切尔西·克林顿:品牌的产物

 2014/09/13 15:35  丹妮尔·萨克斯/文 阮东/译 《海外文摘》  (532)    

曾经,切尔西·克林顿就是一个来自阿肯色州的普通小女孩。如今,在内心深处,她依然是那个平凡的女孩子。从白宫到斯坦福、从牛津到麦肯锡,这一路走来,切尔西最喜欢吃的还是炸鸡。“炸鸡也是我丈夫最喜欢的食物。”坐在她位于曼哈顿商业区的克林顿基金会的新办公室里,切尔西在接受我的采访时说。办公室内摆放着厚重的红木写字台,室内以米色调为主,切尔西身穿牛仔裤,配羊皮靴,一袭休闲装点亮了这个颇有些严肃的环境。她笑着说,只要是炸鸡,她的丈夫马克·梅兹文斯基都会不加选择地狼吞虎咽。“我曾经吃了10年素,然后又度过了只吃鱼肉的8年半素食生涯。直到29岁那年有一天醒来,我突然就想吃红肉,我是一个很听从自己身体欲望的人。”34岁的切尔西·克林顿如是说。

还有一位克林顿也很听从自己身体的欲望,便有了当初那件令整个美国都无比难堪的事。一直以来,全世界都在关心切尔西有一天会做什么,她是否会像她的父母那样从政、一家人一起共事?切尔西出生时,她的父亲就已经是阿肯色州州长。“我儿时最早的记忆是3岁时和父亲一起为竞选去各地拉票。有一次,一名妇女走过来逗我说话,她问我,‘等你长大了,也要当州长吗?’我回答道,‘不,我才3岁,我就是来挥小旗子的,这才是我的工作。’”

寻找自己的路

自2001年从斯坦福大学毕业后,切尔西花了整整10年在父母的世界以外尽情尝试。她做过国际关系的工作、从事过管理咨询、闯荡过华尔街、读过博士、当过记者。切尔西不断更换工作,想要找出自己的人生方向。但她终究不是一个普通的职场新人,而是一个显赫的政治家族的成员。最终,切尔西决定回归家庭,加入克林顿家族企业。该机构近期改名为比尔、希拉里和切尔西·克林顿基金会(Bill,Hillary&ChelseaClitonFoundation),是世界上最著名的慈善组织之一,切尔西担任副董事长。

凡是打上了克林顿这一标签的事,没有一件是简单、直截了当的。这个慈善基金会一方面是切尔西天才父亲的杰出成就,另一方面它却发展得比较混乱。近来,克林顿基金会因其官僚拖沓的作风,频频遭到《纽约时报》《新共和》等知名媒体的批评。相对于基金会内部众多重量级人物,切尔西的权力究竟能有多大十分值得商榷。

切尔西承认道:“这的确令人沮丧,有谁想长大了还跟着父母?我曾用心投入那些我父母所关注领域以外的事情,但最终发现,刻意回避根本不是我想要的成功。我和不少朋友聊过这件事,发现很多人都选择了和父母相同的职业,从医生到律师。说起来好笑,辗转多年后,无论是作为女儿,还是作为基金会的信奉者(相信它定能为人类社会有所贡献),我都觉得基金会的工作是我的使命。”

1997年,去斯坦福上大学时切尔西第一次切断了她与家庭的“脐带”。远离美国上层政治圈的她,第一次发现自己被一批利用技术而不是政治去解决问题的人包围。她的新朋友们不是辍学去创业,就是加入各大公司(包括切尔西的丈夫梅兹文斯基,他当时也在斯坦福就读,也是出身政治家庭,梅兹文斯基现在成立了一家对冲基金)。切尔西对企业家生涯兴趣缺缺,她曾考虑念医科大预科,但最终还是选择了历史专业。

2001年大学毕业后,切尔西对未来没有明确的规划,于是远赴牛津继续求学,并获得了国际关系硕士学位。切尔西说:“有一天醒来后我问自己,虽然很喜欢校园生活,但我真的想再读一个博士吗?我马上要27岁了,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于是我做了周围很多人都做过的一个选择,当无法确定自己的职业目标时,加入一家咨询公司。也许咨询公司的工作经历会帮我确定我真正想要从事的行业,比如公共健康、学术研究,或者其他某个专业。”

切尔西在全球顶级咨询公司麦肯锡锻炼了3年,专注于公共健康行业,在升级为团队经理后,她对自己的怀疑再次袭来。“我是要继续每周工作100小时,投入无数时间和精力直到做上合伙人的位置,还是去做点别的什么?”这个“别的什么”是指在华尔街一家名叫Avenue资本集团的对冲基金做一名化工行业分析师。这些年来,切尔西每换一份工作,都不得不努力让人忘记她的背景。她解释说,打破别人对她背景遐想的方法很简单:超额完成工作。“我总是比其他任何人工作更努力,生怕别人认为我没把这份工作当回事。”

除了在华尔街的工作,切尔西还决定去哥伦比亚大学攻读在职公共健康硕士学位,这意味着她要在晚上和周末上课。“我和马克一起创建Excel模型,一起讨论数据透视表,一起拼命,”她说,“很少有休息时间。”但为了完成学业,切尔西还是离开了华尔街,在纽约大学找到一份助理教务长的工作。

2010年,切尔西和马克喜结连理,为自己不断切换工作的生活划上了句号。一贯低调的切尔西被世人对她结婚的关注程度搞得猝不及防,人们对她的兴趣显而易见,可她却无法理解为什么。当她在2008年为母亲竞选站台时——40个州400场活动,切尔西首次体会到她的声音也能对公众产生影响。切尔西说:“当时我觉得不可思议,我所到之处,人们都那么关注我。我该如何利用这种关注,去帮助、推动我所关心的问题呢?”这些年来,切尔西在迷茫时经常向外婆寻求建议,希拉里的母亲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一个人拥有的越多,人们对他的期望也越大。”归根结底有一个舞台在等着切尔西,问题在于她是否知道该何时登上这个舞台、如何利用这个舞台。

初登舞台

比尔、希拉里和切尔西基金会不是传统意义上的基金会。不像盖茨基金会和洛克菲勒基金会,它们是为了处置家族财富而设立的信托,克林顿基金会是一个从社会募资、以完成己任的慈善组织。但这一组织的结构非常混乱,光是首席执行官就有8位,底下更有无数部门,针对不同的慈善方向,从全球变暖、非洲贫困人口的食物和健康、可持续的小企业、婴幼儿健康,到重建海地基础设施等等,每个部门都有自己的领导。

这些不同部门的粘合剂就是比尔·克林顿本人,他于1997年创立基金会。现在克林顿每年会为他最得意的工程——“克林顿全球倡议”(简称CGI)在曼哈顿中城主持为期3天的会议。会议期间实施交通管制,重要程度堪比联合国大会,众多来自全球的重量级演讲嘉宾出席。支付了2万美元年会费的基金会会员们、全球知名公司、非政府组织、非盈利机构、各国政府代表都会在会上齐聚一堂。

 赞  0
,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33 = 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