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恺:三国杀杀出的草根精英

 2014/09/20 8:18  李毅 《人物周刊》  (210)    

黄恺是典型的80后,福建福清人,他的父母均是卫生学校的老师,2008年毕业于中国传媒大学动画学院游戏设计专业。

他在大学二年级时创作了桌游“三国杀”,使之成为中国当代第一个走红的原创桌游,并长盛不衰。2008年与朋友创立游卡桌游文化发展有限公司,任首席设计师。他于2006年10月首次在淘宝网上卖三国杀,于2008年1月正式发行。2月29日,《福布斯》中文版首度推出“中美30位30岁以下创业者”名单,他以“三国杀”游戏创始人身份名列中国榜。

当下的都市青年喜欢玩桌游,桌游种类繁多,最红的当属“三国杀”。

沉迷也是一种幸福

如果说“天分”这个概念真实存在的话,黄恺一定是有桌游天分的。1986年,黄恺出生于一个普通的教师家庭。10岁,在大多数男孩子还在外面灰头土脸疯跑疯玩儿的时候,黄恺已经开始自己做游戏了。因为父母是老师,所以对黄恺管教很严,不让他玩电子游戏,甚至把他的漫画都封起来禁止他看。在硬件条件不足的情况下,黄恺自己做了很多桌面游戏。他在纸上画地图、画小人,在地图上打仗。这个游戏他和周围几个比较铁的哥们儿从小学一直玩到初中。

上了高中,热爱游戏的黄恺就给自己定了个小计划,以后一定要考个和游戏相关的专业。但那时国内还没有游戏专业。直到高考时,他发现了中国传媒大学新出的游戏专业。“就好像被提醒了一样,那个专业好像远远地告诉我,这就是我想要的,很宿命的感觉。”

如愿上了自己从小就喜欢的专业,黄恺开始寻求更广阔的桌游领域。在网上,他了解到了国外桌游的发展,于是主动寻找国内桌游的门路。“但在国外桌游发展的几十年期间,国内是一点都没有发展的。”阴差阳错间,黄恺在大二的时候去了西直门的一家桌游吧,那里可能是全国最早的桌游吧了。在桌游吧里,一小撮人玩着国外的桌面游戏,这个场景让黄恺感触颇多,“我当时在想,有没有一款桌游的题材和概念是可以让中国人方便接受的,不会像国外桌游那样难以领会。”

2000年时,杀人游戏在国内开始流行起来,但到2007年以后逐渐开始没落。黄恺感触良多:“我当时觉得这个游戏不那么耐玩,也有很多局限性。接触了很多国外桌游后,我想设计一款可以融合本国特色的桌游。”

《三国》的题材也不是黄恺一开始就确立的。他之前想过很多题材,甚至想把大学同学、老师、教导主任都作为角色编到游戏里。“但最后放弃了这个想法。类似的想法蹦出了一个又一个,随着想法深入后又不断被否决。联想到《三国》的题材后,也经历了漫长的设计过程。”黄凯回忆说。

经过不断地研究和完善,黄恺的“三国杀”雏形出炉,取名为“三国无双杀”。他自制了一批游戏卡,2007年上半年开始在淘宝上开店销售。

实际上,这也是他对待游戏的态度。在他看来,沉迷也是一种幸福。这种沉迷,并非玩物丧志,而是给自己定下一个目标全情投入。

三国杀红遍大江南北

一开始把自己做的《三国杀》放到网上去卖,黄恺只是想赚点零用钱而已。“最开始的两个月只卖出去一两套,但是第二个季度就能达到十几、二十套。那段时间的发展速度是比较惊人的。”

黄恺实话实说,这样好的销量一开始是没想到的。但他有一种直觉,一定还有很多像他一样喜欢桌游的人会接触到并喜欢上他的产品。的确,黄恺的《三国杀》在淘宝经历了一段时间的积累,玩的人越来越多,清华、北大、广院的客户纷纷反馈,说非常喜欢这个游戏。最典型的例子,就是现在游卡桌游的CEO杜斌了。杜斌当时在清华读博士,因为一个瑞典朋友也接触到了桌游。为了了解国内的桌游情况,他随手在淘宝搜了一下,结果搜到了黄恺的三国杀。而后杜斌和黄恺一拍即合,成立了游卡桌游创意公司。

本着对淘宝累积销量的反馈,黄恺清楚地认识到,在现有环境下做桌游创意,前景还是不错的。“反正投入的也不多,就算是小小的冒险,也不会赔掉太多,还有很多后路可以走的。”于是在租住的小房子里,黄恺、杜斌和相熟的三四个同学组建了游卡桌游工作室。

一直到2008年夏天,加入工作室的人越来越多,杜斌和黄恺终于决定成立公司。但人多的地方就有江湖,黄恺和他的公司成员们经常因为概念或者意见不同引发争执。“因为桌游这个事物太新了,大家都没有什么有说服力的观点,所以就从讨论到针锋相对,最后演变成唇枪舌战,甚至会闹一些情绪。但是最后肯定会做一些让步,多半是我让步。”黄恺说完大笑,“因为我有我的理念嘛,我会在一些非常细微的细节上较真,比如我之前接触国外桌游比较多,国外都是顺时针进行,但大家都觉得可能逆时针操作起来会更方便一些……就是这些小细节,我们都会为自己心目中完美的想法去争论。”说完后,黄恺顿了一顿,补充道:“都是为了游戏。”

到了2008年年初,他们找到一家印染厂,印制了5000套游戏卡。这一次,游戏卡上的三国人物形象全部出自黄恺的个人创作,《三国无双杀》从此进化为《三国杀》。这批原创游戏卡很快就被卖完了,《三国杀》开始走红。

据黄恺回忆,《三国杀》之后的爆炸式走红,或许与他们参展赠送有关。2008年,他们携《三国杀》参加上海的一场展会,向前来参观的客人送出了几百套。当年年底,这款桌游迅速在北上广走红,并在全国传播。黄恺认为,这几百套外赠的游戏卡或许点爆了口碑传播的爆炸点。

时至今日,正版《三国杀》已累计卖出了近千万套。根据目前的市价,基础版售价39元每套,典藏版售价七八十元每套,毫无疑问,这款桌游给年轻的黄恺带来了源源不断的财富。

然而,市面上10套《三国杀》中,有7套是盗版的,据估算,目前散布在民间的真假《三国杀》共有3000多万套,《三国杀》已成为一个产业。由于游戏卡制作的门槛并不高,盗版侵权成了最让黄恺、杜彬头疼的问题。

桌游把年轻人带回现实生活

如果你是年轻人,没有听过、玩过“三国杀”,会被同伴认为是落伍了。一款名叫“三国杀”的桌面游戏似乎一夜之间在大学生、白领中风靡开来,“如果我没在玩‘三国杀’,就在去玩‘三国杀’的路上”,取代网游,这种“不插电”的游戏更加低碳、健康、怀旧,三五好友面对面围坐,在激烈的游戏中增进交流。一种新的生活休闲方式在流行……

如果你留心观察,身边渐渐出现了很多像咖啡店、茶馆一样的休闲场所——桌游吧、桌游店。据不完全统计,2009年9月,上海有370家桌游店,当年12月,这一数字一跃为730家,2010年1月,上海已至少有1000家桌游店。一个桌游产业链条在全国各地形成……

短短五六年时间,以“三国杀”为代表的桌游已成为不少都市青年休闲生活的重要项目。黄恺认为,这是好事,因为玩桌游时,人与人之间是面对面沟通的,它把年轻人从网络的虚拟世界中拉回到真实的人际关系中,把他们从电脑屏幕中解放出来,去过一种健康的生活方式。

谈到今后桌游的发展趋势,黄恺有自己的担忧,“桌游这个圈子现在很小,除了<三国杀>,其他游戏的流行程度都不太大。”黄恺说,自己要在“三国杀”的品牌上,建立更多的游戏,让三国杀成为桌游的桥梁:“我要利用群聚效应,让不玩桌游的人通过<三国杀>接触桌游,再让已经接触桌游的人多玩一些不同类型的游戏,试着做到让大家不会对某个游戏产生厌烦。”

有人称黄恺为中国原创桌游的“元老”,他对此一笑了之。事实上,中国的桌游传统源远流长,麻将和围棋、象棋其实都是桌游,只是中国人更喜欢用“棋牌”来称呼它们罢了。他把自己目前取得的成功归因于“天时地利”。饱受诟病的网游业在衰落,都市青年对网游日益厌倦,对现实世界的社交有了更强烈的需求,桌游恰恰搭建了这样一个社交平台。

历程评述:

1986年出生的黄恺,在一些人看来,成功来得太快太早。其实在游戏设计的道路上,他已经走了十多年。

与许多男生一样,黄恺小的时候很喜欢玩游戏。但与同龄人不同,黄恺从小就不满足于遵循游戏的既有规则,而是对游戏进行改造,想方设法地在游戏中展现自己的想法,使其更具可玩性。一路走来,黄恺从一个邻家男孩到杀入《福布斯》的创业者,在他身上凝聚了无数草根创业者的奋斗精神。

 赞  0
,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2 = 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