改当农夫的亿万富豪

 2014/09/25 20:00  邓珩 《南方人物周刊》  (302)    

俄罗斯人戈尔曼·斯特里戈夫(GermanSterligov)24岁时已是百万富翁,将金融帝国扩张到伦敦和纽约。然而,在金钱和权力中浮沉15年后,他远离了这一切,带着妻子儿女过上农夫的生活。

上世纪90年代,在共产主义的暮色中,斯特里戈夫建立了俄罗斯第一个期货交易所,并投资股票,很快,他就成为1917年俄国革命后第二个双手干净的百万富翁。在事业的鼎盛时期,斯特里戈夫手下有超过两千五百名员工,而现在,47岁的他和家人住在莫斯科郊外的小房子里,只雇佣过两个人,教他如何砌墙、安篱笆。

“大多数朋友都觉得我放弃了自我,但时间证明我其实找到了自我。”拖拉机、推土机和马车取代了豪华游艇和私人飞机,“母鸡正要孵蛋,我们还有火鸡、鹅、羊群和两头牛,基本自给自足。惟一要买的是糖和盐,偶尔买些面包——当我们实在懒得自己磨面的时候。”

他形容一家人以前是住在玻璃箱里的金丝雀,财富给他们带来精致享受的同时,也带来了巨大的威胁。“我们比大多数人都有钱,而在这个国家,用杀人来解决生意上的问题非常普遍。”戈尔曼的妻子奥约娜(Alyona)说。她来自一个曾与尼基塔·赫鲁晓夫关系密切的家庭,她不喜欢佣人,不喜欢陌生人介入自己的生活,但在特殊时期她和孩子身边总跟随着几个保镖。为了躲避绑架和刺杀,他们搬家23次,斯特里戈夫还曾故意在宴会上假称自己已经离婚,以保护妻儿的安全。

2003年,竞选总统失败成为斯特里戈夫人生的转折点,他的政治抱负无法施展,还因为竞选运动欠下不少债务。为了还债,他卖掉了自己在莫斯科的顶级豪宅,“我突然意识到,放弃这座豪宅也没什么大不了,放弃所有又能怎样?”于是,他卖掉了纽约的公寓、华尔街和伦敦中心区的办公室、日内瓦的别墅、勃艮第的城堡以及莫斯科的公司总部。他还抛售了价值数十亿美元的股票,并劝说妻子卖掉珠宝和奢侈品,换上传统俄罗斯农妇穿的长裙和头巾。

“他一回到家就把外套重重甩在地上,”奥约娜回忆道,“用毋庸置疑的语气说,我们离开这里,开始新的生活。”夫妻俩带着4个孩子和很少的钱来到距离莫斯科60英里的荒郊,先是睡在帐篷里,后来慢慢搭建起一个小木屋。小木屋刚建好10天,第五个孩子出生了,是斯特里戈夫接生的。

现在,他们有两处相隔12英里的住房,一处冬天住,养着家禽和牛羊;一处夏天住,离牧草近,方便放养羊群。家里有电,有盥洗室和洗碗机,但没有电视和电脑,斯特里戈夫认为这些“洗脑工具”对孩子无益,他更希望家人围坐在餐桌旁讨论最近读的书。

斯特里戈夫以东正教的严厉方式教育孩子,大女儿佩拉盖娅(Pelageya)就读于莫斯科大学,4个儿子则跟家教学习俄语、历史、数学和徒手格斗。“佩拉盖娅会说希腊语、西班牙语和英语,孩子们都读斯拉夫语的书,我看学校的老师也很少有人能读懂。”男孩们挖野菜、挤牛奶,手工制作木凳卖钱,换取生活费和学费。他们也打猎,佩拉盖娅和最大的男孩能熟练用枪。

斯特里戈夫当初最担心妻子不习惯,令他欣慰的是,奥约娜和孩子们生活得比以前快乐很多。

俄罗斯精英圈内认识他的人大多感到震惊,前副总理鲍里斯·纳姆斯托夫(BorisNemstov)赞赏了他“不同寻常的勇气”,斯特里戈夫则预言会有更多高层走上这条路。“他们一定早就厌倦了牢笼里的生活,嫉妒我自由自在、不受驱使。”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78 − 75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