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银河事件 不寻常爱情引发的跨性别启蒙

 2015/01/19 9:45  邓郁 彭苏 《南方人物周刊》  (1,401)    

图/本刊记者 姜晓明

2014年12月14日,署名为刘长安的作者发表网文,斥责性学家李银河“与女性同居,实为同性恋”的“欺骗行为”。李银河在几天后发表博客回应,表示与她共同生活了17年的“大侠”,是一位生理女性(做过部分变性手术)、但心理认同为男性的伴侣,而她自己是一个不折不扣的“异性恋”。一时间,祝福声和讨伐声四起。至少十余家国内媒体跟进采访,德国之声亦以“跨性人走入公众视野”为题做了报道。一向在性学研究和社会活动中处于风口浪尖的李银河,又一次被置于舆论风暴的中心。

与同性恋相比,跨性别在中国显然还是个极为新鲜的现象。李银河事件让这个人群头一次以社会事件的形式浮出水面。

在我们采访的LGBT人群、NGO从业者和学者看来,对“少数人群”的认知,既需要一定的知识背景,更需要探求在已知范围之外世界的耐心与包容。而短短两周来,对李银河的“曝光”行为及其社会影响的解读和分析,也早已溢出爱情故事和普通性别认知的维度。

“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

门开了,一身亮眼的嫩黄羽绒服撞了进来。

李银河个子不高,皮肤白皙。柔软的头发搭在额前,唇上一抹微红,将脸庞点亮了。

没有焦虑,亦没有被打扰的不耐。听说我们希望给她和“大侠”拍合影,她立刻拿出手机联系。

半小时后,一身休闲运动装的“大侠”也来了。他一头短发,皮肤略黑,个子比李银河还稍矮一点,声音不是特别粗犷,但说话沉稳有力。

拍照时,“大侠”的手自然地搭在李银河的手臂上,浅笑着看着她。

“感觉气色比几年前见你好很多,和他(“大侠”)有关吗?”摄影师晓明对着桌前合影的两人,半开玩笑地问李银河。

“可能还真有。”李银河并不回避,视线一直在“大侠”脸上,盈盈的笑意始终漾着,不曾收起。

这种眼神,很早以前李银河也有过。

“十多年前,李银河和我的朋友秦士德在复旦上公开课。秦士德当时就告诉我,李银河肯定不是拉拉,从她说起王小波的那种眼神和表情就能看出来!”同性恋专家张北川说。因为“不爱传话”,他从未将秦士德的“发现”转告给朋友李银河。

直到这次事件出来,张北川打电话给李银河,才提起当年的往事。“李银河听了说,秦士德真知我也!”

围观者中,有网友羡慕地留言:“世间真爱也少,何其有幸能一生被爱。而且还是又和生理男性相爱又和生理女性相爱,简直嫉妒恨。这就是所谓的‘有趣的灵魂总会相遇’吗?”

1997年,因做同性恋社会调查,李银河和当时认为自己属于同性恋的“大侠”见面,向“她”提问,没想到大侠对她一见钟情。

“他陷入对我的狂热爱恋,对我来说完全是猝不及防,也匪夷所思。”17年后,李银河在博客里这样回忆。

李银河认识的“大侠”,从小就觉得自己是男人。“但是他也二二乎乎的吧,只知道自己喜欢女老师。他开出租嘛,样子又特别男人,人家有的时候一叫他先生、大哥什么的,他就高兴得不得了。”

没过多久,李银河接受了这份情感,“大侠”也成了她的助理兼经纪人,经常同进同出。从那时起,对李银河的同事、朋友而言,“大侠”根本不算陌生人。

性学家彭晓辉说,2006年他就知道了二人之间的关系。“我邀请她来讲座,她带着伴侣和孩子来了。我和‘大侠’曾经相互敬烟,他确实是男人做派。虽然当时身份没有在社会公开,但在同行里从来没有隐瞒过,我们都理解李银河。”

社科院社会学所研究员吴小英曾和李银河同室工作3年,她觉得“大侠”身上具有一种什么都不怕的豪爽和质朴劲儿。“李银河说,‘大侠’接到恶毒攻击她的不明电话,不会像自己那样不知所措,而是可以连续几分钟,不带标点地甩出一连串京骂,直到逼得对方哑口无言先挂了电话为止,哈哈。他俩这种关系很难用传统模式来界定。”

从网上听说博客事件后,吴小英的第一反应是,“李老师一定是被逼急了,要不然不会把这么隐私的事情在这种情境下公之于众。”

NGO组织同语的负责人徐玢惊叹:“居然跟大家来这么坦白地讲私人生活!我可能一辈子也不会讲。即使在我们(同志)这个群体中,也很少人愿意跟人讲,这毕竟是不主流的私人事。”

中山大学艾晓明教授却丝毫不觉得奇怪。1997年,她在帮着整理王小波遗稿时便认识了“大侠”。“我喜欢王小波的小说。虽然‘大侠’和李银河对事情的理解不同,生活方式保持了个人趣味,但他们互相支持和包容,这是一个非常好的故事。爱情实际上是每个人可以创造的。我们在生活中受到太多社会刻板模式的强化,不是每个人都能摆脱身份的影响。”

李银河的小名是“三反”。“小波的父亲就是‘三反’出事的。他曾经跟我说,你小名儿这么难听哈?现在‘大侠’也这么叫我。我嘛,叫他‘侠子’。”

980年,李银河与王小波结婚时在宿舍楼下

豪爽的侠子在李银河心里,自有一份“优雅”。艾晓明也表示赞同:“职业外衣和学历都只是一个符号。他的家庭有亲情,有对人情世故的达观的理解。这些都是构成一个人的风度。”艾晓明还认为,正是“大侠”的不寻常造就了他的吸引力。“生来认同不一样,经验独特,他就有了一种反抗性的人格,而不是事事都接受一个现成的结论,会想一想。这是很有魅力的。”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44 − 38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