魏寿昆:芝兰非独 静水流深

 2014/09/08 15:41  张晶晶 《晚晴》  (147)    

2014年6月30日,作为中国冶金物理化学学科创始人之一、中国科学院院士、我国著名的冶金学和冶金物理化学家、冶金教育家的魏寿昆辞世了,享年107岁,是我国最年长的院士。于众,魏寿昆具“兰德”,桃李满天下;于己,性格安静的他可谓“静水”,深流不绝。

头衔繁多的魏寿昆曾对记者表示最喜欢的称谓就是“教师”——教师不论学生门第富贵或贫穷、天资聪颖或迟钝,都一视同仁、因材施教,视生如子。

凡事“预则立”

精通英、法、德、俄等多国语言的魏寿昆被同事称为“活字典”,超过百岁的他还会在家中饶有兴致地收看新闻发布会,表扬现在的翻译“英语非常好”。殊不知,这位语言功底深厚的老人家,中考时可是差点因为语文吃了闭门羹。

1919年夏天,魏寿昆参加天津铃铛阁官立中学的考试。上午英语、数学考完,他自信满满,相信自己会脱颖而出。

下午考语文,题目由监考老师写在黑板上,近视的他向邻桌求助,才晓得考题是“议论‘贵平实论’”。搞清楚考题是什么的同时,本来胸有成竹的魏寿昆一下子慌了神,自己并没有读过这篇文章。无奈之下,只好胡编乱造地答完,一心想着:语文要不及格了!

出榜的时间到了,5:1的竞争比例让他惴惴不安。黑压压的人群里,他从头开始搜索自己的名字,直到第53个才找到。悬着的心终于落下,但这场有惊无险的中考却在他的生命中产生了重要的影响。

魏寿昆说这次挫折警示他平日决不可有丝毫懈怠,务必要多读书,每件事都是“预则立”,绝对不能心存半点侥幸。

陋室书馨

魏寿昆好读书,好友陆宗贤拜访他在北京钢铁学院的家后曾这样描述:“魏先生住的房间很小,书架与床之间只留着一条很窄的通道,两个人一起通过还得侧着身;靠窗的地方有一张书桌,摆满书或资料,可谓‘陋室’;书柜整整齐齐地排列着德、英、中、俄文的化学和冶金书籍,只能用‘书香满溢,惟吾书馨’来形容。魏先生平日最大的乐趣就是特别爱读书,嗜书如命,惜时如金。他是一位手不释卷的读书人。”

除了参加规定的政治学习以及工农兵学员教学计划讨论之外,其余时间都被他用来读书。日复一日,他竟然只用了半个多月就将五六年间关于浓差电池快速定氧技术的文献读完了。此后的两三年间,他编写了《钢液直接快速定氧的固体电解质电池》以及《浓差电池快速直接定氧法》,为开创冶金物理化学的研究领域奠定了基础。

魏氏四律

魏寿昆的为人处世原则有四个词:慈和、勤俭、不争、创新。身为百岁俱乐部成员之一的魏寿昆常被人问到如何保养身体,百岁高龄仍然如此健康?

魏寿昆笑说自己也不知道。但人们从魏氏四律中也能略窥一二。

对于知识分子来说,政治运动是一场精神灾难,但他始终保持平静的心态,不怒、不怨、不语、不乱,认真做人、踏实做事,宠辱不惊,随遇而安。

寒门出身的魏寿昆始终保持着勤俭过日子的家风,有着良好的生活习惯及性格特征。贫穷时尽管也节衣缩食,却也安贫乐道;当上教授,待遇颇高,仍然过着简朴的生活。他以藏书为富,以简朴为足。

魏寿昆曾说:“我是个读书人、教书人。除此之外,搞不懂的事,我不会乱发表意见,宁愿多听、多看、多思,心里明白哪些事、哪些意见是对是错就足够了。”教书育人和发展冶金学科,就是他的人生意义及价值所在。

世纪圆舞曲

魏寿昆和夫人杨英梅的舞姿曾闻名于北京钢铁学院,二人喜欢的娱乐和休闲方式是圆舞曲。

上世纪五六十年代,北京钢铁学院每逢周末必举办一场舞会,魏寿昆伉俪是最受观众青睐及追捧的舞者。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同事和学生谈起当年二人的翩翩舞姿仍然津津乐道,记忆犹新。

儿子魏文宁曾回忆说,在自己的印象中父亲只痛哭过两次,一次是祖母去世,“另一回是1994年我母亲因脑溢血突发,抢救无效而去世”。

1994年盛夏,杨英梅突发脑溢血到医院抢救,魏寿昆整日守候,握着她的手。弥留之际,他含着泪水在爱妻的额头深吻。十多年过去,每每谈到夫人,他总是沉默,眼圈泛红,夫人的音容始终不曾离开。

魏文宁说父亲之所以能够长寿,很大程度上得益于母亲照顾得好,“每天保证一杯牛奶、一个鸡蛋”。即使是物资紧张的时候,杨英梅还是将家中最有营养的食品留给丈夫吃。

“凌云老树松偏健,十秩未了冶金情。”这是《魏寿昆传》作者吴石忠为他写下的诗句。芝兰非独,静水流深,这就是百岁魏寿昆老人。

 赞  0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3 + 6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