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职厨师程汝明谈江青(上)

 2014/08/22 9:11  口述 程汝明 整理 阎长贵 李宇锋 《读书文摘》  (1,443)    

程汝明1926年生,2012年因病去世。1954年开始在毛泽东专列上做厨师,1956年调任毛泽东专职厨师,1961—1976年10月任江青专职厨师。

李讷说的“你们不要狗仗人势”这句话很简单,也不中听,但细细品味,含义十分深刻

郑仲兵(简称郑):我也叫你程师傅吧。你在江青身边工作了十几年,今天我们想请你谈谈关于江青的一些事情。

程汝明(简称程):好。从哪里说起呢?今天阎秘书(整理者按:指阎长贵)、杨秘书(整理者按:指杨银禄)在,我就从他们说起吧。我想他们的事情你们也知道了。阎秘书走的时候我挺难过的,我真不知道他走。阎秘书被江青赶走(整理者按:指被江青诬为“坐探”,投入秦城监狱,关押7年多)了,那天李仁庆值班,他说起这个事。我们都不知道怎么回事。后来我们聊起来就说,他完全是无辜的。杨银禄、周金铭走(整理者按:周金铭曾任江青警卫员,他们被江青诬为“反革命”,要总理抓他们,他们受到总理和毛主席的保护,去了五七干校)的时候我也不知道。事后我才知道。当时就小李子(整理者按:指看门、搞卫生的李执清)在楼门口警卫值班,说杨秘书被汪主任叫走了。当时我们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

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在挑选的时候,都是左挑右挑,都是德才兼备表现最好的,可以这样说,如果有一点儿缺陷和毛病都绝对进不来的。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是经受住了考验的,是被人们公认的好同志。有件事不知你们听说过没有?粉碎“四人帮”以后,中央办公厅就“四人帮”身边工作人员的表现问题,专门派人到钓鱼台国宾馆向领导和群众进行了解,问哪个楼里的工作人员最好?普遍认为十楼(整理者按:江青住的楼)的工作人员最好。说他们作风正派,谦虚谨慎,不盛气凌人,办事规规矩矩。怎么说呢?我们确实没有什么邪的歪的。对有的首长身边的工作人员反映挺大,对我们这儿没这种反映。我们对江青既不打她的什么旗号,也不占她的什么便宜。李讷在我们面前常说:“你们不要狗仗人势!”她这句话对我们刺激挺大,教育挺深。这完全是胡说,我们谁也没这样。不过她这样说,虽然听着逆耳,但也能鞭策我们老老实实做人。

郑:李讷还说过这样的话?

程:是啊,她常说这句话。当时的李讷,真不喜欢那一套,包括江青,她也不喜欢。李讷病病歪歪,心情不好,和他妈的关系也不好。她和她妈一样,不断地折腾工作人员。我们都不跟她一样,看在主席的面上,对她还是尽量地体贴、照顾。

江青批评起工作人员来,不分时间和场合。1975年到大寨去,江青叫电影明星秦怡给她拍照,她也给秦怡拍照,她还给其他人拍,她还叫她身边的人去拍。这是第一天。第二天,江青继续给人照相,江青身边这个工作人员又主动去照,江青就火了,声色俱厉地说:“我这是工作,你干什么?你这是抢镜头!”弄得这个工作人员下不来台。回来以后她跟我说这件事,我跟她说:“是啊,我说有些事儿她让你去你就去,避免着不去也可以。像你说的照相这件事,如果不是她讲话,最好别抢着往前去。”

杨银禄(简称杨):我们在中央公办厅工作了十多年,总结了两句话:一个是知道的越少越好,第二个是离得越远越好。比如,人家新华社摄影师一照相,一拍,你赶快离远一点儿,别往里挤,越远越好。

程:刚才杨秘书讲的这个,我很赞成,在很多情况下,就要这样做,而且还要把工作做好,你去就是组织上派你去,就是要求你把工作做好。而在江青身边怎么做好工作,可真不容易。

杨:受宠不要若惊,更不能若狂。她喜欢你时,即她高兴那会儿,她什么都跟你说,你可千万要注意,千万要警觉。你还是要该怎么办就怎么办,不能大意,否则就坏啦。

程:用过去咱们大老粗讲过的话来说,就是:“你不知道自己能吃几碗干饭?”你乍一听李讷说的“你们不要狗仗人势”这话很简单,也不中听,但把这句话细细品味起来,其含义十分深刻。作为领导身边的工作人员一定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看到现在有些领导人的秘书和其他工作人员,耀武扬威,称王称霸,这就是“狗仗人势”,实在是一种低级趣味。我们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既不仗着江青或打着她的旗号做什么事,也没沾过她什么光。

“我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不是中央办公厅的人啊”

阎长贵(简称阎):跟江青大概没一个沾光的,倒霉的倒不少。

杨:倒大霉的就是老阎,倒中霉的是我,小周(整理者按:江青护士)霉倒得也不小。

程:实事求是地说,在江青身边的工作人员没有一个沾光的。你看小周在江青身边吃了多少苦。粉碎“四人帮”江青被抓,我们工作人员进了花园村学习班暂时不能回家。小周很担心我老伴的身体状况,因我老伴几年前曾因病半身不遂。当时我家已搬离原来的地方,小周边打听边找,找到我家看望安慰我病中的老伴。

李(简称李):工作人员都给抓起来了?

程:实际不算抓,进学习班软禁起来了,不准回家,不准打电话,不准写信,还不准什么?反正有这几个“不准”。

杨:你在学习班呆了多长时间?

程:我在学习班一个多月,没等结束,我就提前出来了。为什么呢?这里有个插曲。王自开是警卫局交通科的机动司机,粉碎“四人帮”前几天张春桥的司机家里有事,派王自开去替班,那是正常地替班,结果把他也弄走了,也进了花园村学习班,他在学习班有半个多月不到一个月,向学习班领导提出来,说我是替班的司机,叫我老在里头呆着干什么?最后就让他回去了。当我在学习班一个多月的时候,我就想王自开能回去,我怎么不能回去啊?我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我不是中央办公厅的人啊!

李:您是铁道部专运处的人?您的组织关系、档案一直没转过来?

程:没转过来,但是党的临时的关系在这边儿。

李:拿工资还是在铁道部拿?

杨:对,对,张玉凤(整理者按:毛泽东的机要秘书)也是,他们是一个单位的。

程:我为什么在铁道部拿啊?铁道部的工资高,并且奖金多。这样我要调到中央办公厅以后,我一个月就亏好几十块钱哪!我的工资那时候是相当高的,99元,有副处级的那么高。

 赞  0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53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