狂狷国士傅斯年

 2014/08/28 7:21  晓张 《中外文摘》  (334)    

  历史学家傅斯年(1896年3月26日一1950年12月20日),字孟真,山东聊城人,祖籍江西永丰,他也是五四运动学生领袖之一、中央研究院历史语言研究所的创办者。傅斯年天性仁慈,极重情感,传说上世纪20年代,当时的昆明人力车夫喜欢把车拉得飞快,有次,他乘坐人力车,由于速度过快导致车翻人倾。只是令人啼笑皆非的是,车夫不但不向傅斯年道歉,反过来却责怪他身体太胖,竟然要求他赔偿车子。

傅斯年十分佩服学者丁文江的学问和思想观点。1923年,丁文江与“玄学鬼”张君劢等人展开激烈的论战,此时虽然傅斯年远在欧洲,但他对这次“科学与玄学”的论争也有所了解。后来,傅斯年又听说丁文江应军阀孙传芳之请,担任淞沪商埠总办,十分气愤,曾不止一次宣称:“我回国后的第一件事就是杀死丁。”

傅斯年回国后,一直没有机会与丁文江见面。1929年夏天,赵元任请客,参加的有胡适、丁文江、傅斯年、李济等人。胡适把丁文江拉到傅斯年一边。很风趣地介绍说“在君(丁文江的字)啊,这就是要杀死你的傅斯年。”

此时的傅斯年对丁文江已有较多的了解,也理解了丁文江当年的良苦用心。因此,二人相见之后,很快成了好朋友,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相见之后,不久即成为朋友,一年后成好朋友,最近几年中竟成极好的朋友。”

傅斯年天性仁慈,极重情感,唯独对狗有着强烈的憎恶。傅在昆明时,友人送其一只很漂亮的大黑狗。一日,傅午睡方酣,那只狗走近床边,用舌轻舔他的手。傅被惊醒,伸手猛打,却没打中。傅怒气冲天,拾拖鞋再打。而狗已远去,他却把自己的眼镜从几上打落到地上跌碎。傅盛怒不已,其妻戏言日,虐待动物是一罪,要遭监禁的。不料傅恼羞成怒,整整三日,不与妻交一言。

傅斯年是知识分子中少有的敢在老蒋面前跷起二郎腿说话的人,他在一份关于蒋介石欲为孔祥熙(中央银行国库局案)说情的绝密文件上勾出要害处,并在“委座”的名侧大笔一挥批道:“不成话。”

傅斯年接任台大校长后,有人在报上发表文章指控台大“优容共产党”,说某某把院系变成亲共势力的温床。傅斯年则在报上针锋相对地批驳说,“我不是警察,也不兼办特工”,反对肆意在师生中搜捕共产党。

傅斯年对部属管理甚严。大学毕业生到他的研究所,先关门读三年书,第四年才准许发表文章。一次,他发现一位年轻助研冬天好晒太阳,不刻苦。某日,他有意堵在门口,不.止其出门,不客气地说:“你昨日已晒够了。”

傅斯年说:“谁都没有资格骂胡适之,只有我可以骂,只有我才有资格骂。”

傅斯年因高血压在美国养病时,医生曾告诫他少吃甚至干完全不吃盐类,所以他回国之后,从南京到台湾,每餐只是一碗白饭,一块木瓜或西瓜,然而时间一长,就没有办法控制了。

每次他到外面开会或接洽公务回来,就会买一大堆山东煎饼或肉包,拿回学校请同事们吃,当然他自己也要暂时开禁。有一次下班之后,李秘书和x先生在办公室用餐,这时傅斯年正准备回家;从校长室出来,看到他们在吃,就走了过去,左手取了李秘书便当盒里的一块卤肉,右手拿了x先生的一个面包,说:“面包夹卤肉,真是最好的三明治。”边走边吃,笑着走了。

(摘自《各界》)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8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