普通青年佟大为

 2014/12/29 18:42  刘珏欣 《南方人物周刊》  (723)    

图/本刊记者梁辰

对拍照发怵了

“我能把脚放上来吗?”刚在影棚里拍了一整天时尚大片的佟大为,把自己挤着盘进化妆间的小小办公椅里,絮絮唠着:“盘会儿腿人会舒服,有对应的经络,对身体好。”红白细纹的袜子压在绿色迷彩裤子上。氛围一下子从乏味的高大上转到了东北大炕式的亲切。

将近3个月,我见了佟大为3次,也见到了他的绿裤子3次。他在这3次里为各种工作和活动换了二十几套衣服,可一但进入半自由活动状态,他就会换上一条看起来相同的绿裤子。

“不是同一条!”他手按着盘腿呵呵解释:“是长得像,我有两条迷彩的,3条绿色的。我喜欢穿这种裤子,舒服。”

即使已经成名多年,靠近不熟的人依然让他不那么舒服。哪怕第一次见导演张艺谋也是如此。那是在一个饭局上,两人挨着坐,他想求演角色,但坐了3分钟,也一句话没说出来。桌上其他人看不下去,催他快跟导演聊聊,他才说起自己的意思。

有时他会坐高铁来往各地,和所有人一样穿人群、过安检。他不戴口罩,只是半低着头快速前行,以此躲避人群。等安检员或别的乘客认出他,他已经走远了。

他不喜欢拍照片。拍时尚杂志大片的上半天,他还能应摄影师要求蹦蹦跳跳。到了下半天,就明显笑得有些发僵了。再到第三位摄影师,他喊着:“这样跳吗?我可以的。我都可以!”仿佛在跟自己打气。后来他解释:“如果是熟的团队还好点,上午那个摄影师更熟,合作起来稍微放松一些。下午是新摄影师,不熟悉他的要求,不知道他要什么。其实我更愿意在片场待一天,那会让我更充实、更舒服。”

这是十几年演员生涯带给佟大为的影响之一:当年那个抚顺男孩把出门拍张两块钱的照片当喜事,后来他对拍照发怵了。

外面碰见人要求合影,他觉得不放松,但也不能拒绝,那是“职业属性,必须要干的事”。媒体拍照更不能拒绝,于是佟大为开始拒绝家里人。过年妈妈说全家拍张照片吧,他丧眉耷眼。孩子过生日老婆说一起拍一张吧,他也丧眉耷眼。

这两年,他才突然发现,跟老婆相识十多年,居然没几张两人生活照。“这太可怕了,人生那几年没有图像记录。”佟大为眼睛向上瞥着,缓缓地总结:“是因为工作当中的不放松,导致回家也对这个事情反感。后来才发现这事很重要。”

给高跟鞋来个凳子

电视里或银幕上的佟大为,最出名的角色大都是桀骜的高帅富或不羁的浪子,操一口京片子,皱眼撇嘴都透着点对抗世界的意思。但现实里的佟大为,如果按普通青年、文艺青年、二逼青年的粗糙划分法,应该属于普通青年。二逼青年在这个时代容易有最广的传播,文艺青年则容易收到最多的赞誉,而普通青年想让人印象深刻就困难得多。佟大为甚至有时不像个青年,比如特别喜欢唱《鸿雁》,在外演节目的时候唱,在家洗澡的时候也唱。老婆关悦评论他唱这首歌的样子“像个老干部”。

佟大为喜欢《金陵十三钗》之后张艺谋送给他和角色李教官的16个字:“少言寡语,有情有义。英勇杀敌,宁死不屈。”他的理解是:“中国男人可能就是一棒子打不出来一个屁的,感情很丰富,但不会表达。我有时候就这样,好多事不好意思。”

导演吴宇森说起为何找佟大为演《太平轮》里的通讯兵,因为“我已经喜欢他本人。希望他把真实放入角色里,觉得他能够为剧里面的小兵带来非常让人喜爱的性格。除了一份诚恳和单纯外,还需要有一种可爱的幽默感,不是搞笑那种。你会为他而笑,为他而感动”。

佟大为最常得到的性格评价是体贴和善。在《非诚勿扰》节目做点评嘉宾时,有女嘉宾说擅长瑜伽,全场都哄着让她上台表演,只有佟大为喊着:“不行!肯定不行!她裙子太短,会走光的,先去给她拿条裤子来。”他还向节目组提议:女嘉宾穿的鞋都太高了,能不能给她们设个凳子,让她们不出镜的时候能坐一坐。节目休息室里,他跟主持、编导们学打南京流行的扑克游戏“掼蛋”,不久便投入得呼呼喝喝。“他是所有点评老师里面惟一能跟我们打牌的。我非常看重这个。他有这种情趣,而且牌艺特别好。”嘉宾主持黄菡说。

经纪人赵静的男朋友要陪她过中秋节。佟大为在电话里特意提醒赵静:你应该给男朋友的父母打个电话表示问候和歉意,因为你占了老人和儿子团圆的日子。旁边的人听说电话那头是佟大为很惊诧,因为觉得这样的意见一般只有长辈能想到。

佟大为觉得,细心是成长经历带给自己的最大影响。他的父亲是抚顺市的交通警察,当年被称为交通局的“美男三剑客”之一。佟大为6岁那年,父亲骑着“长江750”翻斗摩托车执勤,与大卡车相撞,成了植物人。佟大为和妈妈、姐姐一起生活。他觉得自己是家中惟一的男子汉,开始操心起了关窗户、关门、关煤气、关水、拔电等等。
<figureclass=”image”>

《太平轮》剧照
<figureclass=”image”>

《中国合伙人》剧照

为了不饿肚子,他7岁学做饭。站在板凳上够灶台,学炒土豆丝、炒鸡蛋。9岁学着自己换煤气罐。罐子搬搬停停下6楼,换回来新煤气,太重了,根本搬不上去。

这些听起来像血泪史的东西似乎没给他留下什么阴影。他不爱提这些,但也并不避讳。“有些事你必须得自己把它免疫了,特别管用的方法是伤口上撒盐。”他笑着总结:“你老去想,也就免疫了。你要老怕触碰它,那永远不敢触碰。”有时他会把这些当吐槽的资本,比如当众嘲笑《爸爸去哪儿》里张亮烙的馅饼:“厨艺我肯定比他们强。我7岁开始学做饭!”

 赞  0
, ,

发表评论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69 − = 6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