九段侃爷的闲扯

 2014/09/20 15:48  夏学杰 《环球人物》  (190)    

《遛脑》是一部微博形态的散文集,文本由“一字一解”“一语道破”“不解风情”“有题”“无题”“城市”6个系列组成。记录了作者的所思所想,包括时政社会评论、媒体行业观察、故乡风情记忆、各地景色描绘、语言文字解读、人生经历感悟等。

作者田炳信在香港文化界则被称为“九段侃爷”。他是河北沧州人,1982年内蒙古大学汉语言文学系毕业后即进入新华通讯社工作,先后在新华社内蒙古分社、《经济参考报》、新华社广东分社等地任职。后来他到广东下海,曾任广东省信托房产开发公司总经理。现在则回归老本行,成了香港本土历史最悠久的报纸《成报》社的社长。

田炳信一直笔耕不辍,出版过《现代热点采访录》《邓小平:最后一次南行》等作品。即便是下海时,他依然坚持写作。曾有记者问他何来那么多时间写作,他说:“女人买100件衣服,其实常常穿着的不过就是其中20件;我接100个电话,其实有用的也不超过20个……所以,当领导也是如此,放手让手下的人去干,20%的管理能够驱动80%的实力!”而他看书的时间就如此省下来了。

“我在北方生,北方长,北方读书,北方写作,北方喝酒,北方交朋友。”田炳信有北方人的体魄,又有北方人的性格——大大咧咧,天生厌恶包装和伪装。一次在大学里与某学者同台讲演,讲《孙子兵法》,那位教授从原文到商战应用讲了一大堆。田炳信上来第一句话问:《孙子兵法》是写给什么人看的?一屋子学生老师都愣住了。他说:“是写给决心做大王、做大坏蛋的人看的!没有做君王的心,没有做大坏事的胆量,就没必要看这本书。”

田炳信爱与人神侃,天南海北,云山雾罩,还不按常理出牌,经常把朋友侃得如听评书般欲罢不能。《遛脑》这样的书名,倒也符合他的性子。以前只知道遛狗、遛鸟,原来头脑也可以拉出来遛遛。其实,他起书名一向古怪,还有两本书为《鹅眼看人小》《历史不止一只耳朵》。虽然《遛脑》获得了中国报人散文奖,但田炳信的文字其实没什么类别,他平日还喜欢写诗。

微博,在笔者看来就是一种闲扯。当然,如能不拾人牙慧,侃出些意味,也并非易事。在书中,作者有时拆字解字,有时总结人情世故,道出百态人生。如他写“骗”,“骗,这个字长得比较全面,有动物有植物——如同获得了双学位。马是干什么的,傻子都知道,快马加鞭,马到功成,你懂……骗虽然偏门,可也在术的行列:骗术、马术、魔术、艺术、道术、武术、医术。骗讲究的一个字是快,真快就行。”他概括人生:“有的人一生是战士、勇士、烈士;有的人一生是刺客、政客、黑客;有的人一生是好事、惹事、坏事;有的人一生是小话、大话、废话;有的人一生是傻逼、装逼、牛逼;有的人一生是磕头、摇头、点头……”语言干脆利落,且有余味。

没有很长的人名,也没有拖沓的描写,这本书看起来不累。一段段独立成篇的文字,读者随便翻到哪页,都可以开始读。

写这样的书会不会显得作者不够深奥?当然不是。世界之大、之丰富远远超过人们的想象力。生活的记录者、信息的整理者,其实作家能做好这样的角色就已很不错。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7 − 34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