托马斯·皮凯蒂:在中国赶场的全球最红经济学家

 2014/12/18 9:34  黄剑 周甜 《南方人物周刊》  (794)    

图/本刊记者梁辰

2014年11月11日,在11个小时飞行结束后,法国经济学家托马斯·皮凯蒂(Thomas Piketty)终于来到了中国。他或许没有想到,迎接他的将是一次“摇滚明星”般的布道之旅。

出了机舱门,他就已经陷入记者、学者、粉丝、企业家和接待方的包围,随即迅速被引入机场书店签名、拍照。好不容易坐上汽车,却发现已有记者跟了上来,准备开始一场随车采访。

随后的5天5夜,从上海到北京,他需要面对10场演讲、9个饭局、两次发布会、数百本新书签名、10个专访、150个记者、数十名嘉宾以及漫长的堵车,就连早餐时间也被预定了。

2014年,43岁的托马斯·皮凯蒂就像莎翁诗中的云雀,一飞冲天。凭借新书《21世纪资本论》,他成为这一年全球最受关注的经济学家。皮凯蒂以详尽的数据作支撑,向人们警告贫富差距越来越大,建议政府推行累进税收制度,向富人征收重税。

来中国不是指点迷津

下午6点的北京,路面的汽车像往日一样蠕动。一个小时过去了,这辆商务车挪动了不到5公里。

托马斯·皮凯蒂看了看车窗外的霓虹灯,靠在座椅上,微仰起头,闭上了双眼,很长时间都没有声音,像是睡着了。他的翻译把右手食指贴着嘴唇,示意同车的人轻言轻语。

车才开了一个小时,但这已经是皮凯蒂第三次合眼了。一直没时间倒时差,加上晚上失眠,他每天只睡着两个小时。

又一个小时的蠕动后,汽车终于到达酒店。所有的人都在等他:记者、摄影师、学者、主持人、粉丝、企业家、工作人员,以及妻子茱莉亚。

当晚的活动是出版社主办的颁奖活动,他拿到了压轴大奖——年度最受尊敬作者奖,领奖时他的脸颊已有些泛红。他记不清这是今年领到的第几个奖项。过去的一年,有太多的机构颁奖给他。同一天下午,北师大校长还发给他一份客座教授聘书,尽管他自己也说不清下一次来北京要到什么时候。

托马斯·皮凯蒂从没想过中国人会这样欢迎他和他的书。两个月前,《21世纪资本论》才出了中文版。来到中国后,几乎每一个见到他的人都会说:“皮凯蒂先生,请谈谈中国。”他回答最多的一句是:“对于中国,我没有像其他国家那么多的历史经济数据。”事实上,他对中国了解有限。

这是他第四次来中国,日程被会议挤满。他每次来中国,都张大了眼睛,削尖了耳朵,但每次基本都是中国人让他不停地说,他几乎没有机会听中国人讲述自己。除了2004年,他在中国待了5周,先后去了上海、北京、西安,稍微有点时间到处逛逛,他和他的中国学生Nancy Chang坐船登上了上海附近的一座小岛。对于中国的美食,他也只能说出烤鸭。

他的大女儿正在读高三,还选修了中文,但他说自己不会去学,方块字对他来说太难了,而且也没有时间。不过,他表示有必要加强对中国的研究,甚至将写一本关于中国的书,但还没有任何日程计划。皮凯蒂认为,像欧美发达国家一样,中国的贫富差距已经越来越大,达到了一个尖锐的峰值,但又非常特殊。一方面,中国的财富分配、资产管理、个人收入等信息的不透明程度较高,很难客观比较研究现状与过往。“中国是唯一一个征收个人所得税,却没有任何征收具体数据的国家。此外,中国公共资本占国民资本接近一半,如果能保证更均等地分配资本所创造的财富,可以促进中国更加平等,面对私人利益时更注重保护公共福利。”

他呼吁中国制定一套合理有效的累进税制,征收遗产税,提高税收信息透明度。他说:“目前,中国还没有继承税和个人财产税。据说台湾就不想把财产税的额度降下来,结果导致许多台湾的富商都把资产转移到大陆。这很疯狂,一个社会主义社会跟一个资本主义社会进行财产税制竞争。”

在《21世纪资本论》这本书里,皮凯蒂对法、美、英、德、日等发达资本主义国家的财富和收入数据进行分析,最早的数据甚至是300年前的。他主要讨论了财富和收入不平等问题,用北京大学国家发展研究院院长姚洋教授的话说,揭示了资本主义社会规律性的东西。

美国人捧红的学术明星

当皮凯蒂2013年下半年出版《21世纪资本论》法文版时,在法国几乎没有惊起半点波澜。今年3月,英文版在美国面世后,一切都变了。

加州大学伯克利分校经济学教授布拉德·德隆(Brad DeLong)曾预言,这本书只有3个人会读,那就是他自己、经济历史学家巴里·艾肯格林(Barry Eichengreen)和总统经济顾问委员会前主席克里斯蒂娜·罗默(Christina Romer)。事实证明他失算了。《21世纪资本论》在美国一上架便很快脱销。由于订单巨大,出版商不得不增加印点,并提供电子版。哈佛大学出版社的发言人称,他们有6家印刷厂同时开工,美国、英国、印度各两个。4月份,这本书已经登上亚马逊图书销量的榜首,以及《纽约时报》畅销榜首,甚至领先于《哈利·波特》。到今年7月,英文版已经卖出了45万册,法文版也卖了15万册。

《21世纪资本论》的中文译者巴曙松在纽约看到,街头巷尾的大小书店和机场书店,都摆满了这部近七百页的经济学专著。甚至有人调侃,随手带一本《21世纪资本论》已经是曼哈顿进步青年的做派之一。

在此之前,皮凯蒂只是法国一个小有名气的青年学者,除了圈内同行,很少有人听说过他。即便3年前那场声势浩大的占领华尔街运动中,抗议者引用他的研究数据,喊出“我们是99%”的口号,抗议财富集中在金字塔尖上1%的人手中,依然少有人知道他。

少年时代的皮凯蒂喜欢阅读。他没有什么娱乐消遣,大部分时间都在看书、思考,几乎读了所有的经典小说,以及大量的历史、社会、侦探类书籍。他对历史数据很敏感,尤其是以亨利·贝尔为代表的法国年鉴学派作品,这成为日后写作《21世纪资本论》的方法论源头。不过,他从小偏科,成绩并不好,中学会考时理科成绩只有“C”。上了预科班之后,皮凯蒂开始显露出“学霸”的面目。他18岁考入了巴黎高等师范学院,攻读数学和经济学学位。在这所培养精英人才的名校里。他只用了4年时间就拿到了博士学位,论文主要研究财富再分配,这是几次东欧之行后确定的目标。他的导师是前世界银行主席格斯奈里(Roger Guesnerie)。他还在伦敦政治经济学院做过短暂的交换生。

 赞  0

发表回复

您的电子邮箱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 1 = 11