廖锡龙:越战打出来的高级将领

 2014/09/10 9:48  剑锋 《晚晴》  (1,401)    

初露锋芒

1979年3月4日,31师接到指示,中国政府将在3月5日向全世界宣布从越南撤军的消息,部队应做好撤退回国的准备。鉴于边境地区一个叫班绕散的越军据点还未受到我军打击,且距离我国金平县城较近,31师决定派91团在撤军途中杀回马枪,拔掉这颗钉子。

91团决定由汪启发副团长带领1营、廖锡龙副团长带领3营从两翼包抄,云南省独立师3团1营从后方迂回,包围班绕散,对该地区实施合围发起总攻,全歼该敌。

廖锡龙副团长下达命令时同时强调,由于敌情不明,来不及现场勘察,地形复杂,要边走边勘查,边打边摸情况,不要盲目冒进;指挥员要沉着,碰到一些意外情况时,更要机动灵活,必须树立敢打必胜的信心,果断出击,在坚决贯彻上级作战意图的前提下,充分发挥各级指挥员的主观能动性,独立自主地指挥战斗。战斗进行到8日凌晨胜利结束。

在中越战争中,以一个加强步兵团在敌情不明情况下,单独在一个方向上歼灭越军有野战防御工事和预有防御准备的一个加强步兵营,这是独一无二的,也是中国人民解放军在对国外军队作战中的首次,更何况敌人是打了几十年仗、有着丰富作战经验的越军。因此,战后中央军委授予91团”二等功臣团”的光荣称号。

沉稳善思的指挥者

后来廖锡龙回想起1979年战后在91团驻地,我军著名战将、时任军事科学院院长宋时轮将军主持的一次91团连以上军事干部和中央慰问团参加的座谈会。

座谈会上,宋将军聚精会神,不时点头赞许,偶尔也闭目静思。大家发言完后,宋时轮将军面带愠怒,声调严厉地提出了问题:”一连长,我请教你一个问题,你知不知道子弹要打死人呐?”会场上一下子紧张起来了,谁都摸不清宋时轮将军问这何由。被问的一连长只好硬着头皮回答:”知道!”宋时轮将军追问到:”知道什么?是打得死,还是打不死?”一连长只好轻声的回答:”打得死!””高、高、高!”宋时轮将军身子从靠椅上跳起,继而又说:”既然如此,你为什么打班绕散1661高地时连续十一次冲锋不回头?不好好研究一下打法?”宋时轮将军又问另一位连长:”你在进攻xx高地时为什么不呼唤炮火?”这位连长顶了上去:”首长,那是打仗!不是你想呼唤什么就来什么!”宋时轮将军”哦”的一声,点点头:”那—是—打仗!我有所不知啦。”然后提高嗓门大声说:”我打了五十多年的仗,五十多年的经验让我懂得:人的因素、勇敢顽强,要在强大的火力支援下才能充分发挥,充分施展。”宋时轮将军语重心长地说:”不是为了批评你一个人,更不是否定你们的战功,珍惜战士的生命,要做到这一点,不能光是弘扬他们的英勇顽强,而是要首先组织发扬火力优势,去大量地杀伤敌人。”

1984年收复两山,在开往前线的途中,已升任师长的廖锡龙听到这样一件事,曾让他又一次陷入深深的思考中,兄弟部队一位指挥员在支前办公室向他征询需要给部队提供什么支援时,这位指挥员十分干脆地回答:”别的都不要了,你给我准备一千口棺材。”后来这支部队确实打得越军丢盔弃甲,溃不成军,但他们伤亡也太大了……

一位军事家说得好:”指挥官的职位越高,就越需要有深思熟虑的智力来指导胆量,使胆量不致毫无目的,不致成为盲目的激情冲动,因为地位越高,涉及个人牺牲的问题就越少,涉及其他人生存和全体安危的问题就越多。”廖锡龙就是一位沉稳而善思考的指挥者。

者阴山”拔点”收复之战结束,连一百口棺材也没用完。赞扬之声不断传来,但廖锡龙的心情却仍感沉重。一次,师里别的领导同志去参加州慰问团的一次宴会,他却悄悄溜到正在紧张施工的烈士陵园,和战士一起垒石抬土,他要为死去的战士做一点事

风云人物

者阴山”拔点”收复之战,廖锡龙一战成名。十几天后,1984年5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签署了一项任命廖锡龙为副军长的命令,此命令在人民日报上公开发布,这是我军高级干部提升命令首次在报刊上公开刊载。1984年9月,中央军委主席邓小平又签署一项任命,任命廖锡龙为11军军长。这时廖锡龙提升任师长刚好一年。1984年廖锡龙被评选为”中国十大风云人物。”

 赞  2
,

共一个关于 “廖锡龙:越战打出来的高级将领” 的评论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0 − 2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