殷桃:杨贵妃的妩媚我学不来

 2014/09/28 13:09  未知 《人物》  (409)    

黑色紧身T、大墨镜,手握咖啡杯,殷桃扔下找车位的司机,径直走进影棚。

坐下来化妆,殷桃挺在意睫毛,“不喜欢那种像把扇子的”,非要挑一对最真实的。一对吸睛的酒窝让观众记住了她,却差点在演武则天时被打掉,“一抿嘴露俩酒窝,威严和气场全没了。”

妆化久了也累,殷桃索性抬腿把脚踩在椅子上。

杨贵妃大概不会这么干,扮演这个千娇百媚的人儿,殷桃得把女汉子的一面藏起来,“我也有妩媚,可是杨贵妃的妩媚我有点学不来。”

田沁鑫告诉殷桃,你就是我心中的朱丽叶,殷桃于是出演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

她在舞台上撒泼、灌酒、拥吻、爬6米高的电线杆,她认为那都是“演员该干的事儿”。

试衣服时,聊起如何上头条,殷桃脱口而出,“是因为露吗?”

随即在衣架上选一件不露的,转头走了。

拍摄间歇,殷桃手持香烟,提出想拍一组抽烟的照片,想想又算了,“估计拍完也上不了。”

这时我注意到,她的右手腕上,戴着一块表盘硕大的男表。

人物PORTRAIT=P

殷桃=Y

P很多人说你的眼睛、酒窝最美,你自己觉得呢?

Y之前还想过把酒窝打掉,不是因为好看不好看,是有时候拍戏会碍事。比如说演武则天到后期,她要有特别威严的状态,但我一笑,露俩酒窝,就显得没有气场了,老让人觉得威严被削弱了。所以那个阶段我就老不笑,不想笑。

P之前演了很多惹人爱的角色,这两年挑选角色的跨度好像更大了?

Y有一些角色比较讨喜,就是大家都会喜欢那种,比如说,爱情片里完美的伴侣,或者是集中国传统女性美德于一身的那种角色。但实际上,这样的角色比较虚幻,我觉得在生活中几乎是没有的,只能是一个美好的幻想,其实还挺骗人的。

类似的角色演多了之后会无聊。其实拍戏很累,如果在拍摄的这几个月当中,我一直是一个挺无聊的状态,我觉得那角色也好不了吧。

后来演《女人一辈子》,我就想演其中一个挺坏的角色,我觉得有张力,也不讨厌,结果导演明确说,不让我演,说我不像,让我还是演女一号。那个阶段,我会觉得以前的形象有些不好玩儿了,再好玩儿你不能老演,我想演点别的,就演了吸毒的角色等等。

P军校毕业,戏路会不会比较窄?

Y我被观众认可,是因为拍军人题材的戏,是前几部戏的那个形象。因为有了成功案例,那么其他导演在挑选演员的时候,他会觉得这样的角色由我来演,他是有把握的。

所以找我的剧本,会有比较多的都是部队的戏啊,或者是邻家小女生啊。剧组也是先以一个观众的角度看到荧幕上的你,这个形象他觉得是放心的,但这个跟我是不是念军校其实没什么关系。

P但之前都是在部队里,约束比较多,会不会束缚创作时的想象力?

Y军校没那么自由,约束多一些。除了上形体课、表演课,都得穿军装,得出早操,去哪儿老是得排队。小时候我也会觉得挺烦的,后来知道有很多好处的,比如说守时,说到就要做到,军事训练也会增强体能。

部队的艺术学校并不会在创作上去扼杀你的想象力,更多强调的是纪律。它培养了我的自制力,以及在一个团队当中的协作精神。军人身份没有限制我的角色,而有一些角色,就算我不是军人,我也不会去演的。

P演武则天、杨贵妃这样的角色,有挑战吗?

Y其实每个角色都会有,你比如说杨贵妃的那种柔弱、妩媚,娇滴滴的,是生活中的我没有的。我也有妩媚,不会像她那么妩媚,但是角色需要。再比如像武则天的这种手腕,然后她的这种,对权力的欲望,那种把控力,也是我没有的,都是我得演出来的。

P演一些边缘角色,如何获得那些特殊的体验?

Y戏再精彩,也精彩不过真实的人生。如果是生活中你已经体会过了的,那你在扮演她的时候,只能是一个复制,复制得再好也是复制。对于这些比较边缘的角色,例如吸毒女,我靠想象,或者阅读。表演不是所有的事情得有切身的体验我才能演。那就完蛋了,要演个杀人犯,你真去杀人吗?还是得去看很多资料,我曾经买过一整套《黑镜头》,这些书对自己是有帮助的,不然怎么弄啊。

P演话剧《罗密欧与朱丽叶》,突然跳到舞台上,会怵吗?

Y太怵了,话剧真的是挺怵的。虽然我是话剧出身,但这种商演是第一次。这个事儿谁也别吹牛,那么久没有站在舞台上,就是怵。第一场上台前,我就一直在化妆间转悠,谁也别进来打扰我,别跟我说话(笑)。我就不停地想上厕所,就是很紧张,很紧张。你拍戏绝不是这样,今天不行没事儿,先歇了明儿再来。话剧不行的,拉开大幕,谁也帮不了你。

P田沁鑫为什么让你来演朱丽叶?

Y第一届乌镇戏剧节完事儿,我们在黄磊的酒吧聊到这个话剧。我说这一段很想演话剧,导演就说真的假的,有个角色特别适合你。那天晚上喝了酒,都很开心。第二天起来了,经纪人就问我,说田导那边的团队来问我,说我昨天说的话当不当真。我说我还想问问你们呢,田导昨天说的话当不当真。后来田导跟我说,桃儿,你就是朱丽叶。

这个剧里你要撒泼、灌酒,还要爬电线杆,看上去挺高难度的。

这些算高难度吗?我觉得特别正常,都是演员该干的事儿。只是爬电线杆的这个,对体力上是有要求的,那个电线杆是6米高,爬上去还没有保护,因为节奏非常快。我拍别的戏,只要有情感的东西在里面,电视剧、电影都会有那些啊。是事儿吗?只不过舞台上,可能要求肢体动作会比较大,因为离得远嘛,拥抱也好,或者是怎么也好,都会表达得更大一些,夸张一些,表演的分寸有区别而已。

P拍完一部戏,你从中抽离出来的过程难吗?

Y我不需要过程,从我一开始学表演就是,特别快。演员大部分都比较感性、比较情绪化嘛,尤其是年轻女孩儿,控制情绪的能力不是那么强,如果你不逼得自己赶紧出来,就会很不快乐。这个角色出不来,你如何进入下一个角色呢?演戏只是我生活的一部分。

P如果你不做演员,最想过哪种生活?

Y比较有自主权吧,能够自己把控人生,虽然我是部队出来的,但在自主权上,对我还是挺重要的。就是走到某个阶段,我能说,我想干就干,不想干就不干,累了可以歇会儿,或者在家天天待着,或者出去玩儿都行。

 赞  0

共一个关于 “殷桃:杨贵妃的妩媚我学不来”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 =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