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宗南晚年的小日子

 2014/09/05 12:27  王丰 《读书文摘》  (554)    

胡为真行事风格向来低调沉稳,不喜招摇,这位曾经长期任职台湾“情报系统”、“外交系统”高层的将门之后,不仅大陆民众对他不熟悉,台湾岛内的一般民众也知之甚少。但是,如果提起胡为真的父亲胡宗南,就另当别论了。

胡为真在台湾官场多年,从不以家世背景大肆炫耀。因此,他在台湾有着较高的名声与威望。胡为真具有浓厚的民族情怀,一向坚持一个中国的理念。在陈水扁上台后,胡为真不认同民进党一系列“去中国化”的做法和污辱蒋介石的举措,2007年,他借接受新加坡《联合早报》专访之时表示,“我们明明是中国人”,他批评陈水扁“把‘去中国化’搞到这样的地步是不对的”,并断然宣布辞职,成为当年台湾政坛的爆炸性新闻。

胡为真的外貌长相,酷似父亲胡宗南。笔者第一次为胡宗南作传,与胡为真见面采访,惊讶地发现胡为真的五官外貌、言谈举止,简直就是胡宗南“翻版”。胡为真对父亲的事迹如数家珍,往昔岁月在他的讲述中栩栩如生,历历在目,这让我想起了孔子的话:“三年无改于父之道,可谓孝矣。”

蒋介石最信任的嫡系门生

胡宗南,浙江镇海人,生于1896年,是蒋介石最信任的嫡系门生,也是黄埔一期弟子当中晋升速度最快的。胡宗南是黄埔学生在国民党军队中被任命的第一个军长,第一个兵团总指挥,第一个集团军总司令,第一个战区司令长官,第一个也是唯一一个在离开大陆以前获得第三颗将星的人,堪称传奇。

宋美龄深知丈夫器重胡宗南,一度积极撮合胡宗南和她的外甥女孔令伟(孔二小姐)结秦晋之好。宋美龄一则希望为孔二小姐找到最佳归宿,一则想把胡宗南拉进孔宋家族体系之内。但胡宗南心有所属,婉言谢绝。此事可以证明,胡氏在蒋介石夫妇心中的分量,不同凡响。

据称,张学良曾被蒋介石视为接班人选,但“西安事变”后,又被蒋介石从接班人名单中剔除。其后,盛传蒋介石有意让胡宗南当他的接班人,但后来胡宗南为何没能到达权力顶峰?陈立夫在回忆录中说,1940年,他去西安考察地方教育,当面讽刺胡宗南:“你的部队是不是只摆在那里看看而已……如果我是你,我会集中军队和飞机,一个晚上占领延安。”胡宗南答道:“老先生没有命令啊!”陈立夫评价胡宗南“真是蒋先生爱将,只是他自己没有气魄罢了”。

陈立夫的说法,仅为一己之见。事实证明,胡宗南在蒋介石心目中及国民党军队内部有着举足轻重的地位,是他人无法取代的。

访谈中,胡为真谈起1937年父亲率领全中国火力最强、士气最旺盛的王牌队伍,在淞沪地区浴血抗日的事情。他说:“父亲的部队在淞沪会战火线,坚守了6周,屡挫日军步兵、炮兵、空军的联合攻击,部队牺牲极为惨烈,4万人最后只剩1200人。后又奉命到河南整补,再调往西安。父亲部队最后离开西安驻地是1949年5月,在西安前后待了12年。”

胡为真说:“我认为,父亲抗战时期有几大贡献,第一是教育,西安的军校第七分校和战干第四团,各训练出三四万名军官和政治人才,分发全国各战场,支持八年抗战;第二是挡住日军自北面攻向四川的钳形攻势。1944年,洛阳失陷后,父亲到潼关召集军师长和敢死队讲话,身后还带了一具棺材,他说:‘如果这次不能打败日寇,这便是我胡某人的棺木!’结果全军奋勇杀敌,果然打了胜仗;第三个贡献,是把青海、宁夏、甘肃等地方势力统合起来,齐心抗日。这些蒋介石都看在眼里。”

1947年3月10日,蒋介石派胡宗南大军进攻延安。3月19日,胡部突击营营长应启新进入延安,军队冲进毛泽东居住的窑洞时,早已人去楼空,地下室里毛泽东的茶杯还是温的。日后,国民党军自我检讨,“前锋部队只差400米之遥,没追到毛先生”。一说原因是“突击营向导是共产党派来的”;二说是国防部作战次长刘为章(刘斐)泄露情报给共产党;三说胡宗南的机要参谋熊向晖是共产党地下党员。但不论何说准确,蒋介石眼看得意门生胡宗南劳师动众、大张旗鼓,最终仍让毛泽东从眼皮底下成功撤退,只攻下一座延安空城,心里的气愤可想而知。胡宗南自此与接班无缘。

戴笠是父母的媒人

胡宗南投身抗战,个人姻缘耽搁了10年。1947年,年逾五旬的胡宗南与叶霞翟女士完婚。当初,胡宗南之所以婉拒宋美龄外甥女孔令伟这桩婚事,就是因为他早已结识叶霞翟,心有所属的缘故。

胡为真谈起母亲颇为骄傲,他说:“母亲叶霞翟从小思想新潮,初中就离家到浙江丽水住校,之后又读了高中。后进入杭州警官学校,成了戴笠的学生。毕业后,进入上海光华大学政治系,之后赴美深造,获得美国威斯康辛大学博士学位。”

胡为真说,母亲虽是戴笠的学生,但她从没有做过情报工作。她写一笔好字,很受戴笠器重和欣赏,介绍她认识了胡宗南。“母亲散文里提起的‘雨师’,就是戴雨农,即戴笠。”

当年,胡宗南和戴笠是铁哥们,胡宗南经常在蒋介石面前为戴笠美言,戴笠感恩戴德,为了投桃报李,介绍才女门生叶霞翟给胡宗南,并力促美事。

1947年12月上旬,年过半百的胡宗南终于升格为父亲。长子胡为真诞生于南京鼓楼医院。据胡宗南年谱记载,胡为真出生当天晚上,胡部驻南京办事处处长徐先麟以长途电话向在西安的胡宗南报告喜讯。胡宗南第一句话是“夫人安否?”

胡为真曾听母亲讲,他出生当年,胡宗南为了战事心情极为低落,常常彻夜不眠。1947年11月的一个早晨,胡宗南独自骑着一匹小红马,在小雁塔附近奔驰,因为心中正苦思战事,一不留神,从马背上跌了下来,这一摔,当下失去知觉,昏迷了24小时才苏醒过来。与此同时,叶霞翟早产,被送进南京鼓楼医院,家人怕胡宗南坠马的消息影响叶霞翟,一直对她刻意隐瞒。

胡宗南伤愈,请假从西安搭飞机到南京,办完公事,直奔鼓楼医院探望产后的叶霞翟。胡为真后来从母亲的一篇回忆文章中看到:“在圣诞节的前夕,他因公回南京,当晚上回家的时候……上楼来就大踏步的走进房里,口里嚷着:‘我们的新妈妈身体可好?’我笑着指指旁边的小床说:‘我很好,快去看看你的儿子吧!’他走近一看,很得意地笑着说:‘这小家伙蛮漂亮的嘛,我看倒有点像我呢!’听他这一自我吹嘘,房里的人都笑了。”

 赞  0
, , ,

共一个关于 “胡宗南晚年的小日子”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 + = 1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