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个有情有义的人,也容易受伤

 2015/02/02 10:03  易立竞 《南方人物周刊》  (2,089)    

行事江湖的一面,让我做公益更方便

人物周刊:你的微博里常有“伟大的祖国、军队、民族”这类字眼,有人觉得这种表述有些假大空。

韩红:我歌颂的只是真善美。我是一个党员,但不能否认的是,党员的队伍里也有败类,我就是想用我的行为来证明党的队伍中不只有败类,还有我这样的人。还有,我想提醒大家一下,去看我做的事,不要听我说的话。

人物周刊:在青海做公益这一路,看到你在和人打交道的时候,会展露很江湖的一面,这种方式会让你做事更方便吗?

韩红:应该说我是这种行事方式的既得利益者。我跟当地某些领导如果不是朋友、没有关系,他们会支持我吗?会提供这样的方便吗?不是所有地方都能够做到你来我就欢迎,全力配合。反过来说,我用这种方式获得的利益也不是为了我自己,得到的这些方便是为了利益更多人。比如在义诊现场看到再生障碍性贫血的孩子、得肿瘤的孩子,我是一定会想办法救他们的。

人物周刊:你在现场看到这种情形,立马就做了决定,这其中有冲动的成分吗?

韩红:我不是冲动的人,看似很莽撞,其实不会轻易做任何决定。比如我为什么能做这个公益项目?这跟我的执着有关系,不是冲动,是信念。

人物周刊:比如?

韩红:我形象不好,居然能挺到今天。我做歌手,去参加比赛,屡战屡败。因为胖嘛,不好看嘛,换作别人,早就想,那不如干点别的吧。我不是,我喜欢挑战。

人物周刊:这种屡战屡败的经历有影响你的性格或者对事物的看法吗?

韩红:完全没有。

人物周刊:有怨言吗?

韩红:没有,因为你可以不做,没人逼你。比赛最多的时候是1992年,这是惟一的途径。这之前我做了很长时间幕后,给人写歌,但是录音的时候,发现别人唱得真不如我。我觉得我为什么不能够勇敢地站到台前来呢,也不是丑到不能看了。

人物周刊:做这事儿,勇敢就够吗?

韩红:每个人对勇敢的态度和表现方式不同,有些人觉得就跟它死磕了,一定得唱出来,我不是,我是坚持,因为我热爱这个事儿。当喜好成为职业的时候,就会成为维持生活的一个方式和途径;成为事业的时候,那便是信仰。我的信仰就是音乐。

人物周刊:因为胖而无法实现理想的时候,没想过减肥吗?

韩红:吃过减肥药,试过很多方法,但对我来说挺难的,可能是体质问题。

我相信命,生死有命

人物周刊:专业上,你的优势是什么?

韩红:可以演唱各种风格的东西。

人物周刊:这话听起来感觉有些狂妄。

韩红:我就这样,刚出道就这样。1998年接受采访的时候就说,你们看着,我会是中国最棒的女歌手。那是写我的第一篇稿子。别人以为我是疯子,有病。

人物周刊:1998年大家听到这话时,对你的评估和现在听到你说这话时的感受会不太一样吧?

韩红:那时候是自信,年轻气盛我承认,但年轻气盛也一定要有料才行。一个不清楚自己半斤八两的人,不可妄言。但我了解自己。

人物周刊:你现在中国乐坛所处的位置,是一个恰当的位置吗?

韩红:我没考虑过我应该在哪个档位上。我是音乐家,不仅仅是歌手。

人物周刊:什么样的人能称为音乐家?

韩红:在音乐的领域里要全面。比如能唱、能写,比如懂交响乐、懂古典音乐,比如懂民族音乐、懂摇滚乐……其实我才是真正的跨界歌手。(笑)

人物周刊:你是个很骄傲的人?

韩红:我的确是骄傲的人,但不是傲气。我不是个傲慢的人,倘若我是傲慢和傲气的人,我不会在这么贫穷的地方(青海)俯下身子做这样的事情(公益)。

人物周刊:俯下身子?

韩红:我是一个明星,不是每个明星都有勇气来这样的地方。

人物周刊:来这里需要什么勇气?

韩红:第一素面朝天,第二必须保证性情是纯真的。哭也好,笑也好,都是真实的。不做作,不高高在上。天天吃盒饭、方便面,没办法洗澡。每天换一个地方,还有传染结核病的风险,大家都戴口罩,但我没戴。非典的时候,我去小汤山演出慰问医护人员,所有人都戴了口罩,我也没戴,而且我还唱歌了。

人物周刊:这听起来似乎有点鲁莽?

韩红:不是鲁莽,这一点我可能要用我的民族信仰做解释,我是一个藏族,我相信命——生死有命。

人物周刊:非典是2003年,那时应该是你最火的时候吧?

韩红:还行吧,只要还有机会歌唱,人们还愿意听我的歌,我还能开演唱会,还有钱赚,我认为我就还在这个线上。那次是中央电视台组织的,一共就去了3个,其他人都不去。

人物周刊:那么危险的时候,不去也能理解。你当时没有犹疑吗?

韩红:从来没犹豫过,我是个英雄,还考虑这些吗?

人物周刊:你是个英雄?怎么理解这句话?

韩红:我不怕死啊。

人物周刊:不怕死的人就是英雄吗?

韩红:准确地说,我从小就有英雄情结。

我想通过唱歌的方式出人头地

人物周刊:接受采访时,你经常提及奶奶卖冰棍把你养大的成长背景,以你现在的身份说起这些,有人觉得,你是在突出一种戏剧性。

韩红:我想表达的很简单,叫作英雄不问出处。

人物周刊:2014年的韩红,可以用这样豪迈的语气述说过往;1998年,成名前的韩红在述说这段往事的时候会是什么样的口气和心态呢?

韩红:差不多,只是会流点眼泪。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26 − = 2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