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林新语

 2018/11/23 21:29  周维强 《读者》  (280)    

罗尔纲在中国公学选修沈从文的课,一学年写了10多篇试作。有一次,沈从文在课上说罗尔纲的这些试作,如果盖住名字,会被认为是郁达夫写的。罗尔纲听了沈从文的话,就想,自己的作品竟然这样让人感伤。浪漫派文学时代早已过去,自己的人生经历那样浅薄,是不适于做文学工作的。经过一番深思,罗尔纲不再徘徊于从事创作还是研究的路口,打定主意走历史研究的路。

数学家丘成桐说:“单是证明一个漂亮的定理不是数学的真谛,数学家需要承前启后地解释问题——数学的重要性在于,它的理论能够解释多少我们想理解的现象。”

1943年10月,吴季鑫在重慶开第一次个人画展,林风眠对他说:“季鑫,过去你的画传统居多,现在你突然变了,很好。画画这个东西就是这样,基本功过后,说放就放。”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5 − = 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