偶像天团TFBoys:把90后拍在沙滩上

 2014/09/25 12:55  张自言 《意林》  (317)    

2014年4月4日,广州机场,一群女生佩戴着粉丝组织的证件,焦灼地望着闸口方向。不一会儿,大厅忽然出现了被层层保安护着的三个小男孩,女生们开始尖叫、失控,举起手中的手机胡乱拍摄,因为所有人都在你推我搡,她们的手机里只留下晃动的各种脑袋。

小男孩们被护送进专车之后,粉丝们开始挨个手举横幅、对着DV倾诉衷肠,说到动情处泣不成声:“你是我见过的最棒的孩子,虽然你不需要我,但我还是要说,不要给自己太大压力……”

三个小男孩中的王俊凯出生于1999年,王源和易烊千玺出生于2000年,他们组成了“TFBoys”组合。这场惊人疯狂的接机发生时,媒体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

不久后的4月15日,音悦V榜年度盛典上,TFBoys获得了最佳组合奖,粉丝发出的尖叫声远远高过其他知名歌手,主持人曾宝仪也被男孩们的人气惊到,娱记们才恍然大悟:“00后已经走红了?”

极简出道法

TFBoys意为TheFightingBoys(拼搏男孩),所在的时代俊峰文化有限公司名不见经传,此前并没有推出过其他艺人。重庆男孩王源和王俊凯从20l1年起就陆续在网络上发布翻唱视频,两人合唱的《一个像秋天,一个像夏天》一度是微博热门视频,被原唱范玮琪转发过。这些翻唱,最简单的只在KTV包间里录制,复杂点的就拍成MV。在没有媒体关注的情况下,他们通过网络积攒起数量可观的粉丝。

易烊千玺是北京人,从小就参加电视台节目,拍摄广告。2013年8月,公司正式把三个男孩以组合形式推出,没有发布会,没有媒体通告,宣告出道的手段是一则名为《十年》的视频,意味着这些男孩从现在开始努力十年以后前途无量。“出道”后他们在视频网站以组合身份发布歌唱节目和小短剧。一年之后的今天,人气已经可和韩国偶像比肩。

传统的偶像文化是这样的:娱乐公司认真地宣布艺人出道,开发布会,出专辑,演影视剧,现在还可以加上开通官方微博和微信。这种推出明星的模式在一个世纪之内都没有根本性变化,只是媒介载体在报纸、广播、电影之外增加了电视和网络。但TFBoys的不同在于,他们还没有正式被称作“艺人”的时候,就已经通过零门槛的网络完成粉丝累积,这和公司原本的名气、前辈提携、媒体炒作都没有关系,从某种意义上说,这才是靠实力取胜。

谁在养成谁

外貌是当偶像的第一步,从事韩国偶像国内运营的Y小姐简单粗暴地概括为“说到底还是看脸”。

但TFBoys的走红还有其特别之处。制片人罗昕说:“从TFBoys身上我看到的是一种天然的状态,暂时还没有特别雕琢的痕迹,这可能是现代社会大家找寻的另一种感觉。”他们就像是中学生在参加学校活动一样自然,没有精心设计过举手投足,更没有网络俗称“洗剪吹”的烫染发造型,连表演的舞蹈都是学校里教的,所谓“戳萌点”的可爱笑容和青涩发言都是自带属性,稚嫩得能掐出水来。

根据罗昕的观察,TFBoys的粉丝主要分为两种,“妹妹粉”和“亲妈粉”。前者是跟他们差不多大的孩子,追逐帅哥;后者比他们大一些,强调自己是在看着偶像成长。“亲妈粉”这个词原来形容粉丝文化里对偶像极度忠诚、爱操心的粉丝,她们会把跟自己同龄的粉丝叫儿子;在TFBoys这里,初中生的确是比大学生和刚踏入社会的女孩小了一辈,“儿子”终于成了一个不夸张的叫法。在这些货真价实的正太的衬托下,95后的粉丝都自称“怪阿姨”,80后则成了名副其实的妈妈级。

一个“亲妈粉”这样说道:“少年偶像的魅力不在于鲜肉,而在于陪伴,看着这些孩子从小学到初中再到高中,是一种幸福。”

这正是TFBoys经纪方的打算,经纪人Yuna这样说道:“我们的理念就是养成模式。”所谓“养成”,就是让粉丝们看着偶像长大。

Yuna不想把TFBoys称为“童星”,她换了一个词,称他们“少年”,这个词衍生出的可能性是,等他们到了20岁左右才是黄金时期,有成为真正的全民偶像的可能。这笔优质资产不必急于变现,大可慢慢等待。粉丝觉得自己在养成偶像,其实偶像也在耐心地培育粉丝。

中国式练习生培训

TFBoys很容易让人联想起日本的杰尼斯事务所和韩国的SM等偶像经纪公司,都是很年轻的男孩组合,受众群体以女性为主,粉丝表现疯狂。事实上,推出TFBoys的时代俊峰确实受了日韩偶像文化的启发。

2010年该公司开始招募男孩培训,培训全部免费,从基本的唱歌、跳舞、演戏教起,慢慢筛选出有潜力的新人,网络上的TFBoys小短剧,其实是他们培训时的作业。如何从学校招募到男孩被视作商业机密,但是Yuna说,会仔细和孩子的父母沟通,保证不影响孩子们的学业,不占用上课时间。

一切都刚刚起步,时代俊峰没有严密的筛选和竞争,只是不断招募学生,不合适的就及时让他们退出,以免耽误学生的时间:“没有严格的筛选比例,可能一批招了几十个人选出几个,可能一批几十个人都不行。”

这和日韩的残酷偶像生产流水线完全是两回事。日本的杰尼斯每年从数以万计的初中男孩中选出200名“小杰尼斯”,让他们接受漫长严苛的培训,最终可以出道的只有几个人而已。韩国娱乐公司因为“过度压榨”而名声在外,淘汰比例500∶1,数年如一日地每天只睡两三个小时,体力跟不上就打营养针。血汗打磨才能出“偶像天团”。

中国的少年偶像们日子要好过太多,TFBoys在课余时间接受训练,录最简单的视频,经纪方故意让他们以不成熟的形态出现:“不是韩国那种一出道就很完美的偶像,慢慢地进步,粉丝会有跟他们一起成长的感觉。”Yuna重视对TFBoys的引导,让他们知道“人气如泡沫”,所以她认为现在男生们心态很好:“我们的孩子都没有明星架子,他们知道,这个阶段红,可能几个月被忘掉也不一定。”在学校里他们也没有特殊待遇。

也许不能再用旧眼光来评估TFBoys。90后已经让娱乐业大佬们大跌眼镜,00后更是另外一种受众:根据腾讯娱乐的走访调查,小学生心中的天王巨星是张杰。TFBoys的队长王俊凯的偶像是林俊杰,一次颁奖礼后台他遇到林,发微博说:“这次盛典后台见到了林俊杰哥哥,人很温柔,而且舞台上气场那么强。”

叔叔阿姨们,还能跟新生代找到共同语言吗?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8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