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体说民国

 2014/09/15 17:58  蒋丰 编著 《读书文摘》  (1,037)    

当年,郭沫若以“官费留学生”身份进入日本。但32元的官费让他“捉襟见肘”,因为他和安娜结婚,并生下儿子和夫。1918年,郭沫若升入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部,享受官费翻了一倍多,为72元,但是,他的负担也增长了一倍,到其作为“海归”回国的时候,他已经成为三个孩子的父亲了。

1941年6月3日下午,陕甘宁边区政府召开县长联席会议,讨论征粮问题。天下阵雨,突然一声雷响击中会场礼堂一根柱子,延川县县长李彩云当即触电身亡。一位农民拴在礼堂旁边的驴也被雷击而死,他发牢骚说:“咋不炸死毛泽东呢?”他作为反革命立即被抓起来。毛泽东则下令:“放人!”

在民国作家郁达夫的小说里,日本女子要么是“可望不可及”的良家尤物,要么是玩弄中国学子感情的荡妇;带来的只有焦虑和折磨。而他作品中的日本男人,几乎都是中国学子的情敌,时时出来作梗夺他所爱,甚至是致命的打击。中国主人公对他们充满警戒和敌意,同时又陷入自卑感。

16岁的陈璧君为了追随汪精卫,成为加入同盟会的最年轻女性。汪精卫在一次暗杀行动失败被捕后,陈璧君给他的信中说:“我们两人虽被牢狱的高墙阻挡无法见面,但我感到我们的真心却能穿透厚厚的高墙,你我两人从现在起在心中宣誓结为夫妻,你看好吗?”汪当即写下血书回答:“诺。”

对于传统的中国人来说,在日本最不可思议的事情之一大概就是男女混浴了。许广平在《欣慰的纪念》(1953年人民文学出版社出版)一书中回忆道,上个世纪20年代鲁迅在日本仙台就读时就曾误入男女共浴温泉,捂住下身狼狈地蹲在温泉里不敢站立,有些日本姑娘就光着屁股前来批评他封建。

民国年间,章伯钧有不少齐白石的画,却没有一张徐悲鸿的画。章伯钧认为徐悲鸿的油画,特别是裸体女人画是最好的作品。有一次在李济深家中,徐悲鸿对章伯钧说:“伯钧,我送你一匹马吧。”章伯钧说:“我不要你的马,我要你的女人。”徐悲鸿听了,摇头说:“那些画,是不能送的。”

十大元帅里面有七位曾经负伤——刘伯承,负伤九次,战创十多个;陈毅,负伤一次,战创一个;贺龙,负伤一次;罗荣桓,负伤一次,战创两个;徐向前,负伤两次,战创两个;聂荣臻,负伤一次;林彪,负伤一次,战创一个。十位元帅,民国期间累计战创大约十六个,平均每人一个以上。

1927年8月12日,蒋介石第一次“下野”。不过,他也没有闲着。9月29日东渡日本。向宋美龄的母亲倪桂珍请求允诺他和宋美龄的婚事。可能是为了讨好未来岳母的欢心,蒋介石出手大方送礼:杭州丝绸、龙井茶叶、景德镇瓷器、宜兴茶具、长白山野山参、大珍珠项链、翡翠手镯等。

1912年夏秋之际,孙文、黄兴北上,与大总统袁世凯共商国是。孙文表示愿意在十年内修筑20万公里的铁路,请袁世凯同期训练100万精兵。袁世凯事后对亲信说:“孙氏志气高尚,见解亦超卓,但非实行家,徒居发起人之列而已。黄氏性质直,果于行事,然不免胆小识短,易受小人之欺。”

徐志摩麻将打得最漂亮,他善于临机应变,牌去如飞,不假思索,往往十战九胜。徐志摩对鸦片与麻将还有番妙论:“男女之间的情和爱是有区别的,丈夫绝对不能干涉妻子交朋友,何况鸦片烟榻,看似接近,只能谈情,不能爱,所以男女之间最规矩最清白的是烟榻,最暧昧最嘈杂的是打牌。”

中共创始人毛泽东曾讲述过自己的童年:我八岁那年开始在本地一个小学堂读书,一直读到十三岁。我的国文教员是主张严格对待学生的。他态度粗暴严厉,常常打学生。因为这个缘故,我十岁的时候曾经逃过学。但我又不敢回家,怕挨打,便朝县城的方向走去,乱跑了三天才被家人找到了。

蒋介石15岁的时候,有一次母亲责打他,要他认错求饶,他就是不肯求饶。打到后来,母亲竟然哭了:“打儿就是打为娘自己身上的肉,我的心实在是痛如刀割,你快点求饶,免得娘还要打你。”哪料到蒋介石仍然犟头犟脑,一点不肯求饶。最后是母亲停止了责打,他才向母亲认错求饶。

民国作家张恨水也与麻将有不解之缘,他小说中的人物很多都是麻将高手。每天晚上九点,报馆来索稿的编辑便排队,在张恨水家门口等候,张恨水低头在稿纸上奋笔疾书,数千字一气呵成,各交来人。一次,他在麻将桌旁上了瘾,报馆来人催稿,他左手麻将,右手写稿,麻将、交稿两不误。

民国期间,宁波牛奶配送站喜欢兑水。1934年7月18日《宁波大报》副刊刊登一事:一个牛奶站的老板跟孩子对话,孩子问:“爸爸,你是不是把水掺到牛奶里了?”爸爸矢口否认。孩子坚持道:“刚才我亲眼看见了!”爸爸说:“傻孩子,我没有把水掺到牛奶里,我只是把牛奶掺进了水里。”

刘少奇19岁在宁乡读中学那年,母亲为拴住小儿子的心,在邻村说了一个周氏姑娘。刘母以病重为由骗得儿子归里,而儿子踏入家门进的却是洞房。坐了一夜板凳,讲了一夜自由……无法再回娘家的周氏姑娘最后提出要求,刘少奇在将来有儿子时,送给她一个养老。这是刘少奇的第一次婚姻。

女作家张爱玲喜欢奇装异服,甚至有“恋衣癖”。她在《更衣记》里曾为当时女子不能穿得出众一点感到愤慨。她亲自为自己设计衣服,在香港读书时把所得的奖学金,都自选衣料设计服装,连弟弟张子静问她是不是香港最新样子,她笑道:“我还嫌这样子不够特别呢!”她最爱的是旗袍!

民国军阀张宗昌的八姨太安淑义是朝鲜义士安重根的侄女。安重根刺杀伊藤博文事件后,日本人要杀安家满门。安重根的弟媳带着六个女儿、一个儿子连夜逃到中国,第四个女儿安淑义被人贩卖到张家做侍女。张宗昌纳安氏为妾后,1922年生有一女张春绥。1943年3月安氏于贫病交加中去世。

在井冈山根据地的岁月里,贺子珍和毛泽东的结合给了毛泽东很大的安慰。毛泽东喜爱看报,贺子珍也受到了影响。在层层封锁的情况下,贺子珍请进山卖货的商人带报纸进来,如果有《申报》、《大公报》,她给的价钱就更高些。她把所有的报纸都弄平整,叠好,摆放整齐供毛泽东随时查阅。

 赞  0
,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