纠结的女权主义者

 2015/02/06 19:57  陈又礼 《南方人物周刊》  (285)    

这位职场女性“教主”提供的3条最重要的建议是:像男性一样“坐到谈判桌旁”,争取自己能够胜任的职位和应得的薪水;与伴侣有效沟通,共同分担家务和养育孩子的责任;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前“不要提前离场”。

在这个诸如“女人当自强”等论调漫天飞舞的时代,越来越多女强人举着旗、踏着步,坚决不再成为传宗接代的机器。对此,被称为职场女性教主的谢丽尔·桑德伯格似乎并不这么认为。

2014年福布斯“世界上最具影响力女性排行榜”(以下简称“福榜”)上,桑德伯格名列第9,这比2011年她在同榜获得的名次下滑了4位,却丝毫没有影响到她那高企的影响力,她甚至还更受欢迎了。哈佛大学MBA、曾经的克林顿政府财政部长办公厅主任、谷歌全球在线销售和运营部门前副总裁,以及如今的 “Facebook第一夫人”,其中的任何一个节点,都足以将桑德伯格推上女权主义标杆的神坛,但她说:“‘主义’二字太沉重了,我想做的,只是为女性争取到理解和公平的权益。”

桑德伯格对女权主义这顶帽子的避之不及,诚然有迹可循。在哈佛商学院求学时,她曾得到一项未公开的奖学金,却因感到羞赧而一直保守秘密到毕业——因为其他获奖同学均为男性,她不愿“招摇撞骗”、觉得“受到称赞会心存负疚”,同时也害怕太优秀了而遭人排挤。

这种对名誉的青涩的抗拒,并未随着入世年数的增长而褪去,在4年前获得“福榜”第5名后,这个比米歇尔·奥巴马还要高的排名让她反应强烈到恨不得像鸵鸟般一头扎进沙里。她甚至要求转发这条“喜讯”的朋友们把链接删掉,并称之为“可笑的”。

桑德伯格的难为情,时刻切切提醒着广大女性同胞:尽管我都这么优秀了,还是挣不脱“男女不平等”的锁链。即便是在谷歌和Facebook如此鼓励女性员工撑起一片天的沃土,其男女员工比例都为7:3。而在全球上市公司中,95%的掌门人皆为男性。

桑德伯格一直奋力地试图冲出这层无形的裹挟,要不然,她干嘛要这么拼呢?用3年时间将Facebook的员工人数从130人增加到2500人、用户量从7000万直线增长到7亿,大概没有一个人会相信这仅仅是出自“好运”和“外界的帮助”吧。

所以无论她再怎么逃避,“桑德伯格”这4个字本身,或许已经直接和“女权主义”划上了等号。

但这并不代表她骨子里不是传统的,桑德伯格有一个幸福的家庭:既能与她驰骋职场又乐意分担一半家务的丈夫,以及可爱的一儿一女,不像电影里那个穿普拉达的女魔头,职场得意、情场失意。

可见桑德伯格象征的“女权主义”,并不如口号般刚硬,她没有高呼“打败那些男人”,而是在哈佛商学院的毕业演讲上,温淳又不乏严肃地告诫后生们:“当听到一个工作上很优秀的女性不为人爱戴,深呼吸一下,问问自己这是为什么。”

这大概是她没有沦为像自己说的“女性成功和受欢迎程度呈反向相关”的重要原因之一,大家都爱她,不管是容易自负的“大男子”还是擅长嫉妒的“小女人”。多年之后,这位成功的运营官终于也不再纠结,坦然在书中接下了“女权主义者”这个标签。

这位职场女性“教主”提供的3条最重要的建议是:像男性一样“坐到谈判桌旁”,争取自己能够胜任的职位和应得的薪水;与伴侣有效沟通,共同分担家务和养育孩子的责任;在得到自己想要的职位前“不要提前离场”。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3 − 2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