥点评几句,反响平平。他把画拿给朋友看,朋友们说:“美倒是很美,只是我们对它没有多大感触点。”王赫在一次次遗憾中感叹,这古画曲高和寡,确实也离大家的生活太远了。他想,如果多一些接地气的现代元素,人们是不是更容易走进古画世界,去体味其独特的魅力呢?

5月的一天,王赫在家里认真翻看一本画册,翻到一幅宋代山水册页时,他忽然发现,画面上,远山连绵,泉水奔涌,青草葱茏逶迤,竹林斜逸旁出。他不由得赞叹:“好美呀!”可如何让大家喜欢呢?他陷入了沉思。忽然,远处桌子上的哆啦A梦饰品映入他的眼帘,他灵光一闪。“自己9岁就开始看哆啦A梦系列漫画,哆啦A梦的形象在童年就进入了自己的生命深处,是我美好童年的象征。”他想,“漫画中,哆啦A梦和大雄一起冒险玩耍,同甘共苦,不是一种很接地气的友情吗?哆啦A梦的形象直观、简单、愉悦,不也是大家的审美需求吗?”他决定把哆啦A梦“植入”古画。

心动就行动。他先把山水画按原样临摹一遍,想到人们最渴望走出自己的生活,拥有无忧无虑的时光,他决定“借用”大雄和家人闹了矛盾,赌气用任意门离家出走,而担心大雄安危的哆啦A梦急急忙忙去找大雄的这一情节,画一幅画。待构思完成,他在近处的竹林旁用胭脂颜料画了一扇粉色的任意门,又在门旁,用天蓝、纯白色颜料勾勒出刚从门里走出来,背对着我们的哆啦A梦。顺着哆啦A梦的目光方向看过去,穿着黄色T恤的大雄,正孤零零坐在远处的山坡上。他为这幅画取名《任意门》。

他把《任意门》上传至微博,让他没有想到的是,网友蜂拥而至,留下许多称赞或评论,他的微博变得前所未有的热闹。首战告捷,王赫高兴不已,决定继续做下去,完成“蓝胖子穿越系列”。

每次动笔前,他都会仔细挑选适合的宋、明、清时代的古画作为临摹蓝本,根据已有的山水背景,把哆啦A梦和大雄安插在画中,和山水花鸟相伴。为了符合古画的意境,他会细致设计大雄和哆啦A梦的神情举止、所用的神奇道具,甚至包括自己的签名,好让二人毫不突兀地融入画中。

一幅狂风大作、山中草木都被吹得倒向一边的宋代山水画,王赫在图中画了戴着竹蜻蜓被风吹得在天上直翻跟头的蓝胖子和大雄,取名《飘曳》;看到清代画家任熊的《万壑争流》,幽静树林中,山泉汇成巨瀑,急湍奔流,他就让蓝胖子探险,划着玻璃瓶状的“绝对安全救生竹筏”,坐在竹筏上,漂流在瀑布里;清代宫廷画家郎世宁《乾隆皇帝殪熊图》,壮年乾隆在野外骑马打猎,独自一人与黑熊狭路相逢,王赫就新做《竹马》,悄悄用摔得四脚朝天、眼镜都飞出去的大雄替代了乾隆,用鼻青脸肿的哆啦A梦替换换躲在树后的黑熊,还在画面里添了碧绿的竹马——一种诞生于22世纪的高科技道具。

借着这些系列画作,哆啦A梦和大雄不停地穿越,时而待在中国宋朝,在古树下闲坐发呆,看江上一叶扁舟缓缓漂过;时而身处明代,飞在空中俯瞰明丽秀美的富春山水;有时则跑去了清朝,在山泉汇成的巨瀑上漂流冒险,或是骑着竹马游荡在山野间。现代人熟悉的生活方式、事物符号被融入古画中,其悠闲生活一下子击中人们对轻松生活的渴望,从童真中找寻久违的回忆。这能不被人们热捧吗?

在一次推介会上,被人问及这样做的动力,王赫说:“我是借用对哆啦A梦的痴爱,来为古画添加吸引人的现代元素,没想到玩‘穿越’竟然陶冶了大家的心情,还成功推介了古画。”

看来,只要找对方法,追求创新,成功也就指日可待了。

(本文作者系四川省凉山州甘洛县甘洛中学教师)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