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实的茜茜公主:一位不情愿的皇后

 2015/01/18 11:33  黄薇 《国家人文历史》  (2,910)    

奥地利的茜茜公主,大概是中国人认知中最出名的一位欧洲公主。1988年电影《茜茜公主》三部曲被译介进来,遂成一代经典。片中旖旎的湖光山色,浪漫真挚的爱情,特别是罗密·施耐德演绎的茜茜风华绝代,迷人而高贵,纯真而热烈,一切都美好得如同童话。1955年,这部德奥合拍片甫一上映,就有人说它重塑了二战后一代人的新生。

2014年12月9日音乐剧《伊丽莎白》在上海文化广场开演,带来了一个剥离梦幻色彩的全新茜茜。这部剧自1992年在奥地利首演,已有7种语言版本,在11个国家巡演,观众超850万人次,是迄今最成功的德语音乐剧,也是首次在中国上演。制作人弗莱德里希说,“每个人都爱那部电影《茜茜公主》,但电影表现的主人公是被理想化了的”,所以剧组放弃用广为人知、更具卖点的“茜茜公主”作为剧名,而以其本名“伊丽莎白”命名该剧。编剧米歇尔·昆策说,“这是一个女人为了争取自己想要的生活而奋斗一生的故事。”去掉光环,裸露真实,是尝试走近茜茜的第一步。

阴差阳错登临皇后

1853年,作为欧洲仅次于俄国的第二大帝国奥地利的皇帝,23岁的弗兰茨·约瑟夫执政已有5年,眼下他需要一个妻子。母亲索菲女亲王,将目光投向了娘家巴伐利亚王国,联姻能在政治上起到巩固作用。她相中了妹妹的大女儿海伦妮,乖巧懂事,最合她意。于是双方父母在皇家避暑地伊舍尔为两人举行见面会,后续安排订婚。但如同电视剧里的剧情反转,皇帝却在相亲会上一眼看中了海伦妮的妹妹,15岁的茜茜。

茜茜是家里人对伊丽莎白·阿马莉娅·欧根妮的爱称,尽管她当时还带着一身宫廷贵妇们挤兑的“乡土”气息,人也还未充分发育成熟,但也许就是那种无邪的气息打动了皇帝,总之他一见钟情,这场婚事就此一锤定音。茜茜对风度翩翩的表哥同样心有所属,但对未来身份充满惶恐,母亲征求意见时,她叹道:“我很爱他,但他要是一个裁缝该多好!”

少女的隐忧并非多余,茜茜嫁入哈布斯堡皇室后,明显很不适应。首先她来自一个热闹温情的七兄妹大家庭,父亲巴伐利亚公爵马克斯思想开明,广游世界,博览群书,家里的孩子在他影响下接受的都是平民化的教育,远离礼仪程式的桎梏。尤其是茜茜,善骑马、游泳、钓鱼,在巴伐利亚的群山之间无忧无虑地长大,简直就是一个自然之子。皇宫推行的是传统的西班牙礼仪,她处处受到限制,倍感压抑。而约瑟夫从小在宫中长大,把刻板的繁文缛节视为理所当然,索菲甚至从小刻意避免孩子们与其他家庭成员过于亲密,这样“能让他们树立比别人更多的权威,并保护他们不受别人的影响”。此后几十年的婚姻生活中,两人性格差异日益明显,“对大自然的热爱,是他们之间为数很少的共同点”。

虽贵为皇后,但在维也纳宫廷,茜茜常常四面楚歌。宫廷贵族们讲出身讲血统,上溯16代都得家世“纯净”:要求是王室而不仅是贵族。茜茜达不到这一标准,家里的财富也远远算不上显赫,甚至被人嘲弄是“乞丐家业”。茜茜读过很多书,但因不会说宫廷通用的法语,跳舞并不出色,对礼仪也知之甚少,而直接被划归缺乏教养。所有的这些都让年轻的她不得不承担侧目与微词。

姨妈索菲也是一个颇为强势的婆婆。她是保守派与教权的维护者,头脑果断,手腕刚硬,当时欧洲人称她是“哈布斯堡唯一的男子汉”。1848年革命中斐迪南一世退位,把王位传给他的弟弟,也就是约瑟夫的父亲。索菲要求病弱低智的丈夫主动放弃继承权,让18岁的约瑟夫登上帝位。皇帝对母亲言听计从,在整个50年代,索菲被公众认为是奥地利的“幕后女皇”。最初几年中,茜茜不免遭受她的挑剔,屈从她的意志,而随着年岁渐长,茜茜显露出自己的主见,婆媳矛盾就日渐公开化。尤其是茜茜的头三次生育,孩子出生不久就被索菲抱走,放在身边养育,声称“茜茜自己就是孩子,带不了孩子”,甚至未经允许茜茜无法自由探望自己的亲骨肉。这让她分外痛苦,但得不到皇帝的支持。

茜茜的身体在这种精神紧张、沉闷中每况愈下,1860年一度传闻皇后得了绝症,生命垂危。借着生病需要休养,她逃离了哈布斯堡宫廷。神奇的是,她一离开皇宫,状况就开始好转,而一回到宫廷,便旧病复发。此后多年,她一再使用这个借口远离让她厌恶的维也纳。而在近两年驻外养病的时间里,年轻的皇后变得自信和坚定,慢慢积蓄反击的力量。

美貌传奇下的政治影响力

茜茜与婆婆索菲之间的不和众所周知,索菲越是被看作强硬推行皇权专政的代表,茜茜就越被民众当作是她的反面,而被赋予美好的寄望:希望她能影响皇帝,推动政治的改革等。比如1855年军队中一直沿用的鞭刑被取消,民间流传的说法是茜茜向丈夫请愿的结果,但实际上并无证据可证实这一点。

匈牙利在1848—1849年反奥革命后,被削去了锋芒,宪法被剥夺,完全置于维也纳的中央集权之下,民众情绪不满,始终骚乱不断,成为帝国的麻烦。匈牙利人一直试图让约瑟夫在重新接受宪法的基础上,加冕为国王,恢复应有的民族地位,否则叛乱不可避免。推动这项事业的代表人物德阿克与安德拉西伯爵,尤想借力于茜茜来促成此事。茜茜1857年随皇帝到匈牙利巡视时,受到民众的热烈欢迎,就对这片国土抱有好感;维也纳的宫廷显贵们大多是波西米亚人,拥护索菲女亲王,压制匈牙利,更是直接将她推入对方的怀抱。

茜茜开始以极大的热情投身政治事务。被宫廷认为没有语言天赋的她,学习匈牙利语堪称神速。1866年普奥战争爆发,普鲁士的军队逼近维也纳,茜茜带着皇子鲁道夫到匈牙利避难,政治含义不言而喻。约瑟夫因战争负荷焦头烂额,写信恳请妻子回来陪在他身边,茜茜却常利用这一点向他施压,在外则每天给丈夫写来措辞强硬的信,希望他答应匈牙利的要求。

普鲁士最终打败了奥地利,后者放弃了对于德意志诸邦的领导权,内外交困下,约瑟夫终于做出了让步。1867年,一个二元的奥匈帝国诞生了,它有维也纳与布达佩斯两个首都,各自拥有议会与内阁,约瑟夫既是奥地利皇帝,也是匈牙利国王。这一结果使匈牙利人与奥地利的德意志人一同成为统治民族,但势必造成实际占据大多数人口的斯拉夫民族的强烈不满,要求同等的待遇。茜茜一跃为“当今全匈牙利最受爱戴的人物”。“从此,匈牙利人把每―次政治上的松动都归功于年轻皇后的善意干预。”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59 − 50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